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我被一群老男人唱哭了:谁没年轻过,但你老过吗?

诗与远方 这个夏天我被一群老男人唱哭了:谁没年轻过,但你老过吗?

谁没年轻过,但你老过吗?

- 01 -

有人说,看《乐队的夏天》就像是白嫖了一场音乐节,阵容牛逼,现场燃爆。

莉莉安觉得,这可比音乐现场动人多了。

上一期节目中,新裤子一首《花火》,唱哭了傲娇的子建,打动了寡言的张亚东,满腔炽热溢出整个屏幕。

可以说是这季节目中,到目前为止最惊艳的一次现场,没有之一。

当初受新浪潮的影响,将乐队的名字命名为新裤子,这三个字中透露的是一股抵抗乏味的热血力量。

2019年,新裤子已经成军23个年头,不论这些年风格怎么变,新裤子的这股劲儿还在。

他们就像是生活的先行者,告诉你生活他很丑,但是你很美丽。

这首《花火》也是一样,前奏一响,鸡皮疙瘩四起、热泪盈眶,这控场的气氛是新裤子没错了。

这是一场没有结局的表演

包含所有荒谬和疯狂

像个孩子一样满怀悲伤

静悄悄地睡在大地上

这个夏天我被一群老男人唱哭了:谁没年轻过,但你老过吗?

前奏之后,彭磊慵懒的鼻音唱腔一出来,像是在诉说着一场曲折痛苦的命运之旅,疯狂散尽,只剩悄无声息的悲伤。

现在我 有些倦了,倦得像一朵被风折断的野花。

所以我 开始变了,变得像一团滚动炽热的花火。

汪峰的这首《花火》被新裤子唱出了自己的灵魂,乐评人刘阳子说「新裤子把《花火》改出了一种新裤子式的绝望」

但是我觉得是绝望之后又给人一丝希望,一朵在火中燃烧的花,要么变为灰烬,要么在火中新生,如同涅槃浴火重生。

这个夏天我被一群老男人唱哭了:谁没年轻过,但你老过吗?

一半是热血青春的自由,一半是中年历练之后对生活做出的挣扎。

「现在我有些醉了,醉得像一只找不到方向的野鸽」第二个副歌部分,彭磊竭尽全力的呐喊,像是拿出自己的满腔热血来跟不堪的命运对抗。

这是对命运歇斯底里的咆哮,掀翻了整个黑暗,带来了一丝丝希望的亮光。

唱到这里的时候,台下刺猬一直在拍手叫好,子建先是摘下墨镜,过了一会儿又扭头对石璐说:「我真的快哭了」

当彭磊用他大舌头唱着「现在我 有些醉了」,后台的子建终于情绪绷不住了,眼泪就这么情不自禁的下来了。

这个夏天我被一群老男人唱哭了:谁没年轻过,但你老过吗?

人到中年,他们在台上对着麦嘶吼,抱着吉他卖力的扫弦,即使嘴里喊着「现在我 有些倦了」,但是身体依然激情澎湃。

台下熟悉新裤子的乐手们都一一感慨「他们好些年没这么唱了」

这个夏天我被一群老男人唱哭了:谁没年轻过,但你老过吗?
这个夏天我被一群老男人唱哭了:谁没年轻过,但你老过吗?
这个夏天我被一群老男人唱哭了:谁没年轻过,但你老过吗?

张亚东也说新裤子他们身上的这股力量,十分令人感动,连连说「特别棒」,一口气用了三个特别。

这个夏天我被一群老男人唱哭了:谁没年轻过,但你老过吗?
这个夏天我被一群老男人唱哭了:谁没年轻过,但你老过吗?

