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因欠债百万消失6年的超女,用一首16万评论的歌唱哭无数人

音乐猛料 这个因欠债百万消失6年的超女,用一首16万评论的歌唱哭无数人

我要的飞翔,不是借双翅膀

今年《歌手》发起全民举荐活动时,上百位怀揣着憧憬的歌手抢着报名,其中有一位女歌手,她没有流量,很少出现在大众视野,却是大家最期望上《歌手》的人之一。

她微博平时只有几百条留言互动,知道她想踢馆《歌手》后,瞬间涌入5000多条留言,甚至有人连《歌手》海报都帮她提前做好了。

自动草稿

她叫许飞。

你或许会奇怪,为什么这么多人希望这个叫许飞的人上《歌手》?

原因无他。

许飞是极其优秀的原创歌手、超女出道后沉寂10年之久、一首《父亲的散文诗》被李健唱到《歌手》舞台、网易云更是有16万评论,评论背后是一副副泪眼婆娑的面孔。

可惜的是,许飞遗憾落选,未能站在《歌手》舞台。

13年过去,依然没有一个舞台愿意让她证明自己。

几个月后,就在这个春夏交际的日子里,她发布了新专辑的第一首主打歌《我要》,没有怨天尤人,没有满心不甘。

自动草稿

她唱了自己想要的一切,看似胸怀野望,实则充满着释怀。

这首歌一改往日催人泪下的伤感风格,唱的满心欢喜,如同一个踩在海滩上捡贝壳的少女,天真烂漫。

比起财富名利,她更想要一朵修道院的紫蔷薇。

比起富贵繁荣,她更渴望深秋里的瘦蟋蟀。

13年艰苦的乐坛经历,依然没能折断她刚强的脊骨。

自动草稿

|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自动草稿

说起许飞,一些90后或许会有影响,她是20**06年《超级女声》6强。**

其他人要么是唱着大众耳熟能详的流行歌曲,要么是拉开嗓子在评委面前飙高音,许飞有些不一样,她抱着吉他安静的坐在舞台中央,唱着与年龄不符的《花房姑娘》、《漫步》……

虽然最终名次不出彩,可她的光芒却没有被其他人所掩盖。

自动草稿

|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一首《那年夏天》,里面的歌词让多少处在青春期的女生冒着被老师发现的危险,抄满了整页笔记本。

2009年《一起来看流星雨》开播,虽然电视剧的风评褒贬不一,但不可否认,它火遍全国,风靡程度颇有《流星花园》的势头,这部电视剧也在无数男女心中扎下爱情的种子。

自动草稿

许飞为其演唱的《我要的飞翔》、《左半边的翅膀》更是传遍了大街小巷,校园里的广播室放的歌一定有这两首,甚至有网友认为电视剧配不上这么好的歌曲。

此时的许飞,风头正盛,湖南卫视愿意捧她,邀请她和李宇春、张杰、魏晨这些人气歌手一起演唱跨年演唱会主题曲《快乐出发》。

满大街的少男少女也都在听着她的歌,作品传唱度让其他歌手望尘莫及。

自动草稿

|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2011年,经纪公司天娱传媒一纸诉状将许飞告上法庭,索赔300万!

为什么?

因为许飞的父母一直希望她能找一份体制内的工作,入伍便是最好的选择。

当她收到特招入伍通知的时候,没有任何犹豫,抛弃娱乐圈咬着牙拼来的一切,毅然选择入伍。

结果天娱传媒以未收到入伍通知书的缘由,在即将离开公司的她身上,狠狠咬下一块肉。

这300万巨债,如一层挥之不去的阴霾日夜笼罩在许飞的头顶,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她只能想尽一切办法去还债,她抵押了房产、卖掉了汽车、经营过餐馆、倒腾过吉他培训班、甚至有传言她在餐厅当服务员……

落魄的许飞成为各家新闻媒体的头条版面,大家都在好奇这个昔日的明日之星,怎么就成这样了呢?

自动草稿

2014年平安夜那天,许飞终于还清了一身债务,头顶上悬着的那把利剑也终于消失。

300万巨债没了,可那些认识许飞的人,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自动草稿

2017年,李健在《歌手》上演唱了一首《父亲写的散文诗》,他带着追忆的眼神,唱的很平静,可歌曲中饱含的情绪足以让任何一个人听完后流泪。

李健唱完后,对大家说:“希望大家能更关注原唱,原唱也很精彩。”

这首歌的原唱,就是许飞。

虽然她为了满足父母的期望,选择入伍,导致自己负债累累,但父母在她心里的地位,依然无法动摇。

她12年那年,心中的梦想是唱歌。

于是她父母选择买断20年工龄,换取6万元现金,送她去北京学音乐。

父爱如山,她从未忘记。

那一年,民谣逐渐疲软,说唱红极一时,可许飞的《父亲写的散文诗》高居各大排行榜前列,网易云评论数更是飙升到16万之多,每一个评论背后,都藏着一段孩子与父亲之间遗憾的过往。

自动草稿

就连平时嬉皮笑脸的岳云鹏听过这首歌后,也情不自禁的哭了起来,在微博上写下长文追忆起自己的父亲。

自动草稿

那一年,岳云鹏的父亲生命将尽,可他由于在外地演出,错过了见父亲的最后一面,这也成为他毕生的遗憾。

他想为父亲写一首歌,自己作词,他人谱曲,来填补这份缺憾。

许飞无疑是最合适的人。

他们俩合作了一首歌《如果有个直达天堂的电梯》,无论是岳云鹏掏心掏肺的倾诉,还是许飞动情的演唱,都能直戳你心底最柔软的部分。

如果有个直达天堂的电梯

我一定不顾一切去看你

让你看看我的儿女

长得像我又像你

遗憾的是,许飞陷入歌红人不红的境地,大家都听过《父亲写的散文诗》,都知道相声演员岳云鹏,但许飞的名字,依然鲜有人知。

自动草稿

|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自动草稿

2014年,许飞还完300万欠债后,发了一条博客:“无债一身轻,继续任性!”

自动草稿

这段暗无天日的灰暗人生,并没有扼杀许飞百折不饶的韧性,她依旧自信,依旧刚强。

李健在演唱《父亲写的散文诗》前,执意要付给许飞版权费,还说:“这是原创音乐人的生活来源。”

许飞经历过身无分文的苦日子,很清楚每一分钱的重要性,可她却断然拒绝版权费,免费给李健唱。

最后实在争执不过,才象征性的要了一点。

自动草稿

|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这就是许飞的刚强,她没有乘火打劫,向李健、向湖南卫视索要一大笔版权费,只要有人肯尊重她的音乐,即使自己落魄的身无分文,也会免费给对方唱。

《父亲写的散文诗》火了以后,许飞举办了一个小型演唱会,可现场不过寥寥50人,她没有抱怨,也没有敷衍。

相反,她很珍惜这次表演,在微博上感慨:“为5000人演奏和为50人演奏是完全不同的,50000人更像一个简单的角色,而50人却能呈现出不同的个性,他们能表达出更清晰的诉求,你必须付出自己最大的才能去征服他们。”

自动草稿

|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这就是许飞,她要的是不断飞翔,而非颓然坠落。

不管现实多么暗淡无光,她也不会为此消沉,依然抬起不屈的脊骨在泥泞的道路上行进下去。

就像她在《我要的飞翔》里唱的那样:

我要的坚强,不是谁的肩膀

我要的飞翔,不是借双翅膀

评论

果酱君

音乐圈的水很深,我带你探一探

文章数
518
阅读量
323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