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岁郑钧的酷帅人生:我从来不当别人,只当自己

有话直说 51岁郑钧的酷帅人生:我从来不当别人,只当自己

郑钧,生日快乐
私奔 郑钧 长安长安

24年前,他叛逆且任性,披着一头长发赤裸着上身在酒吧里唱着《灰姑娘》,时不时摇晃着身体,迷人又血性;

24年后,他自由且随性,穿着光鲜亮丽的演出服在万人演出上嘶吼着《私奔》,依然会习惯性的摇晃身体,温和且静谧。

郑钧,51岁生日快乐!

51岁郑钧的酷帅人生:我从来不当别人,只当自己

1967年西安某大户人家,屋内响起一声清亮的啼叫,男孩呱呱坠地,母子幸福平安。

这个男孩,就是郑钧。

郑钧的爷爷是黄埔军校的传奇人物,父母是大学教师,出生在这样的知识分子家庭,八九不离十会走上一条从政或是从文的人生道路。

然而7岁时父亲的离世给整个家庭带来难以愈合的打击,郑钧自此在母亲和哥哥的抚养下成长。

由于家里欠下外债,母亲疲于工作,郑钧基本都是哥哥在管教。

郑钧的人生道路也因哥哥发生了改变。

51岁郑钧的酷帅人生:我从来不当别人,只当自己

郑钧的哥哥是一个摇滚迷,郑钧的音乐启蒙便是从哥哥手中那一盘盘国外音乐录像带开始的。虽然年纪小,但听着录音机里播放的The Beatles、Bob Marley、The Rolling Stone,内心不可抑制的产生痴迷。

1986年,崔健的一嗓子,在整个中国刮起了一股摇滚风。

以前天天听着国外摇滚乐的年轻人开始相信,中国也有牛逼的摇滚乐,中国也能将摇滚搞好。

郑钧就是其中之一。

1987年,郑钧两度报考大学后终于考进杭州电子工业学院,一边如饥似渴的接受国外60、70年代的流行音乐和摇滚乐,一边也听着崔健。

同时还拉上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组乐队,在校园里翻唱崔健的歌。

《摇滚校园》里有一句话:就算你是全世界最丑的人,但只要你加入摇滚乐队,你就很酷。

摇滚一直给人的感觉是酷,但很少有说帅的。

因此当外表冷峻,帅的一塌糊涂的郑钧出现时,惊艳了中国摇滚圈,只要有郑钧出现的地方,就能听见一堆少女的尖叫。

51岁郑钧的酷帅人生:我从来不当别人,只当自己年轻时的郑钧

高晓松在回忆当年的时候就嫉妒道:“郑钧年轻时候那个抢手啊,还有才华,在长相普遍猥琐的摇滚圈里十分突出。”

据说窦唯也评价过当时的中国摇滚圈:许巍的曲,张楚的词,郑钧的色(色相的意思)。

当郑钧一头长发,赤着上身在舞台上唱歌时,真没哪个女生能抵抗住他的魅力。

大学结束后,郑钧为了出国留学,跟着西安当地的草班子整天到处走穴演出,由于人员不够,郑钧又是主唱、又是吉他手,还是搬运工,甚至大半夜还要轮流照看设备。

无聊且寂静的夜里,郑钧开始写歌,《赤裸裸》就是那个时候写出来的。

同时也是这个时候,他无意间结识了黑豹乐队的经理人郭传林。

命运的转折从这开始。

一听到郑钧充满着西北人特有的苍茫遒劲的声音,郭传林当场就惊呆了,二话不说将郑钧推荐给红星合作社。

而红星合作社由于长期遭到魔岩唱片和大地唱片的挤压,一直过的不太顺心,想借郑钧这个小伙子狠狠打一场翻身仗。

红星合作社赌对了,郑钧花了近一年时间完成了他首张专辑的全部制作,一经发布,便惊动整个中国音乐圈。

51岁郑钧的酷帅人生:我从来不当别人,只当自己谢霆锋、冯德伦、郑钧

歌里直击当时的年轻人内心,道出了他们厌倦生活、不满意当下的彷徨,并用清亮的声音发出对未来、对远方的憧憬。

年纪轻轻的郑钧已然能够在中国摇滚史上刻下属于自己的烙印,还和许巍、张楚并称为“西安三杰”。

那个时候长的又帅,又有才华,性格还足够随性洒脱的郑钧,绝对是摇滚圈当之无愧的明星。

有一回郑钧受邀去学校里演出,站在台上,他说:“同学们,我来的路上,你们学校领导说除了《赤裸裸》,其他歌都可以唱。”听到这句话,台下的学生露出失望的脸色,然而他紧接着大喊道:“那么我的第一首歌就是……《赤裸裸》!”

