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了这首歌,公路就没有了故事

诗与远方 少了这首歌,公路就没有了故事

公路之歌 痛仰乐队 不要停止我的音乐 记得大…
公路之歌 痛仰乐队 不要停止我的音乐

记得大学某节毛概课上,滚君迟到不幸坐在第一排,顶着毛概老师的口水,翻开了才买的《在路上》。

一个下午就把这本书翻完了,具体情节早已记不清,但是看书时的那种感觉还记得。

都说《在路上》是经典小说,代表着嬉皮士运动,影响了一代青年人的生活。

可滚君当时坐在教室里看完,找不到这一群人,整日酗酒,纵欲、吸毒,到底如何经典。

现在回想起来,只觉得当年自己太年轻,《在路上》这本书的价值,不是里面的故事精彩动人,对白金句迭出,而是因为“在路上”本身,就是一种意义。

少了这首歌,公路就没有了故事
获得普利策文学奖的小说《愤怒的葡萄》中,作者这么形容美国66号公路。

“他们从支岔道路、从火车线、从密布车辙的乡村路汇入66号公路, 66号是母亲之路,是飞行之路。”

这条贯穿美国东西的交通大动脉,在上个世纪30年代中,见证了美国的“西部大开发”。

那时的冒险者们,幻想着西部的黄金海岸,梦想着一夜暴富的机会,开着车驶上66号公路。

66号公路往西走,代表着逃离过去的饥荒生活,代表着新的希望,代表着美好的生活,就在下一个拐弯的路口。

只要你愿意上路,梦想和自由就会迎风扑面而来。

少了这首歌,公路就没有了故事

受到《在路上》的启发,痛仰写了《再见杰克》。
一句“再见杰克”,告别的是大理路上相遇的那些旅人;一句“再见凯鲁亚克”,告别的是那个曾经在路上的自己。
跟美国的公路66号一样,中国也有条路,每年有千万人自东向西踏上这条路,被称作是“一条比记忆还长的路”——318国道。
如果说美国的66号公路,代表自由解放的愉悦,那么318国道,就代表着“朝圣者般的孤独”。

没有美国西部一望无际的畅快,终点也不是碧海沙滩的加州,318国道从上海出发,终点是西藏。

318国道上一路上有高原和峡谷,有严寒和酷暑,那些走上318国道的人一开始,就知道他们即将经历的磨难。

少了这首歌,公路就没有了故事

韩寒写的《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里的主人公,开着一台老旧的旅行车拐上了318国道。

他一边在路上遇见新的朋友,一边在回忆那些曾经逝去的朋友。

沿路上有为了生计匆忙闪过的背景,有虔诚的徒步朝圣者,有骑车骑摩托进藏的爱好者,我们可能在任何时间和地点里,遇见和之前人生完全没关系的人。

我们可以共享一段奇怪的旅程,一个神奇的故事。

然后车不停向前开,风景和人都在消失在身后,大家偶然相遇然后匆忙离去,谁都没有一条注定要走的路,路上的相遇注定是为了分离。

少了这首歌,公路就没有了故事

韩寒后来拍了《后会无期》,沿袭了《1988》的公路故事,继续讲在路上遇见的那些人和事。

“你连世界都没观过,哪来的世界观。”电影里这句抖包袱式的台词,却是那些在路上的人们的精神信仰。

他们知道自己的世界观,不是电视上的巴黎洛杉矶,也不是口水歌里浪漫的土耳其。

他们的世界观,是走在路上思考自己需要思考的事情,经历自己没经历过的一切。

他们不仅重新认识世界,也重新发现自己。

少了这首歌,公路就没有了故事

《后会无期》的主题曲《平凡之路》,成为诸多驴友、公路爱好者们在路上最爱播放的歌。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我曾经失落失望 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 才是唯一的答案

 

几句歌词,就写完了路上曾有的所有迷茫。

出发不一定代表着改变,在路上也不全是惊喜。

在路上的意义,不过是在翻越了山丘之后,回首才懂得无人等候。

在穿过人山人海之后,懂得平凡,但绝不平庸。

 

评论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古天乐又被曝出大料!一件事持续做了13年,太狠了

音乐猛料

《乐夏》结束后的第37天,刺猬乐队凭新歌再次刷屏朋友圈

音乐猛料

周杰伦称霸华语乐坛20年,下一个20年还得靠他撑着?

魔音三太子

万般皆苦,唯茶酒相伴

文章数
860
阅读量
316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