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13年陈奕迅这首歌突然大火,原来比《十年》更扎心...

诗与远方 时隔13年陈奕迅这首歌突然大火,原来比《十年》更扎心...

朋友,我当你一生朋友。

听说人越到中年越爱回首。

想起曾经萦绕心头的往事、聚散离合,心里五味杂陈,脸上却风轻云淡。

这种五味杂陈是人生,是爱情,也是友情。就如李宗盛的《山丘》:“越过山丘,却无人等候。”那是人生。

如陈奕迅的《十年》:“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那是爱情。

又或是陈奕迅的《最佳损友》:”人说朋友我当你一秒朋友,朋友我当你一世朋友。”那是友情。

人生、爱情、友情…散场难免,尽兴而归。

最佳损友

陈奕迅所有的情歌中,莉莉安最爱的是《十年》,很多人说这首歌能让他哭。

其实陈奕迅的歌能让你潸然泪下的不止有《十年》,一首《最佳损友》也能让你泪流满面,最近任素汐为电影《绿皮书》献唱的中文推广曲正是这首《最佳损友》。

听了任素汐国语版的《最佳损友》之后才发现,原来这首歌恰似王维为友人写下的那两句诗: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世界畅销书《岛上书店》中有句名言: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一书一世界。 在我看来一曲又何尝不是一个世界。

这首由陈奕迅演唱的《最佳损友》其实是杨千嬅与黄伟文绝交后,黄伟文写给杨千嬅小姐的,这首不到四分钟的旋律中藏着的是黄伟文和杨千嬅长达十年的友情僵持。

这世间让人“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不只是爱情,还有友情。

这十多年来黄伟文和杨千嬅,两个人的名字总是一起出现,曾经他们的关系有多好?

作为能够撑起香港乐坛半边天的填词人黄伟文,那个时候杨千嬅的歌大多数都是由他一手操办。

从1996年杨千嬅的第一张专辑开始时,黄伟文就是杨千嬅的御用词人。

黄伟文为杨小姐量身定制了很多歌,时间倒回2000年,刚出道不久的杨小姐拿下人生中第一个叱咤金奖,在领奖的时候她哭的稀里哗啦: “我什么都没有,唯独心口写着”勇”字。

后来她进军影视圈,主演电影《新扎师妹》黄伟文为她写了一首《勇》作为她的电影插曲 :“我没有温柔 ,唯独有这点英勇。

也许是因为合作比较多,也许是意气相投,黄伟文和杨千嬅成为了好友。除了音乐上的合作,他们两私底下经常一起逛街喝茶吃饭。

时隔13年陈奕迅这首歌突然大火,原来比《十年》更扎心...

时隔13年陈奕迅这首歌突然大火,原来比《十年》更扎心...

她演电影,他就甘愿跟随她为电影饰演配角,甚至是客串。黄伟文曾说过,只要是杨小姐的电影,哪怕是不给钱也要演。

《玉女添丁》《新扎师妹》《干柴烈火》中都能看到黄伟文的身影。

时隔13年陈奕迅这首歌突然大火,原来比《十年》更扎心...

她失恋他就陪他喝酒:

“那夜她收工后独自走进我在喝酒的夜店,连续点了八杯Long Island Iced Tea,他后来没说而我也一直没问,那个令她哭崩的是谁,我只静静地陪着她喝,直到扶她上了的士。这是做朋友的最高境界。”

时隔13年陈奕迅这首歌突然大火,原来比《十年》更扎心...

这段经历,被黄伟文写成歌送给杨千嬅,正是大家熟悉的《可惜我是水瓶座》:“要是回去没有止痛药水,拿来长岛冰茶换我半晚安睡。”

作家廖一梅说:“我们这辈子,遇见爱,遇见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见了解。”

你看杨小姐多幸运,身边有个如此懂她的朋友。

分道扬镳

音乐上的相知相遇让两人相见恨晚,但同时也是因为音乐上的分歧两人渐行渐远。

说起缘由,就不得不提到林夕。这两位都是香港乐坛举足轻重的填词人,而他们都很偏爱杨千嬅。

时隔13年陈奕迅这首歌突然大火,原来比《十年》更扎心...

2001年,杨千嬅发行的专辑《Miriam》里同时收录了林夕的《姊妹》和黄伟文的《野孩子》。杨千嬅觉得林夕的词写的实在是太动情,于是选择《姊妹》作为这张专辑的主打歌。

或许是杨千嬅的无心之举,但是黄伟文却很在意,他觉得在某种意义上他输给了林夕。

就这样一个很无奈的误会成为了二人友谊破裂的开端。

2005年推出的专辑《Single》中,收录了4首黄伟文填词的歌曲,5首林夕作词的歌曲,而这张专辑的第一主打,作词还是林夕。

从这一年开始,他再也没有给杨小姐写过歌。

后来黄伟文这样写道:“其实我一直怀疑杨小姐不曾喜欢过我为她写的词,那些道谢,直觉上都是客套话。但一直不太喜欢却一直采用,也许才是种更伟大的包容。而我,真的,都尽力了。”

