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受邀去亚洲最牛逼音乐节压场的人,全中国也就只有他了!

诗与远方 能受邀去亚洲最牛逼音乐节压场的人,全中国也就只有他了!

2018年6月23日,在传说中断壁残垣的“三八线”上,一场呼吁和平的音乐节正在悄然举行。 这场音乐节策划时间只有六个月不到,却在极短的时间内汇聚了…

2018年6月23日,在传说中断壁残垣的“三八线”上,一场呼吁和平的音乐节正在悄然举行。

这场音乐节策划时间只有六个月不到,却在极短的时间内汇聚了28个乐队,囊括中国、日本、法国、英国等多个国家。

这是DMZ和平列车音乐节,也被大家称为当代的“伍德斯托克”。

因为它的举办地就在DMZ,三八线上。几十年前这里曾被一份为二,变成如今朝鲜和韩国。

在过去的岁月中,陆陆续续的战争,致使上万人战死。

直到现在,这片土地依旧布满地雷,被两国被大炮重重包围,是最危险的边界。

但在这两天时间内,大量观众从世界各地赶来,只为亲自见证这个音乐节,如何改变朝鲜、韩国数十年的纷争。

很多人都说这场音乐节是圆满的,但有人不这么认为,主办方马丁始终有个遗憾:

“第一届因为时间仓促,有一个大牌音乐家没请到,是崔健。”

一年后的现在,第二届音乐节即将开办,崔健来了。

在公布的海报上,一个大大的“Legendary”写在上面,传奇。

这位在中国摇滚史上留下重重一笔的老炮,曾打破常规,开创时代,唤醒无数混沌、迷茫的人。

如今,30多年过去,崔健将再次用他的嗓子,为朝鲜、韩国两国人民带来爱与和平。

这个音乐节的举办,源于一个伟大的创想。

2017年11月,一位来自英国的资深音乐策划马丁,来到首尔参加活动后,也去了一趟DMZ缅怀历时。

这块土地位于三八线附近,248公里的边界,双方各自退后两公里,是朝鲜和韩国的军事缓冲地带。

而区域之外,放眼一观,两国的大炮虎视眈眈的隔着DMZ相望,四周铁丝网丛生,军队在两旁24小时戒备,时刻准备持枪上膛。

唯独DMZ这片荒无人烟之地,伴随着上万人的死亡,以及地下尘封的百万颗地雷,保留着一丝和平。

看到此情此景,马丁心中百感交集,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用一场伟大的摇滚演出,来改变这个世界。”

于是他当机立断,从设想到方案,再到具体实施。一个音乐节的创想,在DMZ上空浮现。

图片来源非军事区和平列车音乐节事务局

 

最初,就连马丁自己也没有想到,事情如此错综复杂。

跑两边的有关组织、部门,找相关人员解决各种问题,找边境军方沟通,避免音乐节上的呐喊误以为战争……

一个多月后,马丁遭遇组多波折,终于在朋友的牵线搭桥下,同首尔市市长取得联系。

音乐节正式落地,距离DMZ边界线仅170米,门票全部免费,上万张预定入场券在开放30秒后被一抢而空。

但马丁团队依旧心惊胆战,一边有条不紊的筹备,一边时刻担心朝韩双方的突变,音乐节随时面临取消。

图片来源于非军事区和平列车音乐节事务局

 

去年4月,朝鲜、韩国的《板门店宣言》让几十年的军事纷争落下帷幕。经历几个月紧张窒息的气氛,终于可以松了一口气。

马丁等人顿时大喜,立马昼夜不歇的加快筹备音乐节。

2018年6月23日,一个值得载入历史的时间点。继49年前的“伍德斯托克”后,上万人带着爱与和平的信念,从全球各地汇聚到DMZ。

人们在军队、地雷、以及充满无形死亡气息的硝烟面前,不顾炮火的威胁和咆哮,在现场静静聆听摇滚乐

图片来源于非军事区和平列车音乐节事务局

 

因为时间仓促,虽然大部分顶级音乐家没有参加,但音乐节汇聚了28支乐队,中国、英国、日本等多个国家。

草东没有派对就是唯一一支中国乐队,被安排在临近在压轴的时候演出。

当乐队一行人在现场唱起丧丧的《大风吹》:“怪罪给时间,他给了起点,怪罪给时间……”

