摇滚客专访窒息乐队寇征宇:把金属的种子撒遍全国

摇滚 摇滚客专访窒息乐队寇征宇:把金属的种子撒遍全国

欢迎大家收看有料有深度、拒绝假正经的摇滚客音乐人访谈栏目。 本期来和大家畅所欲言的是窒息乐队吉他手,330金属音乐节的创办者———寇征宇 …

欢迎大家收看有料有深度、拒绝假正经的摇滚客音乐人访谈栏目。
本期来和大家畅所欲言的是窒息乐队吉他手,330金属音乐节的创办者———寇征宇



 

关于窒息:我们在追着光一步步向前

在国内的金属圈,97年组建的窒息乐队,可是说得上是支大哥级的乐队。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窒息乐队的吉他手,330的创始人寇征宇老师,和我们一起分享他这些年来的摇滚历程。

Q(摇滚客):寇老师你好,欢迎来到摇滚客,先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A(寇征宇):大家好,我是窒息乐队吉他手,寇征宇。

Q:先从你的乐队开始聊起吧!从97年创立开始,窒息乐队已经走过了十八个春秋。在这十八年里你的生活状态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
A:没错,窒息是97年组建的,我今年36岁,从18岁开始玩窒息的,到现在正好是人生的一半。现在的状态算发展的还不错吧,至少能不靠其他工作吃上饭了,能像个正常的工薪阶层一样了,这大概就是最大的变化。

Q:在建立窒息乐队的最初,你对这支乐队的未来有什么样的期待,如今的发展和你的预想相同么?
A:谈不上期待,因为我们这个乐队最早的时候是我们几个发小,自然而然地在一起玩,也没什么期待,发展成现在这样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想。就像最开始可能觉得在老豪运演一场就不错,后来觉得去星光,再后来去Wacken。我们都是一步一步来的,每走一步再期望下一步。和其他行业不一样,我们这一行看似没希望,却能看到一点点光,能让我们追着光往前走。

Q:那你们目前的期望是什么呢?
A:现在的期望,大概就是保持最好的状态,抱有激情的情况下持续下去。不断地演出、 出唱片、参加音乐节 。我们是一步一个脚印的乐队,毕竟在这个行业看得太远好像没太大作用。就像现在十八年,希望二十八年、三十八年,我们一直能保持激情坚持下去。

Q:能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乐队的创作分工和作品的创作灵感么?
A:词歌基本上都是主唱刘铮来负责,近两年曲子大部分也是他,然后其他人一起丰富。像别的乐队一样我们都是有一个动机,然后乐队一起做个框架出来。灵感嘛,这么多年来说,没有太多灵光闪现的过程,更多的是提炼生活的过程。不是叙事性的提炼,而是提炼更深一层的东西,更多地从人性方面图探讨,写一些包容性比较强的歌词。而且这么多年做乐队给了我们很多不一样的感受,窒息的很多东西都是给自己写的,很多东西都是在概括十八年来做窒息乐队做摇滚的历程。

Q:除了金属乐,您平时还会听些什么类型的歌呢?有哪些您很欣赏的乐队推荐给大家?
A:也不一定吧,有好的作品都会听。乐队的话,主要是国外的老牌金属乐队吧,像Metallica,Slayer,SKID ROW,旧约,我们平时还是听这些。
 

关于330:把金属的种子洒遍全中国

对国内的金属乐迷来说,330金属音乐节已经成为了一个无人不晓的名字。今年三月在糖果live house的330停演事件,更是在摇滚圈里引起了轩然大波。当时网上流传着一张寇征宇老师坐在台上流泪的照片,看得我心酸。下面就请寇征宇老师自己来聊聊关于330的一些故事和观点。