“尽力了”三个字显得那么无力,是对他们这段感情岌岌可危的无奈,也是对黄伟文自己那份敏感的妥协,两个人就是因为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误会,谁也不愿意让步。

也许因为彼此之间的那一份傲气,两个人的友情被消耗到干瘪,可明明只要给它冲一点点气就能饱满起来,但是谁也不愿意做那个先开口的人。

就如一位网友在《最佳损友》评论中写下的一段话:

“小孩子才会问,你怎么不理我了?而成年人,大都是不追问、不解释、是一种心照不宣、是突然走散、是自然消减、是一种冰冷的、相互默契的疏远。”

 

恰好在那一年黄伟文入行十年,举行了十周年音乐会,这几年与他合作的歌手都有出席,唯独没有看到杨小姐的身影。

时隔一年后,黄伟文写了《最佳损友》,特地让二人共同的好友陈奕迅演唱。其实这首歌是写给杨千嬅的。作曲的Eric Kwok打电话叮嘱杨千嬅,一定要听。

后来的某天,杨千嬅在车载音响上听到这首歌,突然抑制不住地大哭起来。她说,最触动的她是那句:却没人像你让我眼泪背着流,严重似情侣讲分手。

是啊,他们之间像极了恋人之间的走散,一个打死不说,一个缄口不言。

我当你一世朋友

如此,在往后的十年里,杨小姐的新专辑,再也看不到黄伟文的名字。

2012年彼时黄伟文要办一场作品音乐会,在邀请名单上有黄伟文的众多好友,还有合作的歌手,从头看到尾就是没有找到杨千嬅的名字。

大家都以为杨千嬅真的不出席,后来据说黄伟文邀请过杨小姐,那会儿她正有孕在身,一开始并没有答应,直到作品会临近时杨千嬅才决定要去。

后来杨千嬅说因为我们以前约定过:如果彼此结婚或演唱会,另一位无论如何都会去。

小王子中说:“如果你四点来见我,那么我从三点开始就感到快乐。”黄伟文接到杨千嬅要出席的消息,提前好久去给杨千嬅准备礼物,期待着作品会上她的出现。

那天晚上怀有身孕的杨千嬅到场献唱三首歌。她感慨道:“人与人之间感情、感受,不是旁人那么容易理解的,他帮我写的歌又岂止十几分钟能唱完呢?就唱三首他亲自挑选的歌。”

当《可惜我是水瓶座》的前奏响起,挺着大肚子的杨千嬅突然现身,台下的观众几乎要疯狂,尖叫和欢呼声让她措手不及,以至于杨千嬅要调整身后背的控制器,将话筒音量调大点。

时隔13年陈奕迅这首歌突然大火,原来比《十年》更扎心...

等到杨小姐三首曲子唱毕,黄伟文突然手捧紫色鲜花出现,推着紫色婴儿车缓缓走上台。杨千嬅哭到妆都花了,眼泪里有太多的情绪,释怀、放下、和解、愧疚…百感交集。

而此时台上的音乐正是陈奕迅的那首《最佳损友》:“朋友,我当你一秒朋友;朋友,我当你一世朋友。”

两人台上这一拥抱被粉丝称为“世纪一抱”。

他一直记得杨千嬅喜欢紫色,于是他跑遍全香港,只为找到那辆紫色的婴儿车。

时隔13年陈奕迅这首歌突然大火,原来比《十年》更扎心...

七年过去,两人这“世纪一抱”总归是将这么多年的芥蒂给放下,昔日弄丢的好友也终于在彼此念念不忘下又回来了。

自2005年两人疏远之后,2015年时隔十年,黄伟文给杨千嬅写了首歌叫《最好的债》。

2017年,杨千嬅在演唱会上唱起这首歌,她说:

“十多年前这个野孩子跟她的最佳损友,,因为一些事情,彼此的执着,或是态度上的问题,这笔债就冻结了。到了今天突然之间有机会,在一个公众场合,大家重新看到这笔债,其实我想赖皮的,可不可以让这笔债一直这样欠下去,我们可以一直欠下去就能一直有机会再合作。”

 

“你我这样欠着真的好心酸”,此时黄伟文出现在台上,依旧手捧着杨小姐最爱的紫色花束, 这一次的拥抱比上一次更加用力。

彼此红了眼眶,但是心里却多了一丝喜悦。

时隔13年陈奕迅这首歌突然大火,原来比《十年》更扎心...

十多年前黄伟文在《最佳损友》里写下:朋友,我当你一秒朋友;朋友,我当你一世朋友。”

十多年后一首《最好的债》:自上次离去那一天,确实有太多机会可碰见,很可惜彼此也是太绝没有心软。

好在“你我这样欠着真的好心酸”的债,最终还是相互偿还,是最佳损友,也是最好的债。

评论

魔音三太子

万般皆苦,唯茶酒相伴

文章数
844
阅读量
292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