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李志都要靠签大公司才能还清房贷,音乐人想赚点钱真是太难了…

音乐猛料 连李志都要靠签大公司才能还清房贷,音乐人想赚点钱真是太难了…

到底是谁的错

年关将至,正是各大公司开年会的时间点,其中最让人羡慕的莫过于那些明星公司了。

比如下面这场年会,舞台上除了能看到老板,还能看到受万人追捧的艺人。

自动草稿

仔细看下不难发现,画面中间有五位歌手,从左到右分别是薛之谦、许嵩、李志、郑钧、老狼。

等等……这个画风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李志、郑钧、老狼和薛之谦、许嵩同台?这简直是破次元壁的画面啊!

到了举杯庆祝环节,大家很自然的分成了两拨。

自动草稿

网友的讨论主要集中在李志身上,感叹连圈内人气最高的逼哥都签了大公司,这个世界不会好了。

近期李志在GQ采访里说,靠着签约费终于还清了房贷。采访原文里写到:“签约后,他拿到一笔钱,终于在40岁这一年还清一套两居室的房贷。有了钱,他又能买很多琴,还送了自己一台电脑。”

音乐人穷,似乎已经成了所有人的共识。连李志也不例外。

但是作为有才华、有流量的音乐人,到底为什么赚不到钱呢?

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深思。

李志的走红发生在千禧年后不久,靠着一首又一首的音乐作品和一篇又一篇的豆瓣文章,很多文艺青年开始喜欢上了这个唱歌“一比吊糟”的糙汉子。

2010年他第一次在南京跨年,命名为《我们也爱南京》,请来了老狼、万晓利、张玮玮、周云蓬等民谣圈大咖,确立了圈内一哥的牢固地位。

没过多久,国内民谣热爆发,年轻人爱上了《董小姐》和《南山南》,也哼起了“港岛妹妹”和“我们生来就是孤独”。

市场为民谣开了一扇大门,就等有才华的音乐人往里跳。

陈粒和好妹妹进去了,马頔和宋冬野徘徊在边缘,李志扛着“不签公司”的大旗继续死磕。

2018年他签约太合后,很多人都奇怪,逼哥这几年难道真不赚钱?

“可作为歌迷,数字专辑、音乐节演出、巡演,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付费啊!怎么就没钱了?”

“甚至出个文化周边,还不忘支持下。”

因为成本,巨额成本啊!

自动草稿摄影师:七仔

作为音乐人,自己开公司和签大公司完全不一样。

第一,大公司更能控制成本

大公司因为系统能力强,在任何事情上都有成熟的解决办法,不仅成本低、风险也低,且节省精力。

这就好比老罗做手机,产品设计层面不弱,但出货量少,导致生产成本大,抗市场风险能力差。产品本身再好也没用。

第二,大公司更能利用资本的力量

如果从赚钱的角度看,大公司的资源整合能力,可以接触到市场头部资源,对于音乐人的变现,完全是质的飞跃。

所以,就如李志这样的头部独立音乐人,想挺直腰杆赚钱,也不是那么的容易。

音乐行业毕竟是一个分工细化的行业,想要凭自己一个人搞定所有事,并且还能赚到钱,难啊。

可能有人要问了,李志写了那么多首歌,光版权费每年就应该不少吧。

汪峰在2016年底公开演讲,说过一件事:

加拿大摇滚女歌手 Alanis Morissette 靠几张专辑,能有过亿美金的版权收入。而他自己历年来的音乐下载量达到3亿次,而通过版权获得的收益只有60万。如果放在国外,这个数字可能要加上两个零。