Q:聊聊330吧,如今在国内的金属乐迷中,330金属音乐节是个无人不晓的名字。当初是什么样的契机让你创办了这个音乐节呢?
A:330的创办其实是一个巧合,那是02年的时候,我一个朋友负责老豪运的演出安排, 有一次他正好有事去外地,好像是上海吧,他就让我帮忙在3月30号这天他我安排一个演出。我当时特高兴地就答应了,他问我怎么,我说3月30号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然后我就找了一些乐队来演,因为是生日,我还请大家喝了酒。那天有很多不认识的人,大家边喝酒边聊天,后来都打成了一片。当时就觉得这个过程很有意思,很神奇,因为玩金属的很多人都是比较闷的,那天喝了点酒大家有个交流的过程,然后就觉得需要有这样一个平台。后来我们就开始策划每年做个演出,日子就定在三月的最后一个周末,然后还叫330,比较好记。

Q:那时候想过这个音乐节会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力么?
A:没有,完全没想过。我做什么事都是玩,高兴,有意思,持续有意思就持续做。今年三月被叫停之后网上引起的风波我也挺吃惊的。

Q:你刚才也提到了今年三月在糖果现场的停演事件,那件事对你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A:没想到这个事没成,我才真正理解了这个音乐节在大家心里的位置。如果三月那次的330成功了,我们晚上可能就一起吃个饭喝个酒,然后就很高兴地回家了。当时被叫停了我是挺沮丧,但是歌迷的状态让我特别震惊。所有人都很配合,都很理解我们,没有一个人闹事。包括当时在派出所很多人给我发私信,关心我的状况。那天才知道这个音乐节原来在乐迷心中这么重要。

Q:我们摇滚客现在也在各地举办开放日的活动,作为前辈能给我们一些关于组织音乐演出的意见么?
A:建议的话,主要是“小心”吧。尤其是今年有很多政治方面的活动,有些地区管理比较严。坦率的告诉大家,不要觉得有了文化部批文就能拿到公安部的批文。今年三月的330就是,我们文化部批文都拿到手了,因为以前在糖果也演过,公安部的就没太在意。还有就是希望玩得纯粹一点吧。现在演出特别多,各种个人、各种团体和单位都在举办,初期大家可能都很纯粹,后期可能为了吸引票房,就做一些奇奇怪怪的宣传点。这种事我们可能也做过,但还是觉得最终要回到音乐本质,别太娱乐化。

Q:近几年来330不仅仅在三月末的北京举行了。330的版图逐渐扩大,你觉得其中有什么主观和客观的原因?
A:主观方面的话,一开始也是考虑想全国各地生根开花,也是效仿迷笛音乐节吧,让更多人了解这个音乐节和其他的音乐节不太一样。而且基本我们能做到在每一个地方聚集当地最棒的old school metal,这些应该就是主观因素。客观的话,在北京举办要有很多报批程序,我们也没办法。而且如果北京持续环境这么不好的话,我们以后可能会做成所谓新长征路上的金属,把金属的种子撒遍全中国。

Q:今年330金属音乐节还有什么演出计划?
A:去年万圣节我们举办了一次330,挺成功的。今年的实在2015年10月30日叫做“夜上重妆”。这次我们做得比较娱乐化,之前做了showgirl选拔,虽然大家反应不是强烈。现场也有一些万圣节经典布置。这次的演出比较多元化,会有女声主唱,也有老外乐队。还有就是11月20日在长沙,21日在武汉,也是为明年的330做一个基础。长沙和武汉都是比较靠谱的巡演城市。这次我们的主题是W4,就是从Wacken回来的四支乐队的集合,有北京的窒息,香港的招魂,北京的九宝还有梦灵乐队。

Q:明年这个W4组合还会在其他城市进行演出么?
A:有这个可能性。在豆瓣上还有人问我以后更多的乐队会去Wacken,我们是不是都要包揽了。他问的时候可能有点挤兑我的意思,但是如果有机会真的希望能和更多优秀的乐队一起演出。


 

