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有梁博、曾轶可这么固执的人,真是华语乐坛的幸事

音乐猛料 能有梁博、曾轶可这么固执的人,真是华语乐坛的幸事

他们的作品,将会成为华语乐坛独一无二的存在

谁能想到,《我是唱作人》才播出三期,就涌现出一堆出人意料的事:上位区再次大换血,“刚哥”王源泪洒现场,高进更是挑战了热狗做对手……

最让人意外的是,一直被大家看好的梁博、毛不易竟然陷入淘汰的边缘。

能有梁博、曾轶可这么固执的人,真是华语乐坛的幸事

他们为什么会输?

先说梁博,他的对手是擅长世界音乐,旋律空灵的萨顶顶。

按照常理,世界音乐在比赛中并不讨巧。

但对于已经待到第三期节目的大众评审来说,他们的耳朵挑剔到他们不仅需要好歌,更需要新鲜刺激。

新补位的萨顶顶恰好满足了他们的需求。

能有梁博、曾轶可这么固执的人,真是华语乐坛的幸事

| 图片来自微博@我是唱作人

再来说毛不易,他这次的对手是喜欢用情歌包裹自己坚强内心的汪苏泷,而毛不易习惯用细腻的歌词挑逗每一位听众的思绪,他们俩撞上,可谓是棋逢对手。

但这次却以65:36的大比分差距,毛不易落败。

能有梁博、曾轶可这么固执的人,真是华语乐坛的幸事

主要原因除了汪苏泷此次带着必胜的决心之外,还有就是他完完全全抛弃了以往的汪式情歌,首次尝试说唱,效果令人咂舌。

听完之后,大众评审都忍不住赞叹:“他今天的歌曲,还运用了他可能不太擅长的说唱部分,给我眼前一亮的感觉。”

能有梁博、曾轶可这么固执的人,真是华语乐坛的幸事

这就是普通听众最自然的反应,一种风格听久了,一定会产生审美疲劳。

我相信这一点,参加节目的唱作人都心知肚明,但总有一些人不会按照观众的要求来做事,比如梁博、曾轶可、毛不易。

三期节目过去了,他们依旧喜欢按自己的想法来写歌,根本不会为了迎合听众改变自己,简直一个比一个刚。

尤其是梁博,当大众评审发出“审美疲劳”的声音时,他很任性的回了一句:“难道我要七十二变唱歌吗?”

能有梁博、曾轶可这么固执的人,真是华语乐坛的幸事

梁博不会七十二变,他有着自己鲜明的标签。

每次听梁博的音乐,我都幻想自己开着一辆福特野马在美国61号公路上奔驰,歌曲中的每一个律动都像美国传统布鲁斯一样时时刻刻激发着人们心底里对自由的渴望。

听完这次梁博带来的《黑夜中》,我不仅想在公路上奔驰,还想站在跑车引擎盖上热舞。

萨顶顶听到梁博的demo时,就情不自禁的说:“梁博这首歌有点像公路电影的感觉。”

能有梁博、曾轶可这么固执的人,真是华语乐坛的幸事

我们都知道梁博玩的是摇滚,可他的摇滚里没有呐喊、没有愤怒,而是通过营造的迷幻氛围,给予你自由和向往的憧憬,《黑夜中》也不例外。

梁博说:“这是一个让大家能想要去跳舞的歌。”

跳舞只是它的外壳,更深层次还是通过旋律的律动激起听众身体的律动,进而在身体感官都调动起来的时候,半醉半醒间摸索到自由的边界。

如果你问我什么是公路音乐?我会告诉你:“去听梁博的《黑夜中》就知道了。”

因为它就是一首典型的公路音乐,当鼓点缓缓推进的时候,画面跃然脑海:你在绵延不绝的公路上自由的行进,一旁的浪花扑打着暗礁,上空的海鸥发出清亮的嘶鸣。

这就是梁博歌曲中的感染力。

能有梁博、曾轶可这么固执的人,真是华语乐坛的幸事

| 图片来自微博@我是唱作人

前两期节目,梁博便是凭借着这股感染力惊艳全场。

第一期的《表态》,用布鲁斯和爵士的律动去包裹摇滚这层核心,坚定的钢琴声还有洗脑的鼓点,你会在不经意间被带入梁博的音乐世界。

歌名虽然叫《表态》,歌词里却没有堆砌太多刻意挑动情绪的词汇,因为他自己就是最有态度的体现。

第二期《出现又离开》,开头是梁博最喜欢的爱尔兰肘风笛,悠扬且哀婉。就像是在预示着爱情,唯美且忧伤。

能有梁博、曾轶可这么固执的人,真是华语乐坛的幸事

| 图片来自微博@我是唱作人

这是典型的梁博式情歌,他喜欢用含蓄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爱情的定义,将情绪都凝聚在乐器编曲上,整整两分半的乐器独白,虽然无言,却像是在娓娓道来心底的情话。