所以说连汪峰靠版权费都养不活自己,更别谈其他音乐人了。

比如音乐人林海,他的纯音乐很多人都不知道名字,但基本都听过。

各种视频配乐、婚礼现场都被用烂了,比如这首几乎所有人都听过的《琵琶语》。

但他却在微博坦言,“虽然我的音乐作品是天下谁人不识君,我自己却穷困潦倒”。

自动草稿

音乐人戴荃的处境也是如此。

2017年,戴荃就曾曝光了一件令人心寒的事。他所创作的《悟空》两年来三千多万播放量,但版权收入竟然为零。

除了播放量高,2016年《悟空》还被几大卫视的金牌节目陆续翻唱,包括央视的《星光大道》,湖南卫视的《我是歌手》、北京卫视的《跨界歌王》、江苏卫视的《蒙面歌王》、浙江卫视的《中国新歌声》。

就这样,版权收入还是为零。

简直让人触目惊心!

自动草稿

在中国,音乐版权问题这么久了还是没有彻底解决,其原因发人深省。

刚进入互联网时代,盗版非常之夸张。夸张到所有播放器平台,虾米也好、网易云也好,一开始都是通过盗版资源积累用户的。

2015年开始,国家版权局强制各大平台下架无版权音乐,导致一大批播放器平台纷纷倒闭,或者合并,如此才有了目前寡头格局。

按照道理,既然版权都这么严格了,音乐人为什么还是没收入呢?

因为中国网民的音乐付费率极低。

那为什么付费率低呢?其实这是中国互联网跳跃式发展决定的。因为人口红利,互联网免费模式大行其道,导致别说听音乐付费了,用户连看个新闻还能赚钱呢。

QQ音乐用户付费率3.6%,而欧美最大的音乐播放平台Spotify的付费率却高达43%,差了10倍还多。

所以音乐人怎么能有可观的收

其实这个问题并非无解。无非就是有一个平台,能利用音乐作品持续产生收益。

但按照目前用户听歌付费的习惯,音乐播放器想要做到这一点还需要至少三年时间的发展。

如果说单纯的音乐播放器做不到,那什么样的平台有可能能做到呢?

今天滚君特地在北京参加了一场线下演出,虽然对嘉宾阵容不熟,但听说他们都通过自己的音乐赚到钱了,所以好奇去看了看。

演出名称叫“快手音乐人之夜”。

自动草稿小蓉大兵、胡子歌、刘鹏远即兴合作演唱
自动草稿“快手音乐人之夜”大合照

原来他们都是快手签约的音乐人,靠着平台提供的分成机制,获得了可观的收入。

比如快手平台里有一位叫 曲肖冰的女孩,一首原创的作品 《重新喜欢你》在快手的使用量达到234万,几个月直接赚了近百万。

自动草稿

滚君深究后发现,除了像曲肖冰这样的头部IP,普通音乐人也能依靠整个平台的普惠原则,获得自己的收益。

音乐人贺世哲加入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其原创的对唱歌曲《今生只为遇见你》使用量达67万,一个月分了20余万。

太让人惊讶了!

这些作品是怎么被这么多用户,使用在视频拍摄中的呢?

深度探究后我了解到,快手是借助人工智能大数据,将作品进行精准推送。基于对用户和音乐的理解,实现用户与音乐之间的精准匹配,帮助音乐人迅速找到喜欢他作品的人,实现更多的作品使用和传播。

被更多人听到或者使用后,即能解锁奖励机制,享受现金回报。

总之,这个机制一次性解决了版权问题、分发问题、分成问题, 对音乐行业的良性发展来讲,无疑是一剂良药。

自动草稿

“把音乐与互联网深度结合,就会赚得比较多。”这是目前众多音乐人在变现之路上比较一致的看法。

快手为音乐人搭建的这个市场化平台,就是将音乐与互联网做深度结合,实现音乐作品的稳定变现。

音乐人好好写歌,平台帮你变现。这种模式,才能让音乐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评论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华晨宇的乐坛逆袭,简直就是翻版的美猴王大闹天宫

有话直说

翟天临论文造假算什么,他老师比他会玩多了...

音乐猛料

陈冠希新电影终于要上映了,可镜头被删剪的只剩2秒…

海盗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746
阅读量
458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