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张伟:我15岁的时候就想死,到现在也没死

有话直说 大张伟:我15岁的时候就想死,到现在也没死

大张伟的人生是以悲剧做底色。

我的微信签名一直是:“只要你完美,我情愿破碎,无所谓。”

曾经有很多文艺青年朋友问我这是哪个作品里面的,说还挺好的,具有强烈的悲剧色彩。

我:是花儿乐队的《化蝶飞》里的一句歌词,我好喜欢噢。

于是我失去了一些文艺青年朋友。

我的这些文艺青年朋友每天都在伤春悲秋,他们深夜在自己的sns上po了一句自以为深情的话。

而我不怕被笑话的说,我觉得大张伟才是最具有悲剧色彩的人物。

别看他现在在舞台上段子一个接一个地往外蹦,“综艺咖”的人设深入人心。

但是早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显现出音乐方面的天赋,这之后的十年,全国人民都在看着一个天才的陨落。

当年北京崔健、唐朝乐队、黑豹乐队风头正盛的时候,北京的家长一边觉着这不是个正经事业,一边又暗戳戳地送孩子上少年宫学音乐。

那是还是小小的张伟也在此列,甚至还差点因为音乐特长而被保送当时北京的重点中学文汇中学。

可面试的时候一开口,大家都傻了,张伟变声了,最终只上了北京的209中学。

大张伟从小就自卑,觉得自己长得不好看,头皮底下截肢的运动能力,打人只能趁人家不在的时候往人家地上浇开水,因为:“他家地儿烫着了,他也能烫着。”

这听起来真的傻到不行。

但就是这样一个其貌不扬、又有点愣的“傻孩子”,伙同同校两个小孩王文博、郭阳做起了摇滚,天天放学后搁张家那不到10平米的小屋里练。

某日大张伟和同伴们正一如往常的在排练,被麦田守望者乐队的吉他手大乐路过听到。大乐将三人介绍到地下摇滚乐队聚集的忙蜂酒吧演出。

酒吧艺人统筹付翀发觉这几个少年颇有潜力——更具体而言,是作为创作核心的张伟写的歌词具备潜力,而与之相比,贝斯手郭阳当时还不能调准四根弦。

这三个小孩一下子就在北京摇滚圈子里火了,人人都认识他们。

郑钧和他们一块打台球儿,丁武给他们调效果器。

甚至当时是麦田音乐老板的宋柯都想签下他们,但没想到被他的手下付翀捷足先登。

1998年,付翀从麦田音乐辞职,开起经纪公司调教三个小孩。这一年,中国第一支中国未成年摇滚乐队,花儿乐队就这么横空出世,一鸣惊人。

一出道就被封为「第三代摇滚领军人物。」

仅仅14岁的大张伟写下了《静止》《泡沫》《稻草上的火鸡》等一系列歌曲,震惊了崔健、窦唯等一帮摇滚圈的老炮儿。

15岁录制的demo《放学啦》与窦唯、张楚等人的作品一起被收入专辑《中国火》。

“当时全北京的男孩子都想打大张伟,全北京的女孩儿都想当他们的果儿。”这句话虽然有夸张成分,但足以说明花儿乐队当年在北京市的红火程度。

可是在中国这种大环境下,摇滚根本没法立足,崔健、窦唯玩摇滚玩得那叫一个炉火纯青,但也没能出圈。

更遑论三个还需要靠家里人吃饭的小孩,三个小孩的家庭都是北京普普通通的家庭。

大张伟的爸爸妈妈为了给他买一台八千多块钱的燕舞牌音响,下班后要到夜市加班,摊煎饼、卖馄饨。

虽然那些歌曲备受赞誉,但是要写下那样的词儿,一个15岁的小男孩,需要有多深刻的理解和内心挣扎,旁人难以想象。

他曾在采访中透露:我15岁的时候就已经想自杀了,但是死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死如果能解决一切问题,那就最好。因为死后不能再死。当你到最低谷,任何一个好事出现就都是让你往上的。

为了能够写自己想写的歌,当年大张伟带着花儿乐队冒着两年没有任何演出,长期官司缠身的风险和“恩师”付翀解约了。

“我因国情与家境考量自废摇滚功能”这是大张伟解约新蜂之后说过的一句话。

成功解约后的花儿乐队,转身投入了世界五大唱片公司之一的 EMI,第二年就出了《嘻唰唰》,这一次的花儿乐队才真是在全国都开花了。

随身听、街边音响、手机彩铃都能听到大张伟那少年音唱了15遍的“嘻唰唰嘻唰唰”,而这首歌没能想当初预设的那样为他们带来宝马,相反,带来的却是抄袭风波。

抄袭事件出来后,大张伟从刚开始的震惊到委屈,再到坚决不认。

“我听歌记旋律的能力特别强,可是我记性又特别次。我们家mp3太多了,而且好多歌名上只写着’1’,’2’,我知道这是谁的歌啊。”

网络调查中,近六成的网友认为这是“无耻”、“狡辩”。

在随后几年中,虽然花儿乐队后续出了《花天囍世》《花龄盛会》两张专辑,但是却被一路唱衰。

如同乐评人耳帝所说,虽然他们十几岁出道,和王俊凯出道时一个年纪,但那时候的他们并没像TFboys一样有那么多“妈妈”,也没有人护着他们。

成员们从小就开始登高,跌这一下就再也没爬起来了。2009年,跟 EMI 合约还没满,乐队宣布解散。

同年,花儿乐队开了第一场也是唯一一场演唱会,李健和郑钧坐在下面当听众,我觉得同时也昭示这花儿的凋谢。

花儿的十年,赶上了中国摇滚乐的末尾和流行乐的开端。

曾经那个在舞台上大喊“花儿永远年轻”的大张伟,今年已经35岁了。

他早就不再写“我怀疑人们的生活有所掩饰”这样的词,反而在各大真人秀、综艺节目里面做嘉宾,一场又一场的通告,让他每天都能够听见“钱声儿。”

网上铺天盖地的新闻是,“大张伟台前欢乐,幕后伤心。”人人都在呼吁大张伟回去玩摇滚,玩朋克吧。

可是再谈起那所谓辉煌的90年代,大张伟能想起的,只有:

“演出的时候,底下一排小女孩堵着耳朵这么看我,看我跟挂鞭似的。他们喜欢坏的感觉,但是他们根本不喜欢那种音乐,好多人就是他妈肤浅到让你发指。我就是因为看他们前面第一排全是堵耳朵的,我觉得这种音乐不能干。”

我觉得大张伟的悲哀,不仅仅是年少成名到如今的卖笑取悦人,而是他这个人物本身就带着浓厚的悲剧色彩。

“全国六大智慧少年之一”这个封号就折射出了他的人生底色。

有人生下来就无忧无虑,快乐到老,但是大张伟没有办法。

他曾在采访中说,他无时不刻都在反省自己。反省自己,就是不断挑自己的错误。

这样的人,其实是没有自信的,而这一点从他刚出生到死都会一直伴随着他。能够与之对抗的唯一办法,就是一直不停的工作。

鸟叔psy曾经评论他的一句话我觉得很贴切:

人生近看是悲剧,远看是喜剧。

评论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黄旭说不投自己的就不是新疆人,新说唱的瓜我实在吃不下了...

诗与远方

被国内明星捧上神坛的伯克利,其实是美国最好考的音乐学院

有话直说

果酱君

音乐圈的水很深,我带你探一探

文章数
579
阅读量
338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