台下的外国影迷,虽然语言不通,却依然跟着旋律甩头,蹦跳。

这个DMZ和平列车音乐节,堪称当代的“伍德斯托克”。

如果不是这场音乐节,大多数人可能已经忘了“柏林墙”。

曾几何时,柏林墙就像三八线一样,把柏林一分为二,撕扯着人们的自由。

它的建造和崩塌持续28年,在这期间无数家庭支离破碎,人们流离失所,只能隔墙相望,期待另一边的安定。

曾经,人们无数次来到柏林墙,在那里高喊民主、自由,却被军队强行镇压。

曾经,人们无数次想跑到墙的另一边,去见一面亲人、朋友,却在魔鬼线的边缘倒在血泊中。

这堵墙挡住了无数人身躯,却挡不住渴望自由、渴望和平安定的灵魂。

 

1986年7月19日,布鲁斯·斯普林斯汀首次越过柏林墙,用一场摇滚演唱会唤醒了30万充满焦虑,被锁在墙对面的年轻人。

当时,30万年轻人从德国各地赶来东柏林,把演唱会团团围住,数百万人在老旧电视机前等待直播。

在这场持续4个小时的演出上,他唱了32首歌,其中有一首是鲍勃迪伦的《自由的钟声》。

唱这首歌之前,他朝着台下大喊:“今天我站在这里,不是因为某个政府邀请了我,我来这里为给你们唱歌,总有一天所有的围墙和壁垒都将消失。”

人们下意识的醒悟,原来自己生活的世界如此荒唐,推到那道巨墙的声音在心中酝酿。

仅仅1年多,柏林墙轰然倒塌在历史中,摇滚唤醒了大家渴望自由的灵魂。

32年后,距离柏林上万公里外的大洋彼岸,历史在DMZ再一次上演。

就像策划人马丁说的:

“我们策划这个音乐节时还是冬天,短短六个月后,世界局势发生巨大的改变。现在我感觉自己在见证历史,就像柏林墙倒塌前夕,那种感觉简直一模一样!”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仔细看,你会发生,DMZ和平列车音乐节仿佛应运而生。

同样的分割,同样的战争,同样的呼唤爱与和平,除了时代变了,没什么不一样。

这次虽然没有布鲁斯·斯普林斯汀,但除了崔健外,还有地下丝绒的John Cale、以及韩国的郑泰春、朴恩玉。

 

地下丝绒乐队曾逆时代行走,让摇滚乐不再只是音乐,而是充满自省和呼吁,给无数人带来灵魂的启发。

郑泰春、朴恩玉也一样,他们用民歌走过一个又一个时代,始终坚守自由。

这场音乐节的意义只有一个,停止战争。

你有多久没有听过《一无所有》了?

是一年两年,亦或三年五年,还是更久以上。

也许你会惊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首歌已经从各大平台下架。

1986年,崔健首次在演唱会上一嗓子吼出《一无所有》,一个时代诞生了。高亢的嘶吼,让 一群寂寞、失落、迷惘又无奈的青年们,开始思考 。

人生到底该是循规蹈矩,还是激流勇进、打破常规?

总之,有一点毋庸置疑,崔健开创了一个新时代,为广袤无边的中华大地埋下了摇滚乐的种子。

这颗种子生命力堪比顽石,在崔健的嘶吼下慢慢滋养成长,陆续感染他人。

这就是崔健,一个戴着一顶红五星帽子的摇滚老炮。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而今,崔健即将登上DMZ和平列车音乐节,他和地下丝绒乐队、韩国的郑泰春和朴恩玉两人,有个共同的代号,是传奇。

但对于崔健来说,滚君更认为这是他的宿命、也是《一无所有》的宿命。

58年前,崔健出生朝鲜族,仿佛宿命早已安排他登上音乐节。

33年前,崔健开创中国摇滚时, 用《一无所有》喊出一个时代, 那一年是1986年, 国际和平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如今,在这个朝鲜与韩国呼吁和平刚一年的时候,在这个群星云集的音乐节。

在中国,能上去压场的人,崔健必定是第一个。

就像三十多年前,崔健用《一无所有》唤醒80年代中国青年一样。

这次老崔将带着他的嘶吼,站在朝韩“三八线”上,继续干着同样的事情。

这是宿命,是巧合,是历史的轮回。

 

参考文献:

《非军事区和平列车音乐节: 在停运铁路上奏响的“和平之歌”》- 韩民族日报

《史无前例!朝鲜边境禁区边上,第一场国际音乐节》- 一条

评论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香港事件发生之后,华语说唱圈都干了哪些牛逼的事儿?

有话直说

还记得当年迷过的女神吗?我以为她们一定不会老

音乐猛料

我在《明日之子》半决赛直播现场,发现了很多人看不到的内幕

魔音三太子

万般皆苦,唯茶酒相伴

文章数
859
阅读量
307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