知乎上有个网友说:

「这首歌唱哭的不只是子建,还有我。想起了那个衣裳褴褛,深处绝境,拼命挣扎的我。」

- 02 -

若你喜欢怪人,那么「彭裤子」很美。

百度百科是这样定义彭磊的:

形象思维尤其发达,但逻辑思维乱七八糟。时常胡言乱语,且在某种状态下有喜怒无常的表现,总说想干自己喜欢的事儿,而具体是什么也说不清,“与艺术创作有关的一切”,听起来就不着边际,估计连他自己也不特别清楚,反正他真正想做的绝不是本职工作。“挣钱吃饭的工作只是工作,自己喜欢的没钱也会拼命地做。”

 

摩登天空一直流传着,彭磊拉黑朋友圈的故事。之前摩登天空杂志写过一篇名为「新裤子主唱彭磊的朋友圈,精神病院还热闹」

他觉得:「微博不要说太多话」,不过「朋友圈都是胡写的,有的时候有些想法要记下来。因为微信好友只有100多人,所以没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而现实生活中,他确实是个性格鲜明的人。

在这一期节目中,新裤子说在这次唱完终于可以走了,毫不避讳得说「听几位说话,然后每次说一会儿,我就困了。」

这个夏天我被一群老男人唱哭了:谁没年轻过,但你老过吗?
这个夏天我被一群老男人唱哭了:谁没年轻过,但你老过吗?
这个夏天我被一群老男人唱哭了:谁没年轻过,但你老过吗?

等到专业乐迷点评的时候,更是掀起了一场朋友圈互删大战。

这个夏天我被一群老男人唱哭了:谁没年轻过,但你老过吗?

再等到刘昊点评的时候,上来就说:「 彭裤子,嘴太欠了。」

这个夏天我被一群老男人唱哭了:谁没年轻过,但你老过吗?

而正是因为这些「古怪」甚至是被人无法理解的脾气,才形成了彭磊在摇滚乐中的脾气。

才能让他们一个个忠于音乐的灵魂,从90年代走到至今。

即使不再年轻,才能看到他们身上狂放不羁的自由灵魂,这正是摇滚乐的力量。

- 03 -

张亚东说:「年轻人保持热血、激情那是应该。」

但是像新裤子这样年纪大的人,依然能够保持这样的激情十分难得,就连他自己都做不到。

这个夏天我被一群老男人唱哭了:谁没年轻过,但你老过吗?
这个夏天我被一群老男人唱哭了:谁没年轻过,但你老过吗?
这个夏天我被一群老男人唱哭了:谁没年轻过,但你老过吗?
这个夏天我被一群老男人唱哭了:谁没年轻过,但你老过吗?

有人说新裤子在《乐队的夏天》这个舞台上,展现的一群中年人不安天命挣扎的力量。

是不妥协,超越年轻的力量。

从1996年成军到如今,新裤子的年龄早就配不上「新」这个字。

他们坦言:「有不甘心的地方,觉得没达到自己理想的作品,写一个东西,自己不是很满意,就会一直写。」

年初,新裤子发了一首新歌《最后的乐队》。

这是最后一首歌曲

唱完之后我们将离去

虽然这音乐还在继续

却和你一样焦虑

「这是最后一首歌曲,唱完之后我们将离去」

第二期节目中当听到刺猬唱起《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的时候,彭磊说他觉得有点伤心:

「今天在座的,差不多一半的乐队,当年都是特别帅的小伙子,现在都成了一堆中年人,大家还是特别平凡,看大家坐在一起,真的挺难过的。」

就如当年他们在《你要跳舞吗》唱到:「每当浪潮来临的时候,我当然也会伤心」

但实际上,我们明白即使他们不再年轻,甚至满脸褶子,白发横生,依旧会热血澎湃。

致敬永怀激情的新裤子!

谁没年轻过,但你老过吗?

 

评论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果酱文化创始人邹扬: 四年时间,果酱已为成为世界级音娱公司打下了根基

国内现场

南京森林音乐会盛大开幕,谭盾“森林的交响”引爆中秋

诗与远方

周杰伦新歌预告连发九条推文,喊话粉丝:没赶上首播你会哭

莉莉安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105
阅读量
33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