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一无所有人的年轻人,如今都成为了成功的创业者

诗与远方 30年前一无所有人的年轻人,如今都成为了成功的创业者

“我的青春生于1980年,绽放在90年代,最终死于2000年” ——此后再也没人见过那青春怒放的80年代。 还有人记得,或者听说过30年前吗? 那是一…

“我的青春生于1980年,绽放在90年代,最终死于2000年”

——此后再也没人见过那青春怒放的80年代。

还有人记得,或者听说过30年前吗?

那是一个物质匮乏,却精神富足的天堂,70年代被压抑十年之久的人们,脑海里深深烙下了“改革开放”。

记忆里,当时最流行二八自行车,缝纫机和大哥大,还有人们男婚女嫁以人品为首要条件…

那也是一个如诗如歌的时代,音乐、诗歌、电影、文学都在苦难后迸发出光芒,人们把生活统统写进其中,留下蕴含深厚的人文气息。

一大批怀揣理想的青年从中涌出,崔健、张楚、海子、张艺谋、陈凯歌…

30年前一无所有人的年轻人,如今都成为了

1986年,崔健在工体第一次唱起《一无所有》,一嗓子吼出中国摇滚,也震惊了当时一无所有的年轻人。

1989年,诗人海子在山海关卧轨自杀,仿佛一杆旗帜倒下,中国诗歌渐渐走向“死亡”。

毫无疑问,那个时代属于这两个男人,一个代表摇滚的“开始”,一个代表诗歌的“死亡”。

在生命和事物的两个极端,他们用殊途同归的方式唤醒了一批人。那批人从中看到了追求物质压倒追求精神的颠覆,萌发出“创业”的信念。

30年前一无所有人的年轻人,如今都成为了他们大都是30年前的一无所有的年轻人,对于高晓松笔下白衣飘飘的年代,可望而不可及。

但他们深受80年代摇滚精神的影响,被大家称为“理想主义创业者”。在苦难的动荡岁月中披荆斩棘,走出了一条血路。

现在提起张小龙可能大部分人都不熟悉,可要是提起“微信之父”,都会有一张油然而生的敬佩感。

30年前一无所有人的年轻人,如今都成为了

一个硕士毕业于高等学府的人,在互联网进军之际,竟然放弃稳定的生活,猛的转身一头扎入互联网的时代浪潮中。

那是1994年的夏天,离“中国摇滚乐势力红磡演唱会”还剩几个月,张小龙满怀信心的南下广州,想开发出属于自己的软件。

他试过游说朋友、找人帮忙,都一一无果。

没人会像他这么傻,旧时代的体制枷锁牢牢锁住绝大部分人。

张小龙只好单枪匹马,利用晚上的时间夜以继日的敲代码,经常一干就是一晚上。

30年前一无所有人的年轻人,如今都成为了

也有人会说,张小龙为什么要这么拼命?

那是他的实现理想,回敬生活的方式,没人知道张小龙究竟敲了多少代码?