刚说完,无论台上台下,都瞬间沸腾起来,一个个兴奋的不能自已。

这就是郑钧的人格魅力。

51岁郑钧的酷帅人生:我从来不当别人,只当自己图片来自摄影师@七仔好困

然而好景不长,在郑钧发行第二张专辑的时候,他和红星合作社已经闹掰了,加入了香港宝丽金,结果被老东家一纸告上法庭。

这个时候的郑钧,再也不是起初那个带领年轻人走向美好的摇滚青年,而是流连忘返于酒吧的醉汉。

每天不是在酒吧,就是去酒吧的路上,中午昏昏沉沉醒来打开门,门外就有好几个朋友迫不及待拉他去玩。

这种日子,他过了十年。

51岁郑钧的酷帅人生:我从来不当别人,只当自己图片来自摄影师@七仔好困

这段幽暗时刻不仅让他迷失了自己,还让他的婚姻分崩离析。

郑钧的生活一瞬间坠入冰下,整个人脾气特别暴躁,身心都处于紧张状态。

神经衰弱的郑钧恨不得私奔到某个无人的地方自个独自待着,甚至想过自杀。

后来才意识到,自己的目的不是当个音乐家,而是可以驾驭自己的人生就行。

为此,我们开始发现郑钧过上了半僧人式的生活,他去过中国西藏,去过不丹,也去过尼泊尔,和大师们学习打坐修禅。

51岁郑钧的酷帅人生:我从来不当别人,只当自己图片来自微博@郑钧

一天打坐六、七个小时已成习惯,随手还戴着用于念经的珠子。

在修禅的这段时间,郑钧的情绪变的稳定,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然而等郑钧回过神来后,属于中国摇滚的年代已经过去,酒吧里再难看到留着长发、光着膀子嘶吼的年轻人。

那群曾经一起战斗过的朋友也渐渐消失在大众视野,就连自己好不容易发了首新歌,也再难掀起波澜。

似乎摇滚不再,郑钧的魅力也不如当年。

2017年6月24日,郑钧“私奔”演唱会上,当他和高旗两个公认的滚圈颜值扛把子站在一起时,台下近两万人满含热泪。

虽然他们的容貌开始衰老,唱功大不如前,甚至出现了小小的“车祸”。

可他们俩全然不顾这些,郑钧抱着吉他又唱又跳,高旗在台上摇头晃脑,唱的越来越嗨。

台下的观众仿佛回到了90年代,而郑钧和高旗也一如从前。

前两天,正好是郑钧儿子Jagger的生日,这个年纪的Jagger特别喜欢潮流新颖的玩意儿,因此生日当天穿着电音圈明星Alan Walker的衣服,并表明他就想当Alan Walker。

面对儿子的选择,郑钧作为老爹只能语重心长的教诲道:“当别人多没意思啊,我从来不想当别人,就想当自己,希望你也能这样”。

51岁郑钧的酷帅人生:我从来不当别人,只当自己

属于摇滚乐的90年代已经过去,就连这些老炮的儿女也开始听起电音、嘻哈这些潮流音乐。

面对现状,这些老炮渐渐消失在大众视野。

或许当郑钧再次站在台上时,台下已经没有几个人认识他,更不会再有少女飞扑到他怀里,就连他苦苦写了首新歌都不再能引起任何波澜。

但那又怎样?

这个时代不属于他们,但他们至少在属于他们自己的年代辉煌过,耀眼过。那些无数个寂静夜晚写下来的歌,不知拯救了多少青年迷惘的心。

在滚君看来,曾经帅气迷人的郑钧确实老了,但我们青春里的他,依旧夺目。

封面图片来自摄影师@七仔好困

评论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被封杀近一年后,Pg One发了首歌diss所有背叛他的“兄弟”…

音乐猛料

中国制躁Ⅱ 七只中外乐队、四个多小时演出——只为跨年!

音乐猛料

如果青春只剩一张绝版海报,你会把谁贴在自己的床头?

摇滚客

摇滚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

文章数
1140
阅读量
863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