三期节目,三首歌,变的是节奏和乐器的搭配,不变的是他在音乐世界中的自我表达。

对于大众评审而言,梁博的歌确实是好歌,但总感觉像一个模子里套出来的一样,并没有带来新鲜和刺激。

他们听完,毫不掩饰自己的看法:“梁博他美其名曰坚持自己,坚守自己的风格,但是我觉得这是不敢冲破自己的固有的一个套路和固有的一种方式。”

能有梁博、曾轶可这么固执的人,真是华语乐坛的幸事

“我感觉大同小异。”

能有梁博、曾轶可这么固执的人,真是华语乐坛的幸事

在果酱君看来,敢于尝试不同的风格当然是好事,这能够拓宽自己的音乐宽度,发现更多可能性。

但梁博的坚持并没有错,唯有在自己擅长的风格里死磕,才能拓展其深度。

如果有天,你有一个开车上路,奔向自由的机会,请一定要再听一遍梁博的《黑夜中》。

能有梁博、曾轶可这么固执的人,真是华语乐坛的幸事

我相信,不管这个乐坛如何变化,不论观众的喜好如何更改,曾轶可始终都不会变。

每一期节目播出时,果酱君最期待的莫过于曾轶可的歌词,她就像是现代主义诗人,以孤独的面貌去思考人性。

能有梁博、曾轶可这么固执的人,真是华语乐坛的幸事

| 图片来自微博@我是唱作人

曾轶可这一期演唱的《躯壳》同样极具实验性,她将大脑、眼睛、心脏、肺部这些身体部位撕裂开,血淋淋的展现给听众:

请打开我的眼睛

把我的心看清

进入我的生命

红色跳动的是心脏

装满了你的名字

每次听到呼喊

它就跳动一次

当这些触目惊心的歌词摆在我面前时,我第一时间联想到的是美国70年代最经典的惊悚电影《月光光心慌慌》,同样是用最残忍可怖的方式,来探索人类最深层的恐惧。

我能想象,曾轶可每一次写歌词,或许都是将其当作一部艺术电影来创作。

像毛不易和热狗就难掩对曾轶可《躯壳》的喜爱:

“我很喜欢。”

“我也很喜欢。”

能有梁博、曾轶可这么固执的人,真是华语乐坛的幸事

更巧妙的是,经常会在舞台上显得局促的曾轶可,这回完全放开了手脚。她在舞台上的表现,如同一只折翼的暗夜精灵,在黑夜中一边舔舐伤口,一边不知疼痛的飞舞,甚是凄美。

这样的曾轶可,很美,也很危险,因为她在闭着眼睛走钢索。

她身处主流音乐与独立音乐的边界线,如何令歌词既有可思考的深度,又能让大众浅显易懂,这是个难题。

因为一个不慎,听众就会完全听不懂歌词里的含义。

但果酱君不担心,像这位大众评审所评价的:“她将主流音乐以及独立音乐做了一个比较好的一个结合,尝试着去拓宽整个流行音乐创作的语境。”

能有梁博、曾轶可这么固执的人,真是华语乐坛的幸事

曾轶可前两首歌便将这个距离拿捏得很准。

首先是《彩虹》,歌名很阳光温暖,可歌词却给人一种压抑感,这种反差营造出了一个混沌的世界。同时她将“雨滴”、“水晶”、“彩虹”这些事物比喻的很巧妙,初看不知所云,细究便会陷入沉思。

曾轶可惊艳的艺术细胞,在这首歌里体现的淋漓尽致。

雨滴的背面

水晶的背后

雨后的天空

挂着彩虹

隐藏的感觉

闪躲的身影

黑暗中拥抱

寻找彩虹

当时热狗听完demo的时候,就惊叹:“她的歌词写的特别好,有文学性,可是又不会太深。”

能有梁博、曾轶可这么固执的人,真是华语乐坛的幸事

第二首《流言》,歌词依然暗含隐喻,将自己比喻成荆棘里的花朵、汹涌时的海浪、死去的星星,它们明明很美丽,却因为外表的尖锐成为瘟疫一样的存在,如此营造的反差,比直接写曾轶可自己饱受流言摧残更令人心疼。

一颗死去的星星 坠入地面

明明很美丽 却说它危险

当美丽的物体 靠近身体

明明很吸引 内心却在远离

虚假的流言

是真实的利剑

看着这些歌词,仿佛是在鉴赏一部经典黑白电影,**黑白的色调下,潜藏着千百种人性。**

十年前,曾轶可个性十足,独特的绵羊音和自我的音乐使其饱受争议,喜欢她的人将其视为珍宝,极力维护她。不喜欢她的人对她嗤之以鼻,想尽办法抹黑她。

面对铺天盖地的流言蜚语,她输了。

十年后,曾轶可依然个性十足,即便再次站在竞赛的舞台上,她也没有就此妥协,就像她在《开饭啦!唱作人》里的态度:“然后每个人的时间都很宝贵,为什么浪费时间在不喜欢自己的人身上。”

