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烨老婆,才是名副其实的民谣老炮

音乐猛料 刘烨老婆,才是名副其实的民谣老炮

一位优雅风情的法国女郎与中国民谣的不解之缘。

不久前,老狼在微博转发了一条安娜与河乐队共同奏唱的视频,网友惊呼“刘烨老婆安娜唱歌水平相当高啊!”

 视频中的安娜一袭黑白长裙,把这首讲述犹太人千年盼归乡的歌曲诠释得空灵美妙,哀而不伤。婉转悠扬的旋律化作一粒粒银粉玉屑的音符,仿佛身处金色的耶路撒冷……

关于安娜,人们是从“刘烨妻子”、“萌娃诺一和霓娜的妈妈”这两个身份标签认识了这位来自法国的“中国洋媳妇”。

而多数人不知道的是,在这两个身份之外的安娜,还是位天赋异禀的乐队主唱。

在很多年前,这位优雅风情的法国女郎就与中国民谣结下了深深缘分。

【1】

安娜与中国结下缘分,是在1997年的冬天,被一场旅行所牵起。

那年安娜18岁,即将高中快要毕业的她,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北京之旅,这是她第一次来中国,刚好是中国春节。

一下飞机后,就直接去了天安门。当课本上被呈现无数次的巍峨红墙出现在面前时,她感动到哭: “我知道我在一个很重要的地方,离我的国家特别远。原来就是这里啊!“

从此,安娜的心里多了一份远在两万多公里的惦记。

后来,安娜离开法国尼斯的家, 去巴黎上大学,并特意选了中文系,一边学摄影暗房技术,一边打工赚钱。

和一般的法国女孩不一样, 安娜的父母是摩洛哥移民, 她一直有着犹太人的不安全感, 有“东方”情结,注重家庭观念,想独立,想赚钱买房。 这一点,倒是和很多中国人的想法一样,

 “我上辈子可能是中国人吧”。

2001年,大学最后一年, 安娜决定交换到北京做留学生。 喜欢摄影的她一到北京,就开始到北京的大街小巷去拍照。

拍胡同,拍公园,在二环桥、三环桥待半天,拍人,拍事情。

 △安娜摄影图/河酒吧

【2】

2002年,这位法籍来华留学生的人生,迎来了转折。

也是在这一年,“河酒吧”开张了。酒吧在三里屯南街,是野孩子乐队的张佺、小索和妻子一起开的。当时北京没有别的地方愿意让他们演出, 他们索性就自己开了个小酒吧,自己搭建舞台,不仅可以排练还可以演出。

△野孩子乐队

区区20平米的小酒吧,却容纳了很多乐队在这里演出的欢乐时光,也迎来送走了不知多少位迷茫与愉悦的酒客。

安娜第一次去了河酒吧,是2002年1月,那一天正好有野孩子乐队的演出。张玮玮戴着帽子,拉手风琴, 一群人快快乐乐,热热闹闹的。

在台下的安娜一下子就被那粗狂高昂的西北民谣所吸引。

△张玮玮

后来的采访中提到这段回忆,安娜说道:

“可能因为他们是西北音乐人,所以音乐中会有一些西方的元素。”

“这个是血里边的东西,我感觉是我的DNA认出了一些几千年之前的感受。”

自那以后,只要一有空,她就去“河酒吧”,很快便和乐队成员从陌生人混成了“好哥们儿”。安娜开心的将自己喜欢的各国音乐分享给歌手朋友们听,偶尔也会上台唱首歌。

△六月的一个早上,野孩子在河酒吧门口

在那段美好的时光里,她学会唱的第一首民谣,是野孩子乐队的《咒语》。

在偌大的京城,一群人陪你一起哭一起笑,这是北漂人最珍视的情感。和他们在一起待着, 像回到一个小家一样,特别放松。 好几个大年三十, 她都在河酒吧和好朋友们一起过, 留下了不少照片。

△民谣音乐人张玮玮拉手风琴,安娜摄影

 

