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被审查20年的禁片之王,在电影里偷偷为我们藏了无数彩蛋

有话直说 这位被审查20年的禁片之王,在电影里偷偷为我们藏了无数彩蛋

在昏暗的舞厅里,年轻的人们带着面具,随着迷离的音乐起舞。 在转动的彩灯下,舞台上的女主唱轻扭着腰,用她独有的凄美声线唱出这欢场里的悲怆: …

在昏暗的舞厅里,年轻的人们带着面具,随着迷离的音乐起舞。

在转动的彩灯下,舞台上的女主唱轻扭着腰,用她独有的凄美声线唱出这欢场里的悲怆:

总是恋着最初的飞扬叹欢乐太匆匆的散场

 

这是娄烨的新电影《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中的一幕,有很多乐迷在这场纸醉金迷的迷幻里一眼认出,台上那带着面具摇曳生姿的歌手,就是久未露面的姜昕。

电影中饰演唐奕杰的演员张颂文回忆,在片场看到姜昕的时候觉得特别吃惊:“她真是神一样存在的人,就像是你把窦唯请来去演一个龙套,窦唯还特别愿意。”

但其实回看娄烨的所有电影,就不难发现他的每部片子里,都藏了无数关于独立音乐的彩蛋。

他总是将这些不太流行的音乐,代入到潮湿迷离的气氛之中,而时代和人物就模糊在情绪里,共振出关于美和破碎的故事。

每听一次歌,电影里的迷幻情绪和眩晕感就再次袭来,让人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娄烨曾说,摄影机无法捕捉到精神,但是音乐能让人听到,音乐能把观众直接推到你想传达的情绪当中,但如果音乐选错了,可能观众也会理解错信息。

“音乐对电影来说挺危险的,又特别有效。”

这位被审查20年的禁片之王,在电影里偷偷为我们藏了无数彩蛋

同为第六代导演的王小帅,一直记得1985年北京电影学院的考场上,冒出来的这个磨磨叽叽的上海学生:

当时考音乐,大家坐一块儿,就像电视节目上的抢答。这边放出一曲古典音乐,他随口就说出那是莫扎特第几,然后再来一圈又放曲子,他又说莫扎特第几,那天放的全是莫扎特,他全说对了,我们都答不出,把我们给弄傻了。

 

这个上海学生是娄烨,父亲娄际成是上海青年话剧团演员,考试前正在演《莫扎特之死》,家里天天放莫扎特的音乐,北电的考试就让他这么好运地碰上了。

娄烨原本也是喜欢听音乐的:古典、流行和爵士,什么好听来什么,80年代的北京,最不缺的就是文艺。

这位被审查20年的禁片之王,在电影里偷偷为我们藏了无数彩蛋

1989年,娄烨为自己的毕业短片《耳机》寻找男演员。

他在中戏宿舍跟朋友聊天,看到一个年轻人进来借火,然后离开,朋友介绍说这是贾宏声。

就这样,两人认识了,贾宏声成为娄烨毕业短片《耳机》的主演,由于找不到相关的资料,滚君只能从片名猜测,这部片子应该跟音乐相关。

而在两人之后合作的长片《周末情人》里,娄烨直接用摇滚乐的呐喊,表现了属于那个年代青年的压抑和反叛。

这位被审查20年的禁片之王,在电影里偷偷为我们藏了无数彩蛋

王志文一改以往的知性帅气,在片中撩动着刘海戴上蛤蟆镜,成为一个摇滚乐队的主唱。

邓丽君、披头士被娄烨用来渲染时代,而真正表现那时年轻人的青春躁动,还是摇滚。

片中红色部队的一曲《累》,唱出了电影里每个人梦想和现实之间的落差和矛盾,那是属于中国“垮掉的一代”的不安和愤怒:

我想坚强也想倔强可我没有勇气意已成灰光阴似流水时间那么珍贵今天你我依旧什么都不会我不想荒废也不想累赘怕的是这一切全都成白费活的疲惫活的受罪这个世界为什么让我这么累

 

