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最值得说的三支独立乐队

摇滚 2018年最值得说的三支独立乐队

2018年,大概就是当下独立音乐圈正在黑暗中摸索的一年。

2018年,和过去的每一年一样,各大音乐节涌动在人们的视线里,争先恐后地放出海报。在这熟悉的洪流中,有一个音乐节脱颖而出,以星光璀璨的阵容,夺走了人们的关注与讨论。

它就是仙人掌音乐节。

当崔健,黑豹,唐朝,张楚,郑钧,许巍,谢天笑,李志,二手玫瑰,陈粒,万青等独立音乐圈中的振聋发聩的名字先后登台,这很难不让台下的观众有一种穿梭时空的感觉。快三十年过去了,独立音乐从在地下沉默蛰伏,到站在聚光灯下,和流行音乐分庭抗礼,拥有一批忠实的听众。它真的成长了,破土而出,生生不息。

2018年最值得说的三支独立乐队

可自从大众的喜好被流量绑架,在羊群效应的驱动下,从民谣辗转到嘻哈。热闹之余,我们也不得不承认,百花齐放了几年后,独立音乐的发展出现了停滞。这也很正常。有的乐队开始不断在音乐性上突破自我,和听众们熟悉的模样渐行渐远。有的乐队或许忙于商演,灵感很难在匆忙的时空中从容迸发。而我们普罗大众的审美品味,也在螺旋上升的过程中,进入了一个沉淀的阶段。

但如果说2018年的中国独立音乐圈是一片汹涌的大海,星光惨淡的夜空下,我们暂时看不到那些耀眼的作品。可仍然有这么几首单曲,几张专辑,像汪洋中的灯塔,一闪一灭,燃起微弱的光芒。它们的光亮或许比不上灿烂的晨曦,可在黎明来临前,这些执着的坚持,还在传递温暖的希望。

2018年最值得说的三支独立乐队

让我们从野外合作社的《台风》说起吧。毕竟,在一个商业化越来越成熟的时代里,有一支乐队还敢逆流而上地推出一张包裹着前卫摇滚的概念专辑,他们锋芒毕露的野心已经难以掩盖。

2018年最值得说的三支独立乐队

在整张专辑中,最先吸引我的作品是《绝对安全》。长达七分钟的歌曲里,野外合作社不断填入各种各样的音乐创作。前奏的采样声之后,一段带着布鲁斯气息的吉他声和鼓点就拉开了整首歌的帷幕。当主唱王海洋开口后,他那粗糙的音色和戏谑的口吻,为这首歌平添了几分荒诞的幽默感。

可辛辣的暗喻却在旋律之下不怀好意地翻滚。无论是“不知道黑色是黑夜的常态,白色是任意涂抹的”,抑或“你可知在一个全民按摩的年代/连拆迁办都要改成征收办公室”,都让我产生了无数直击当下的联想。而这些复杂纠葛的意象,在王海洋唱出那句“此时此刻,你抱着你那如一的悲伤/像极了,一个伟大的诗人”之后,那些碎片化的,关于泱泱大国的写照,全都尘埃落定。

这是一个让人缺乏安全感的时代。被汹涌的无力感裹挟着,我们像风中无根的野草,被吹向难以预料的方向。可能今天你在他人身上目睹的灾难,就会成为明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命运。于是,王海洋如黑色幽默般地,讥讽着不曾存在的“安全感”。一如我们面对现实的无奈时,百般不可诉说的情绪无处宣泄,最终只能浓缩成一句轻描淡写的自我安慰。

但这张专辑的艺术性并未停留在刻画时代的层面上。《爱人》这首歌中,主唱王海洋成为一个朦胧诗诗人,自由地施展他的才华。

以模糊空旷的电吉他旋律作为开端,失真的音色像渲染在画布上的墨色,将空间狠狠撕开。当“星星”、“火把”、“生铁的光”出现在我耳边时,汹涌的迷幻旋律把我拽回了那个属于海子、顾城、北岛的时代。我们有多久没在独立音乐的环境里听到如此诗意的歌词了?初听之时,我甚至有种错觉,以为王海洋从历史灰尘中翻出了某首古老的现代诗,把它镶嵌进前卫摇滚的框架里,构成相辅相成的和谐感。

在这首简短的朦胧诗中,我最喜欢的一句就是“今夜,我的灯塔已不再停泊众神/只有爱人轻轻的敲门声/和今夜无扰的梦”。由歌词带来凌乱纷飞的画面感,在深沉忧郁的旋律配合下,将朦胧诗的美学意境发挥到了极致。我很想问问王海洋,他是不是曾经也喜欢捧着海子的诗,让自己的幻想与思念在黑夜里四处飘零。

