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黑叔叔学过手艺的脏辫师傅,到底有多赚钱...

有话直说 和黑叔叔学过手艺的脏辫师傅,到底有多赚钱...

兄弟你脏辫挺好看,在哪儿做的?

最近去了趟理发店,估摸着剪个帅气的发型。

才刚坐下,tony老师就和我聊起来,说是最近到店里来烫锡纸烫,黑人烫的小伙不少。这些小伙刚进店就嚷嚷着要烫“渣男烫”。

和黑叔叔学过手艺的脏辫师傅,到底有多赚钱...

tony老师一边抱怨着包锡纸包的手都烂了,一边又满脸笑意。

看着他满脸的笑意,我暗想这怕是没少赚钱,不然还能笑成这样?

聊过一番之后又和我说最近刚刚去学了钩脏辫,有没有兴趣搞个脏辫。当时就问,你们去学了多久?他说三个月。听到这,我毫不犹豫当机立断的说还是照旧修一下吧,脏辫还是算了……

和黑叔叔学过手艺的脏辫师傅,到底有多赚钱...

不过说到脏辫,我想起一同事,一位误会胖爷的同事。

几个月前吧,一同事整了个脏辫,那走起路来,小辫一甩,贼带劲。

和黑叔叔学过手艺的脏辫师傅,到底有多赚钱...

当时站他旁边尿尿,愣是盯着他头看了半天,想着要不也去搞个脏辫试试,我这每天早上起床都懒得洗头的人,指不准脏辫是福音。

可能是盯着久了,当同事提起裤子,转头与我双眼对视的那一刻,便有了误会的开始。同事那一整天看我的眼神一直带着一丝仓促,我丢……

和黑叔叔学过手艺的脏辫师傅,到底有多赚钱...

赶回来干活的时候,就听到这哥们在和同事说干脏辫是真的赚钱,一张椅子,一把钩针,从此天下我有。

还一副虔诚样子的说,给他勾脏辫的老师傅当初是企业的高管,但就是喜欢脏辫,所以从此辞职入圈,想追求自己真正喜爱的东西。

看着那哥们憧憬的样子,看来可能不仅钩了个脏辫,还顺带找到了自己人生的导师。

和黑叔叔学过手艺的脏辫师傅,到底有多赚钱...

脏辫师这些年来在大城市,只要有市场,月入数字确实可观。一个好的脏辫老师傅和我们这些“社畜”比起来,收入确实是天上地下。

之前在网上还看到过,郑州一个00后小伙干着脏辫,都已经买上一套房了。现在还有自己的工作室,这事业是蒸蒸日上。

再看看胖爷,算了还是不说了。

脏辫同事说的企业高管辞职干脏辫师的事件我也看到过相似的,之前看到过在武汉有一美女放弃月薪过万的工作,选择做一名脏辫师。

和黑叔叔学过手艺的脏辫师傅,到底有多赚钱...

更有网友一波理性分析,算了算脏辫师的收支开销。

做一个全头现在起码2500,要想找水平高的老师傅可能价格还要高一些,一个月打理一次的话价格大概500左右,时间越久,价格越高。

如果是男生的话,做一个全头大概8小时左右,如果一天做两个的话,收入大概能到6000左右,扣掉房租水电,这一天的利润还是相当可观的。

和黑叔叔学过手艺的脏辫师傅,到底有多赚钱...
这么看来,脏辫师确实收入可以啊,怪不得都说做脏辫师的都是“土豪”。但是做脏辫师要真这么赚钱,怎么这一行没像前几年的奶茶行业一样人人都想去尝试?

脏辫师这一职业虽然收入可观,但是真正要踏入这个圈子,却也不是想的那么简单。

光看到他们光鲜亮丽的一面也太过片面,胖爷平时也会搞几个潮牌穿穿,手上纹身搞搞,但不也还是一个为了恰饭的社畜。

和黑叔叔学过手艺的脏辫师傅,到底有多赚钱...

要真想去入行脏辫师,以下几点得有心里准备。欲进此圈,必过几关。

一天工作10几个小时以上是常态,所以要有极强的耐心,不断的重复着一遍又一遍相同的动作,钩针钩破手指是常事。平日里通宵钩辫子的活儿不在少数,这活可不是钩累了能休息会,得熬的住。

和黑叔叔学过手艺的脏辫师傅,到底有多赚钱...

脏辫不同于美发行业,脏辫师和理发师是完全不同的两种职业,脏辫有属于自己的文化,背后有一定的宗教意义及特有内涵。可别冲上去就说做脏辫不就跟做美发一样,这就好比你是rapper,结果别人说你是喊麦的。

和黑叔叔学过手艺的脏辫师傅,到底有多赚钱...

脏辫毕竟还是小众的,真正尝试脏辫的还是少部分人。抱着去挣钱的心态干这行可能会失望,所以前提是你得热爱这个东西,并真正把它当做生活的一部分。

和黑叔叔学过手艺的脏辫师傅,到底有多赚钱...

因为小众,所以脏辫的需求人数是少数,你得根据客户的需求进行灵活调整。像那些距离较远的客户要是认可你的手艺,指不准你还得打个飞的去帮客户钩辫子。
和黑叔叔学过手艺的脏辫师傅,到底有多赚钱...

像我们这些想弄个脏辫装装逼装装酷的人来说,可能不一定需要去了解那么深,可是脏辫师不一样,要想做这一行,肯定是要跨过门槛。

像那些放弃万元月薪去从事脏辫师这一职业的那毕竟是少数,裸辞什么的,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真正坚持下来。大部分敢裸辞的,有几个不是有一定经济基础的,所以盲目跟风什么还是算了。

和黑叔叔学过手艺的脏辫师傅,到底有多赚钱...

那些理发店学个三个月,给你做个垄沟辫、三股辫、扭博辫啥的,那就不是传统的脏辫。脏辫师是有一定门槛的,好的辫子绝对是花时间一针一针钩出来的。

一段时间后,脏辫同事离职了,走的那天我看着他收拾东西,当他经过我的时候,给我留下最后的印象是那一头甩起的脏辫。

和黑叔叔学过手艺的脏辫师傅,到底有多赚钱...

我也不知道他是去追寻自己的人生导师还是干啥去了,要真是去追寻自己的人生导师了,其实倒也值得敬佩,毕竟我不如他,为了恰饭,我得安心做个社畜。

再后来,我偶然遇见他,相视一笑,他的脏辫已然不见。大概人生导师没能继续感化他,让他重回社会大熔炉继续挣扎吧。

和黑叔叔学过手艺的脏辫师傅,到底有多赚钱...

不过,那天我很想喊住他,对他说上一句:”兄弟,你上次那脏辫还挺好看,能不能告诉我在哪做的。”

不过人生总是需要一些误会吧,他走的太快我没喊住……

评论

大家正在看

诗与远方

周华健商演顶着暴雨连唱10首,这样的歌手实在太敬业

音乐猛料

浪子王杰:被追捧了二十年,被嫌弃了一辈子

音乐猛料

《上海堡垒》变成扑街仔,这口锅谁都别想跑!

西三爷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628
阅读量
374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