关于金属乐:这是一个太有个性的音乐形式

和很多其他的金属乐手不一样,在采访的过程中,寇征宇更多的不是在谈自己作为乐手与旁人的不同,而是在反复强调纵然这是一种小众的音乐,但摇滚乐手和普通人并没什么不同。

Q:什么样的契机让你们走上了金属乐这条路?
A:年轻都听些流行歌曲类似郑智化、小虎队、郭富城什么的。有天上课的时候一个同学带来了盘磁带是唐朝的。那时候我看不出封面上是男是女,而且最开始以为唐朝是个人的名字。毕竟当时没有乐队概念,提到乐队可能也是想到交响乐什么的。然后我同学告诉我这几个人都是唱摇滚的,他们还会演奏不同的乐器。当时觉得挺有意思,回家的路上也买了一盘。第一次在家放的时候,还以为录音机坏了,不相信有人这么唱歌。几年后有次又拿出来,用随身听,这次认真听的时候,那种力量打动我了。他们的音乐里有力量,有英雄主义色彩,音色和创作概念和之前听得那些别的歌曲完全不一样,我没想到四个北京的年轻人能做这么大气的音乐。你在窒息的作品中也能看到这种特点,也是会有一些比较有气势的段落,有点悲怆的色彩。

Q:其实我接触金属乐并不久,但在这几年里也认识了一些金属乐手和乐迷,他们给我的感觉都很性情,很仗义。作为乐手和音乐节的创办人,你眼中的这个圈子是怎样的呢?
A:我觉得没什么圈子不圈子,所谓的圈子就是这些人从事一样的事情,坐着一样的工作,和别的年轻人都一样,只是这份工作可能不太挣钱。我做窒息从十八岁做到三十六岁,在三十岁的时候我审视了一下自己的人生,发现自己没有别的本领和优势,只能做这个,音乐对我来说就像是一个工作,只不过其他人西装革履,我长发飘飘。当我羡慕他们收入稳定、家庭和睦时,他们也羡慕我自由,羡慕我为了理想奋斗,所以没什么不一样的。

Q:金属乐的形式很容易让人对它产生偏见,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A:正常,现在的人对任何艺术形式都会有偏见。现在大家见得多,有的人接受速度快说这东西好;有的人接受得也很快,说这东西不好。有偏见是正常的,毕竟这是一个太有个性的音乐形式,要是一点偏见都没有可能也不是摇滚不是金属了。所以偏见的就接着偏见吧。

Q:您觉国内金属乐的发展情况怎么样?
A:总体来说金属乐现在的发展还是不错的,但也还是有点问题。大部分的人还是相对有点懒,大家都在相互等。鼓手等吉他手,吉他手等主唱,这是乐队内部;所有乐队都在等音乐节、主办方,不会主动去寻求出路,这是外部。有很多的人有能力但是不去做,太少人主动去推广摇滚乐,这是很悲哀的。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就像我做330,还有那个关于效果器的节目。国内的金属乐发展的是挺好,但是还没形成行业。在国内有音乐行业,但是没有摇滚行业,更没有重金属行业。希望以后这可以发展成一个行业,当然前提是不改变乐队的创作风格和创作原则。

Q:您觉得这些年来金属乐带给您最大的意义是什么?
A:最大的意义是让我不上班就能活下来。其实很难说清,毕竟太多年了,它已经变成我的工作。我喜欢它就去坚持,可能过程中会有很多问题,但是前途还是很光明的。

Q:最后您有什么想对摇滚客的粉丝说的么?
A:非常感谢有这样一个平台做这个工作。很多年以来摇滚乐不能浮到水面上,跟媒体有很大的关系。以前没有自媒体,传统媒体也不会去宣传这些。接受了这么多采访,经过了这么多报道,我们只是想让更多的听众知道,搞摇滚的这些人也是些普通人,没有张牙舞爪声嘶力竭。希望通过摇滚客这种媒体,能让更多人接触到摇滚乐,至少先有所了解再去决定喜不喜欢。我们会全力配合这种宣传,也希望摇滚客的受众群越来越多,希望观众们能在摇滚客了解到更多摇滚知识!

文章版权归摇滚客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评论

十三妹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180
阅读量
63w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