能有梁博、曾轶可这么固执的人,真是华语乐坛的幸事

可这一次,她赢了。

赢了比赛,也赢得了认可。

十年过去依旧初心不改,曾轶可已然不是众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异类,而是华语乐坛独一无二的存在。

能有梁博、曾轶可这么固执的人,真是华语乐坛的幸事

毛不易是唱作人,但我觉得他更像是用声音绘图的画家。

当毛不易在节目里演唱《水乡》时,他只是静静的站在舞台上哼唱,随着古筝和笛子的奏响,眼前出现波光粼粼的湖面,江南独有的画船在上面荡漾,河岸杨柳吹拂,远处白鹭扑打着翅膀。

能有梁博、曾轶可这么固执的人,真是华语乐坛的幸事

| 图片来自微博@我是唱作人

不用去江南,便已身在江南。

很难想象,这个出生自东北的大男孩竟然有着一颗细腻柔软的心,就连歌词都是那么的唯美动人。

我想毛不易小时候,肯定没少读李清照的诗词。

青底白花油纸伞

采一片莲叶清香飘在两岸

长亭和垂柳作伴

暗下来薄雾不散不见远山

一方天地风轻水软

水绿天蓝蓝 白鹭一行路辗转

听完毛不易这首《水乡》后,大众评审忍不住惊叹:“毛不易是一个有4D效果的歌手,他只要一开口,你就会感觉下雨了,起风了,然后那个西湖的水雾被风吹过来了。”

能有梁博、曾轶可这么固执的人,真是华语乐坛的幸事

就像第一期节目里毛不易演唱的《东北民谣》,通过“梅花”、“烈火”、“月牙”这些意象的描写,以及除夕夜新娘对新郎望眼欲穿的故事,勾勒出被东北黑土地被冰雪掩盖后的独特风情。

还有第二期节目演唱的《小王》,如何将一个人的故事凝缩到一首歌里,其实并不容易,毕竟故事很多,篇幅却不长。

能有梁博、曾轶可这么固执的人,真是华语乐坛的幸事

| 图片来自微博@我是唱作人

毛不易的心思很敏锐,他寥寥几笔,通过捕捉生活中的各种细节,将当年自己的境遇像画展一样铺陈在我们眼前。

如果我在角落里遇见他

碰巧有风吹乱他的头发

我会慢慢靠近给他肩膀

分担他一路重重的绝望

为什么毛不易会被许多歌迷叫做“少年李宗盛”,原因无他,歌里有故事。

可毛不易这种风格,面对挑剔的大众评审,竟开始遭到质疑。

在他们看来:“毛不易老师的作品,还是在他原先的这种歌曲的风格里面,就是没有做任何特别多的改变,如果他没有更多创新,大众会审美疲劳。”

能有梁博、曾轶可这么固执的人,真是华语乐坛的幸事

面对落败,向来不自信的毛不易却突然刚了起来:“我不会说因为我这场赢了,或者这场输了,我就调整,再改歌服务现场,我觉得这个就失去本身你创作的目的了,我们不是为了比赛而作的这首歌。”

能有梁博、曾轶可这么固执的人,真是华语乐坛的幸事

比赛很重要,但留下属于自己的作品,更重要。

这就是毛不易态度,也是梁博、曾轶可的态度。

《我是唱作人》是一个让人害怕、又让人不舍的舞台,面对大众评审刁钻的眼光,8位唱作人每一期都处于强压之下,甚至费尽心思创作出来的作品还有可能被否定。

可当陈意涵被淘汰时,言语中满是对这个舞台的不舍和留恋。

因为它除了能给唱作人带来关注和热度,最重要的是,它能给到一个自由创作的空间。

你可以唱整整3分钟都只有伴奏,没有人声的歌曲;你可以尝试从未接触过的说唱;你可以足够自我、足够实验。

正因如此,梁博、曾轶可、毛不易才敢坚持自我,在独属于自己的领域里深耕。

能有梁博、曾轶可这么固执的人,真是华语乐坛的幸事

| 图片来自微博@我是唱作人

他们当然也在乎名次,但更珍惜的,是能够在自己的领域里大展拳脚的机会。

华语乐坛如何百家齐放?

我想,当这些唱作人不迎合听众,不写套路式的口水歌,都将自己的风格做到极致时,乐坛才会有旺盛的生命力。

评论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48岁的韩红出了首很炸的Rap,听完我只有Respect!

音乐猛料

双11想听腾格尔唱《恋爱循环》,结果他不光没唱还骂我丑

有话直说

泰国每年都要靠抽签让国民服兵役,连人妖也不放过...

果酱君

音乐圈的水很深,我带你探一探

文章数
605
阅读量
356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