从第一部正式的长篇电影开始,娄烨就开始拿音乐作为人物情绪发泄的出口。

那些音乐和晃动的镜头一样,粗糙却又真实得直戳人心,成为他电影里的最独特的一道亮色。

这位被审查20年的禁片之王,在电影里偷偷为我们藏了无数彩蛋

跟王家卫一样,娄烨的拍电影是自由的。

没有固定的剧本,也从不排练,演员沉浸在角色当中,电影只是给了他们真实的场景,他们可以随意发挥,只为追求最自然的反应和状态。

这位被审查20年的禁片之王,在电影里偷偷为我们藏了无数彩蛋

娄烨挑的演员,很大程度上跟角色十分贴近,而他为电影挑的歌,也都几乎贴合了演员的故事。

拍《苏州河》时,周迅跟窦鹏在谈恋爱,他写了《恍惚的眼前》送给她,而她向娄烨举荐了这首歌。

娄烨坐车选外景时,一直在听这首歌,歌曲迷幻忧郁,就是他想呈现在《苏州河》里的情绪。

这位被审查20年的禁片之王,在电影里偷偷为我们藏了无数彩蛋

在很久之后,周迅提到与窦鹏的这段感情:

我始终觉得,爱一个人就是爱一个人,不管他做什么,不管他怎样,只要爱上了就去爱。

 

跟《苏州河》里她饰演的美美一样,她怀疑爱情,却又相信爱情,她在爱里脆弱,却又因为爱情坚强。

而在《颐和园》里,娄烨用了大量的歌来铺垫出那个时代,而其中最能让人引起共鸣的,则是郝蕾这首《氧气》。

这首歌本是经典话剧《恋爱的犀牛》里的主题曲,郝蕾在其中饰演女主角明明,娄烨把这首歌沿用在到《颐和园》里。

这位被审查20年的禁片之王,在电影里偷偷为我们藏了无数彩蛋

这首歌慵懒而激烈,像极了郝蕾自己,也像极了她演的那两个角色,她们都是一心向爱的女孩,爱就要爱得用力、激烈、刻骨铭心。

娄烨的电影能看见人,而这些人的故事里能听见歌。

这位被审查20年的禁片之王,在电影里偷偷为我们藏了无数彩蛋

除了跟演员本身契合的歌曲,娄烨的电影里还有很多国内独立音乐。

《浮城谜事》里,李志颓然的歌声,唱出氤氲迷蒙的武汉,让人看到日常生活中大家的浮躁和慌乱。

《推拿》里,尧十三哀伤的悲歌,连上惘闻的超脱,唱出湿冷阴暗的南京,让人感受到无力反抗之后的那声叹息。

而在《风中有朵雨做的云》里,娄烨选了姜昕的《夜》去感叹人间欢乐场的虚幻,用了王杰的《一场游戏一场梦》去表现爱情的虚伪。

娄烨电影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他能细腻又敏感地抓住不同的人、不同的环境、甚至是不同的时代里的情绪。

这位被审查20年的禁片之王,在电影里偷偷为我们藏了无数彩蛋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中,被剪得毫无镜头的陈冠希,用画外音讲了句台词:

所有事情都是这样,会过去,被忘记。

可是娄烨从不肯忘记。

娄他在拍《颐和园》前问自己,为什么要拍这部电影?当时他给出的答案是:

“拍吧,不拍就忘了。”

于是他去寻找那些普通人的故事,用音乐交织在一起,故事被染上了娄烨特有的氛围,向人扑面而来。

这位被审查20年的禁片之王,在电影里偷偷为我们藏了无数彩蛋

时代走的太快,生活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了样子,时间也带走了我们曾经闪着光的理想和向往,大家都向前冲着,感受着变化又迅速遗忘变化。

只有在夜深之时,偶然听到曾经的歌,回首才发现自己已经走了很远。

歌曲是发泄情绪的出口,娄烨的电影也是,他在用自己的方式,为我们旁观着时代的变化,还原着曾经的故事。

我们能在他的电影里看见自己,看见曾经的爱情、迷茫、告别和自我流放。

娄烨帮我们记录着生活,证明着时代。

 

评论

魔音三太子

万般皆苦,唯茶酒相伴

文章数
844
阅读量
292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