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连真人霸气翻唱《凡人歌》,光靠这唢呐就能让你服气!

诗与远方 九连真人霸气翻唱《凡人歌》,光靠这唢呐就能让你服气!

一群平凡的小镇青年。

看完《乐队的夏天》第四期,滚君胆敢拍着胸脯说:

九连真人绝对是今年最强的黑马乐队。

前不久,这支乐队的一首《莫欺少年穷》刷屏朋友圈,从中折射出小镇青年的不甘、呐喊,不仅业界人分享,就连圈外人也在推崇。

而这一期,节目的赛制发生变化,16支乐队来改编其他歌手的经典歌曲,实为不易。

滚君在节目上看到,刺猬乐队抽中张杰时的一脸无奈,石璐满头雾水,子健挥手说退赛。

别看之后在节目中,子健说自己对张杰的歌很熟悉,每次洗澡都爱听张杰的歌。

但滚君心里很清楚,站在台上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子健,从来就不爱洗澡。

毫无疑问,我们可以从中看出,对于乐队来说,把别人的东西改成自己的风格,很难。

而九连真人,大开大合的改编了李宗盛的《凡人歌》,出人意料的拿下了全场最高的票数。

要知道,九连真人是支新乐队,成立时间不足一年,站在节目上,也才唱了两首歌。

但这两首歌,就像是唱进了无数平凡人的心坎,唱出了年轻人在平凡生活中,对于现实与理想的纠葛。

这种平凡来源于乐队本身,来源无数小镇青年心里扭成一团的狠劲:不服输。

在《莫欺少年穷》的歌曲评论中,有这么一条留言:这首歌要是来个唢呐就更牛逼了。

后来有人回复:可能客家人不玩唢呐,所以才用小号。

而今天,九连真人改编的《凡人歌》,唢呐到了,与小号在舞台上掀起了一场乐器争霸。

如果说李宗盛大哥的原版,唱的是「凡人烦人」,唱出了人们在滚滚红尘中的身不由己,唱出了抱怨过后继续热爱生活。

那么九连真人的改编版,唱的就是「市井小民」,唱出了小镇人遭遇的势利、粗野庸俗,唱出了普通人身上的不甘与希望。

在这首改编版中,九连真人把一个客家的戏曲山歌《三斤狗变三伯公》巧妙的融在一起。

这是个极具讽刺的故事:

李三雄,本是广东偏远山村中的一个普通人,却因家贫潦倒,性子软弱,遭到村里的其他人轻视,更被冠以三斤狗的称号。

在村里,三斤狗处于最底层的人,穷困潦倒,四处赊账、借钱,任人欺辱、诬赖,被全村人看不起。

直到有一天,外出打工的儿子阿发,带着钱财、物资回到家,几乎一夜之间传遍全村,那些以往欺辱过他的人,亲自上门送礼,亲切的喊他三伯公,把它视为长辈。

三伯公笑哈哈地说:「去年年成好,狗仔也大的快,上夜才三斤,下夜就三伯了!」

这便是为什么九连真人在歌曲中加入唢呐的原因。

作为流氓乐器,唢呐就像是恶霸般,让人不服都不行。

仔细听,唢呐几乎贯穿全曲,代表故事中遭受的欺凌、绝望。而小号则出现在中后段,代表年轻人立志出人头地的希望。

特别是唢呐与小号对吹那一部分,一边是唢呐充满的戏虐,一边是小号鸣叫的不甘。直接把现场的气氛推向高潮,即使隔着屏幕,都能感到现场的躁动。

最后的结尾部分,那句点睛之笔:

问你何时能看见

这世界为了人们改变

有了梦寐以求的容颜

是否就算是拥有春天

就像是对人生的扪心自问,让人生起反抗的斗志。

而九连真人乐队的主唱阿龙、副主唱阿麦,两人用客家方言喊出的「三斤狗想去哪」和「三伯公快醒来」,正是想突出一个道理:

「无人一世穷,无人一世富,切莫看衰人!」

九连真人,当之无愧的全场最佳。

用最平凡的客家方言,去呐喊不平凡,去诉说挣扎的灿烂,这正是这支新生乐队的魅力。

在坊间,自古以来都流出着这么一句话: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九连真人在这个舞台上的第一首歌《莫欺少年穷》,讲的正是不被理解,讲的正是奋不顾身。