除了《爱人》,专辑中的另一首歌,《复活》,也带给我强烈的震撼。与其说是一首歌,更不如说这是一首配乐诗朗诵。和李志曾经在跨年音乐会上演唱的那首《北岛》相似,王海洋在这首歌中营造的形象,就像一个冲锋陷阵的烈士,面对时代的巨浪,勇敢地一去不回。

除了经典的摇滚三大件之外,野外合作社在这首歌的编曲中,把钢琴的音色作为听众耳边的主导。作为乐器之王,钢琴在情绪感染力上的优势,得到淋漓尽致的呈现。不仅钢琴与王海洋的情绪一同起伏,段落间出现的吉他与鼓点,也不断强化着歌词中猛烈的意象与喷涌而出的情绪。

这首歌的歌词已不需要细致的解构,字面意义的理解早已跨过思考的停顿,直击心灵深处的共鸣。如果说曾经的腰乐队,用一张《相见恨晚》,让每个独立音乐的爱好者在沉醉之余,感慨相见恨晚的遗憾。那么这首《复活》,就像多年后遥远的回音,让我重新期待,还有更多优秀的独立音乐作品,用一腔孤勇,站在时代的对面,以卵击石地自由绽放。

2018年最值得说的三支独立乐队

如果你是一个热爱老派摇滚编曲的歌迷,喜欢吉他贝斯鼓点相互涂抹的色彩,那么一定不能错过《诚实假日酒店》。这首长达七分钟的作品里,接近一半的时间都交给吉他solo。但这漂亮的独奏里,却没有丝毫炫技的刻意感,反而让人惊叹吉他手刘遥高超的技艺。充实的尾奏让我不禁怀念万青那首《在这颗行星所有的酒馆》。

2018年最值得说的三支独立乐队

成军二十余年后,作为国内后摇领域老大哥的惘闻乐队,在2018年的初秋,发布了全新专辑《看不见的城市》。正如《0.7》中代表性的《Lonely God》,曾经的惘闻痴迷于用绵长悲伤地旋律叙事,用沉默后爆发的结构让弥漫的情绪喷薄。

2018年最值得说的三支独立乐队

直到《岁月鸿沟》的出现,他们在音乐中注入的焦点忽然变成了辽阔的时代与城市。而这种深入生活细节的观察,注定是冰冷的,克制而隔着一段距离。

在《看不见的城市》专辑简介中,乐队核心谢玉岗写下了这样一段话:“2016年初,当惘闻完成了《岁月鸿沟》最后一天的录制,我们在大雪封门的录音室里重播录音档时,我想,下次一定要做一张暖色调的唱片。至于怎样进入暖色,我们还完全不知道。”

而后,惘闻乐队远赴冰岛,在世界边缘的冬日极夜里,他们和来自美国的制作人一同创作了一张温暖而精简的唱片。在录音室里痛快地尝试新设备,把玩难以寻觅的新乐器的过程中,惘闻的诉说核心,重新回到了几百万人一同孤独生活的城市里。

和许多人一样,我最喜欢的作品,也是《水之湄》。这首歌像是用暖色调涂抹的油画,在吉他粗糙迷幻的音质背后,惘闻开始思索如何突破后摇的结构框架,如何避免使用渐进的层次重叠,表达厚实的空间感。

如琵琶声坠入玉盘般清脆的吉他点弹,混合着像轮胎在柏油马路上摩擦的质感,这是整首歌在编曲层面上带给我的惊喜。而后熟悉的吉他音质与鼓点,又与铺陈的噪音相互糅合,在空中形成跌宕起伏的粗线条,缠绕着盘旋上升。

相比大多数有歌词的独立音乐,后摇对“温暖”的理解显得格外独特,好像只要站在黑暗与抑郁的对面,就可被称为“温暖”。与《Lonely God》不同的是,这首《水之湄》弱化了细节上的考究,反而在音境上营造了一种“荒芜感”。大概对于惘闻来说,浑浊的城市就是一片失去活力的水泥荒原吧。

而专辑中的另一首作品,《竹鹤》,却在让人感到惊讶迷惑的前奏之后,洒下一片如晨曦般温柔的光芒。这种忽然的转变,恰恰是以稳定的鼓点作为主体,辅以空灵的器乐声,让这张专辑的“暖色调”变得更为明显。

在专辑的末尾,《大连,勿语》回归了每一个后摇歌迷最熟悉的三段式结构。而这首歌的编曲中,清脆的铃声与低语的吉他,在第一段就铺下了温和的情绪。随之而来的忧伤弦乐,组成了第二段编曲的核心。悠长的音符,像是呼唤每个在城市拥挤生活中失落迷茫的灵魂,不经意间,挑起心中复杂敏感的触动。而最终步入高潮的第三段,在狂风骤雨的编曲中,一股大厦将倾的崩塌感逐渐充斥在整个音乐空间中。“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说的正是每一个渺小的我们。

2018年最值得说的三支独立乐队

图片来源网友浪味仙

惘闻乐队在《看不见的城市》中的创新,点缀在整张专辑的细枝末节里。这可能并不是一张终将成为经典的唱片,但它如同一块路碑,标记了惘闻二十年的音乐生涯。有多少乐队二十年后还在坚持寻找新的方向?又有多少乐队二十年后还活跃在录音室里,像一群初出茅庐的少年,沉浸在灵感迸发的欢悦里?