△美好药店乐队,三里屯某照相馆,安娜摄影

△河酒吧舞台,安娜摄影

也正因为遇见了这群人,安娜觉得自己找到了留在中国的理由。

【3】

2002年,大学毕业半年后,安娜又从法国回到了北京,她找到了一份在中国的工作, 给法国解放报做摄影记者, 卖照片给国外的图片社。

“年轻的时候,你的朋友就是你的家人。”分别半年,安娜与野孩子的感情纯粹如初。

擅长摄影的她,决定用相机,定格下乐队成员万晓利、张玮玮等人在“河酒吧”的青春年岁。

△排练室,谢天笑

△美好药店演出, 在河酒吧。

△野孩子乐队,大年三十,演出现场,2002

然而,好时光总是有限,天下也没有不散的宴席。

当年11月,非典肆虐,河酒吧被迫转让,野孩子乐队也暂时解散了。

张佺去了云南,张玮玮去了新疆,只剩小索留在北京。可是谁也没想到,还没等到再次重逢,第二年,小索因胃癌去世了。

安娜听到消息后,悲痛不已。

△安娜写给小索的信

小索是乐队的主唱和吉他手, 也是他和张佺开的河酒吧。 这是安娜青春的第一个伤痛。

小索去世两天后,在一个纪念演出上, 安娜拍摄了“小索走了”系列的肖像照。

△小索走了,中间空白位子是留给小索的

自2017年10月起,她在北京展出了当年拍摄的不少作品,展览被她命名为《温度》。

△安娜摄影展——《温度》

展厅的一面墙上,展示着安娜给小索留言:

 “很多北京的音乐人,那些曾经被野孩子感动过的人都在为你歌唱。”

“我给他们拍照,心里思念着你,试着拍出你留在大家心中的影子。”

历经十几年,安娜用相机记录下了中国民谣的繁盛时光,她是这段壮志凌云时光的见证者与记录者。

后来,分别多时的小河,看了安娜的《温度》摄影展。

那近百幅黑白照片,勾起了他珍藏在心底关于北京的那段美好回忆。看完展,小河说,“咱们一定要做一些事情,因为这是我们的故事。”

于是他当即决定邀约几位旧时好友共同演出,不做商业售票,只在网络直播。只为了“让喜爱民谣的人们和大家一起感受这份岁末年初的温暖。”

今年一月,这支由安娜和小河、万晓利、张玮玮、郭龙等几位组成的乐队诞生了。

取名“河乐队”,是对那段“河酒吧”岁月的致敬与怀念。

演唱会当晚,安娜和几位老友一同唱起了那些年婉转悠扬的旋律。

 小河的《森林里的一棵树》,万晓利的《陀螺》,张玮玮的《米店》等十五首中国经典民谣,在中法语的“混搭”下完美演绎,迸发了新鲜的生机与活力。

有数据统计,开播当天,这场演出在各网络平台直播点击量累积超过800万。后来,这场美妙的演出被命名为“安娜和音乐朋友的聚会”。

 800万的点击不仅是对他们乐队歌曲的喜爱,更是感动于他们横跨十几年的黄金友谊。

今年四月,“河乐队”正式发布了他们的首张专辑《安娜和她的朋友们》。

安娜对大家说,“河乐队”约定以后要继续唱歌直到90岁。要将那个年代的执着与希望,就这样一代一代地传唱下去。

音乐没有国界,当年在“河酒吧”里,被跨国歌声所震撼的安娜,从此人生的旅程里,都被深深的刻上了中国民谣。

 就正如高晓松所说:民谣就像一根针,直接刺穿到心里去。

因为永远有人要倾诉,所以永远有民谣。

评论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本期《新说唱》杨和苏正面回应CSC,我想起了当年的Gai和PG One...

我的爱豆追起星来居然比我还拼命

有话直说

西海岸暴躁狗爷在线吐槽:瓶盖挑战算什么?有种给爷挑战这个!

魔音三太子

万般皆苦,唯茶酒相伴

文章数
854
阅读量
300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