但所有人都记住了,三年后风靡全国的 Foxmail。当它累计200W用户的生活,腾讯也只有10 w而已。

张小龙收获了漫天赞誉的同时,也有一个不足的地方,就是没钱。

他忍痛将自己的“孩子”卖给了别人,一个人去了西藏,整整消失5年。直到阴错阳差的进了腾讯,将QQ邮箱起死回生,开发了微信。

30年前一无所有人的年轻人,如今都成为了

但是张小龙有个骨子里的执拗,他将《蓝莲花》设为QQ邮箱背景音乐,把崔健的《一无所有》放到微信的版本更新页面。

当面试新的产品经理的时候,他把“喜欢摇滚”当作最后一个关卡。如果不喜欢,可能面临的就是淘汰。

所有人都忘了,张小龙亲眼目睹摇滚的出生和崛起,摇滚精神给予了他极强的信念。

在团队开发遇到难题的时候,他会带着研发人员一起听摇滚乐,听着听着灵感就来了。

30年前一无所有人的年轻人,如今都成为了

而张小龙如此,能够成为顶头上司的马化腾也不差。

1998年,创业之初的马化腾,在人满为患的深圳算不得什么体面,QQ因为免费,自然没有多少收入来源。

那个年代的人们,仿佛做什么都有干劲。

当张小龙已经开发出属于自己的软件时,马化腾还在担心用户的问题。

几个合伙人天天跑去学校拉用户,等到有了用户,却没有人聊天,只好假扮女孩子陪聊,营造出社区很热闹的样子。

30年前一无所有人的年轻人,如今都成为了

等到用户有起色了,马化腾又陷入资金的问题,每天都在想法设法的拉融资,经常蓬头垢面,甚至为此做了两次腰椎手术。

即使如此,融资的燃眉之急依然没有丝毫缓解,国内没有人敢做这么个风险投资。

那是属于马化腾的动荡岁月,那段时间腾讯办公室还是借的一个舞厅而已,破旧的电梯,80年代迪斯厅的大红灯,仿佛倾刻间便会掉下。

30年前一无所有人的年轻人,如今都成为了

和大红灯一样即将掉下的,还有80年代的马云。

似乎比什么都要早,82年的马云正面临人生中的第一次高考失败,被迫做搬运工、登三轮谋生活。

出乎意料,因为一句话让马云看到了曙光:“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关键处却往往只有几步”

但第二次高考依旧落榜,第三次要考遭到家里极力反对,靠上夜校复习,马云最终离本科分数差5分,因为人数没招满,被调配到本科外语专科。

30年前一无所有人的年轻人,如今都成为了仿佛马云这关键几步,差出了好多年。

先成为大学老师,又辞职创业做翻译社,生意极差的时候,还要靠着卖袜子补贴公司运营成本。

第二次创业找父母姐妹借了2万块做“中国黄页”,最后被别人当作骗子,却依然像个疯子一样满城市的说服客户,可因为理念不同,将所有股份送给员工后再次离开。

第三次创业的马云与政府合作,依然没能看到曙光,反而限制在政府的条条框框下,最终选择退出。

30年前一无所有人的年轻人,如今都成为了

那一年是1999年,马云35岁。

他没有丝毫颓废和气垒,也没有丧失从头再来的勇气。

没多久后,马云召开了一个18成员的全体会议,他在演讲中呐喊:“黑暗中一起摸索,一起喊,我喊叫着往前冲的时候,你们都不会慌。你们拿着大刀,一直往前冲,十几个人往前冲,有什么好慌的?

30年前一无所有人的年轻人,如今都成为了同样高考三次,人生差点坠落的还有俞敏洪。

只不过这点相对马云,他优秀的多,马云考了个专科,俞敏洪考上了北大。

这个经常自嘲“lose”、三流文人、痞子精神的男人,除了创业成功,好像还真找不出任何一点能夸的地方。

30年前一无所有人的年轻人,如今都成为了

1980年考了三次才上北大的俞敏洪,因为穿着布衣、挑着扁担、背着脸盆和棉被走进宿舍,非但没能成为一个传奇,差点成为了一个“笑话”。

在大学踽踽独行五年,没能去改掉自卑的毛病。留校任教四年,才分得一套10平方的房子。看到同学朋友出国留学,自己却三年都没能考上,只好办个小培训班挣点钱。

30年前一无所有人的年轻人,如今都成为了

当校广播极为罕见的播报他名字,却是因为私外办学被处分,北大广播连续播了三天, 北大有线电视台播放了半个月,盖着大红章子的处分通知书,在公示栏“展览”近两个月。

他的人生跌入谷底,却丝毫没有妥协。

俞敏洪选择一种三流文人的做法,主动请辞,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30年前一无所有人的年轻人,如今都成为了

但其实秉承理想主义精神的何曾这些人?

王健林、任正非这些30年前一无所有的年轻人,那个不曾为了理想主义而奋斗?

面对失败,他们从不曾丧失从头再来的勇气,反而在激流勇进中越挫越勇。

这些“无药可救”的理想主义者,经历过残酷现实的剥离,他们真正了解到了现实的丑陋。但任凭现实把他们遍体鳞伤,也从未放弃对理想的追寻。

30年前一无所有人的年轻人,如今都成为了而这些崇高的理想主义精神,却再也看不到了,生长在这个物质追求胜过精神追求的时代,似乎早已看不到创业者笃定的眼神。

80年代已经回不去了,那些经历过的人,再也看不到那样纯真的人文气息,还有那个百花齐放的美好时代。

即使那个年代没有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看不到随处可见的汽车公交,感受不到如此便捷的物流…

但所有人都不曾忘记那段年轻人挥斥方遒,为理想奋斗生生不息的时代。

80年代,我们回不去了!

评论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节目还未开播就拥有超高人气的他,凭什么这么招人喜欢?

音乐猛料

听完2005年这些神级专辑,我终于见识到了什么是华语乐坛的巅峰!

诗与远方

这些在《歌手》首战就惨遭淘汰的选手,其实可牛逼了

蒋脑丝

收了心的浪子不苟言笑

文章数
315
阅读量
96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