惘闻用他们隐忍不发的修行,给出了堪称业界标杆的答案。

2018年最值得说的三支独立乐队

正如我在前文所言,很多成名已久的乐队,陷入了创作上的瓶颈期。在这段无声无息的岁月里,他们并未停止思考与探索,而是耐心等待,直到一个恰当的时机,让情绪迎来水到渠成的状态,顺其而为。

声音碎片就是如此。在专辑《把光芒洒向更开阔的地方》发布十年之后,他们推出单曲《致我迷茫的兄弟》。一如既往地,这首歌延续了声音碎片特有的编曲范式与抒情风格,在鼓点与吉他的交织中,他们将目光投向大时代下每一个渺小的个体,每一个迷茫地努力生活的人。

2018年最值得说的三支独立乐队

我是从《陌生城市的早晨》开始了解声音碎片的。初听这首歌时,我就被前奏轻快灵动的旋律折服,在沉稳有力的鼓点中沉醉。这就是声音碎片最大的魅力,他们的编曲美学有着独特内敛的气质,游走在迷幻边缘的线条构成浪漫的氛围,如立于群山之巅,听林海随风翻涌。

与旋律相比,声音碎片的歌词也同样优美。“除了勇气我们一无所有/除了失去我们没有遗憾/拥抱晨光温暖你的爱人/唯有晨光从容,没有疑问/新鲜如初”,几乎每首声音碎片的作品中都有让粉丝津津乐道的金句。

而这首《致我迷茫的兄弟》从前奏开始,就以急促有力的鼓点让我耳边一亮。像是对歌名的回答,鼓点的力量感像一股暖流,直接涌入心底,安慰所有迷茫不安的灵魂。接踵而至的吉他并未喧宾夺主,而是低调地为鼓点留出舞台。如果说节奏撑起了整首歌的主体,那么旋律线条就是缠绕在古树身上的藤蔓,画出枝繁叶茂的生命力。

随后主唱马玉龙用柔韧的嗓音,唱出琐碎生活缝隙中的无力感,而后引领听众逐渐深入。同样地,这首歌中也有堪称画龙点睛的字句,在抛出主题的同时,悄悄升华歌曲意境。

“岁月让生命变得脆弱/机器让人性变得可疑/娱乐让思考变得可笑/当你在洪流之中挣扎/什么是你的救命稻草”,用“岁月”,“机器”,“娱乐”勾勒了时代的阵痛后,声音碎片在编曲中引入清冽干净的键盘音,像雨水落入平静的湖面,泛起的涟漪层层远去。递进的吉他与鼓点在末尾戛然而止,留下足够余音飘渺的空白。

在潮流中挣扎的痛苦,并不是一个新鲜的题材。可声音碎片用他们特有的思考,以寥寥数笔点清日常生活中复杂的焦灼感,又用诗歌般抒情唯美的画面,将矛盾与批判消融在平和的低语呢喃中。

2018年最值得说的三支独立乐队

最终,关于如何在迷茫中生存的问题,声音碎片也给出了他们的答案。如果荒谬与无奈的现实无法逃避,那么就让我们遵循坚定的信念,不屈服于唯利是图的浮躁,在孤独中保持对疼痛感的忍耐,将其化为支撑生命不断自省的土壤。

如果说过往数年,独立音乐圈子里的创作者们,以自身作为出发点,尝试放大细腻的情感,获得更广泛的共鸣。那么在2018年,像是一种无声的默契,许多乐队进入了一个更高的层次,以在空中俯瞰大地的角度,观察众生疾苦的浮世绘,在尝试突破小我的局限性后,将音乐主题放入暗潮汹涌的时代里。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会陷入停滞,但这并不意味着停滞是不好的,反而在足够的沉淀之后,才能重新厚积薄发。而2018年,大概就是当下独立音乐圈正在黑暗中摸索的一年。而野外合作社、惘闻、声音碎片,以全新的作品铸成灯塔,给予汪洋中等待的人,一点灿烂的希望。

评论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费玉清宣布封麦退休,这位“污妖王”正式成为了一代人的回忆

音乐猛料

蔡依林和阿信这几年偷偷撒了这么多狗粮,真的不考虑在一起吗?

音乐猛料

双11想听腾格尔唱《恋爱循环》,结果他不光没唱还骂我丑

摇滚客

摇滚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

文章数
1244
阅读量
966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