在他们登上这个舞台前,几乎没有多少乐队认识他们,也不知道这支乐队什么风格。

等到主唱阿龙,喊出第一句客家方言:

西边太阳落山

电话不敢打一个

民古确实系哦话唔听哦

这是代表阿民对生活的固执与对父母抱歉,代表年轻人想要出去打拼的决心。

而副主唱阿麦,用念白念出的,正是小镇人对未来的憧憬与向往。

涯阿民,定会出人头地,日进斗金

看唔起,放唔落,毛钱毛着落

唔史叫,涯有钱啊

屋卡人一定有出头给日噶

两句呐喊,一句念白,在电吉他的音色的铺陈下,一个迷茫、却想要外出打拼的小镇青年,栩栩如生的浮现在我们脑海中。

而这首歌中,最让人深陷其中的,就是那突然猛一下的摇滚劲,架子鼓、贝斯、吉他同时发力,统统咬合在一起。

那赋予灵魂的小号,吹响的正是对命运的不甘,还有年轻人独自出去打拼的悲壮。

对于,这首歌主角阿民来说,外出打拼不可怕,害怕的是不被家人理解。

主唱阿龙,副主唱阿麦,两人客家方言的对白,就是父与子之间的争论。

一边是父亲担心儿子的不作为,一边是儿子希望父亲的肯定。

伴随着主唱阿龙的呐喊,关于父亲的质问,到底如何上山,如何下山的问题?

九连真人在编曲上,等阿龙呐喊完,停顿了一会,用了五个字来回答:莫欺少年穷。

在这首歌的最后,阿龙若即若离的歌声回荡,还有他们眼神中的狠劲,滚君听到了愤怒:

一种少年离家打拼的愤怒,油然而生的悲壮。

这是属于少年的锋芒,属于九连真人的初生牛犊不怕虎。

从《莫欺少年穷》到《凡人歌》,九连真人唱的这两首歌,像极了他们自己。

这支乐队来自广东河源连平县,一个极其普通的城镇,没有大城市的喧嚣与浮躁。

主唱阿龙是一名美术老师,多年前走出小镇,到四川音乐学院学中国画,毕业后跑到深圳做设计。

他完成了故事主角阿民的梦想,也做了不一样的选择:回到平凡,回到连平小县生活。

在这里,他遇上了同样境遇的音乐老师阿麦、搞演出的万里,三个走出山,又回到山里的年轻人,机缘巧合的碰在了一起。

他们在一起玩音乐,就是因为在那个小地方,没有其他选择,只有这么几个人。

2018年5月4日,三个人走到了一起,组成了九连真人。在那个地方,想要演出,没有其他选择,只有往更小的乡下去。

不久之后,他们参加了「滚石原创乐队大赛」,凭借《夜游神》一路过五关斩六将,才是真正的走了出来。

而这次《乐队的夏天》后,他们直接火了,火的一塌糊涂。

可对于九连真人来说,他们反而更想平凡。

他们曾经在采访中袒露心扉:「九连不会离开连平。」

这支乐队还在期待回到乡下,继续干着平凡的工作,继续玩着音乐梦想。

不是为了出名,只是为了玩音乐。

这个时代存在太多浮躁的人,大多数人拼了命的想往大城市跑,自以为是的觉得,那才是自己应该要去的地方。

其实大家都被繁华蒙蔽了双眼,他们似乎忘了一件事。

在这个世界上,也存在着这么一种狠劲,平凡的生活,却不甘平凡的腐烂。

有的时候,决定你一生是否绚丽的,不是你待着繁华都市,还是山野小镇,而是你心里对于梦想的坚持。

所以,不要害怕你会不会平凡,你要记得:

人要甘于平凡,但不能在平凡中沉沦。

评论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胡歌,你能不能再坏一点!

有话直说

美国在“黑五”连军火都打折,当地人买枪比买菜还勤快...

音乐猛料

他是所有老炮的男神,冯小刚见到都得喊一声偶像!

蒋脑丝

收了心的浪子不苟言笑

文章数
324
阅读量
115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