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声音舞台上唱《侠客行》的女生一开嗓,赵牧阳、许巍那些西北的记忆全回来了...

有话直说 好声音舞台上唱《侠客行》的女生一开嗓,赵牧阳、许巍那些西北的记忆全回来了...

大西北的血性苍狼!

 

这周《中国好声音》亮点不少,陈彼得老爷子的出现令我心潮澎湃。74岁高龄,却依旧对音乐葆有热血。

除此之外,一个叫李志宇的女孩毫无疑问成了全场的亮点。

她刚开口唱了第一句,全场观众就惊呼一片。

“前头是高山,后头是黄河”

如此熟悉的词句,大气苍凉的声音,让李健和周杰伦同时转身抢人,这也一下子把滚君带回了那原始纯粹的大西北。

虽说西北这地方,从地理上看,它总是容易被忽略。前头是黄河后边儿是黄山,粗旷又野性。经济、科技什么也都甘居人后,甚至连报考大学,它都算在了B区。

但是,这前头是黄河后边是黄土的方圆,在音乐圈里,却毋庸置疑是一块宝地。

好声音舞台上唱《侠客行》的女生一开嗓,赵牧阳、许巍那些西北的记忆全回来了...

尤记那时《中国好歌曲》第二季正在热播,这节目的参赛选手都有个特点,就是:“原创”,而原创的一个必备套餐,就是“自带乐器”。

吉他、钢琴、古筝,好歌曲的舞台上从不缺流行乐器,大家也都见怪不怪。直到一个极具民族特色的“中国大鼓”被摆在舞台中央,台下观众开始纷纷议论了。

这隶属于“少数民族”的乐器,似乎与这个流行音乐舞台格格不入。

这时,一个中年男子登场,头顶一个上世纪的小帽子,拿着两跟鼓槌,脸上褶皱颇多,白色衬衫在他身上,也似乎多了一分西北风沙的颜色。

鼓槌敲击到鼓面,与高亢的西北嗓同时发出吼声:

“前头是高山,后头是黄河”

又是这句熟悉的歌词,又是同样的全场观众惊呼。

没有别人了,他就是西北鼓王,宁夏人赵牧阳。

好声音舞台上唱《侠客行》的女生一开嗓,赵牧阳、许巍那些西北的记忆全回来了...

此次,他改编了自己十年前的作品《侠客行》,高亢的嗓音和锥心的鼓声,全场都因此地动山摇。

都说西北汉子中国最爷们,黄河边的歌儿最为震彻人心。

吼一声西北秦腔,孤影西出阳关,唢呐亮堂堂。

在那辽阔的320W平方公里的西北土地上,从来都不缺血性的草原苍狼。

从这里走出来的人,似乎都特别真诚,他们有个共通的特点,那就是:

作品在变,但人一直不变。

许巍其人 

许巍,就是大西北孕育出的一捧厚重敦实的“黄土”。

那是北京城已挤满28大杠的1994,西安却依然有着古韵天城的缓慢。那时,张楚和郑钧已在摇滚圈里如日中天,许巍却依然要为生计四处奔波。

好声音舞台上唱《侠客行》的女生一开嗓,赵牧阳、许巍那些西北的记忆全回来了...

要说起西安就不得不提“羊肉泡馍”,这也是许巍的最爱。然而一碗最便宜的泡馍都要4、5块钱,许巍根本吃不起。

一次排练结束,许巍路过泡馍店时,暗暗发下誓:“等我有钱,天天要来这儿吃!”

后来,许巍一直坚持创作。或许西北边儿的人都有互通的灵性,有次许巍从一个蒙古族的骑手里借来一把琴,也就1、2百的破琴,许巍刚拿到手,拨动了两个音符,倏然间,《蓝莲花》的旋律就出来了。

虽然这首歌作词的部分拖了五个月才出来。但这灵光一现的曲,却直到发表都没改过半分。

连王朔都对这首歌爱的不行,还给了个颇高的评价:“继崔健《一无所有》后,多少年都没再碰到这样的歌了。”

许巍一开嗓,即是一万年:“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

好声音舞台上唱《侠客行》的女生一开嗓,赵牧阳、许巍那些西北的记忆全回来了...

大西北走出来的人,不单单有那质朴的民风,还有的,是他们的一腔赤诚。

2015年,许巍为青藏高原纪录片创作了歌曲《第三极》。谈及创作缘由,许巍表示是纪录片中震撼的故事激发了他创作的热情,更称“整个创作过程非常连贯,通透。”

从自然总出的人,总是愿意以同样的方式,回以自然。

郑钧其人

 郑钧自7岁丧父后,“打架”就成了他唯一的专长。在学校不受老师待见,和母亲在一起做的最多的事是奔波求医。更是不断折腾自己,每天喝大,早上醒来都不知道在谁家,可以说是十分完美的被生活驾驭了10几年。

可就是这样血性的西北苍狼,叛逆浪子,却也在历经年岁、信仰、婚姻之后,变成了一个柔情的男人。

他拍电影、上综艺,人们好像快把那个赤裸着上身大汗淋漓的郑钧忘的七七八八了,但是这种浪漫,却成了他人生的另一个标签。

其实仔细想来,我们又何尝不是和郑钧一起蜕变。从那个攒下几周生活费买个卡带的小我,长成了音乐节中摇旗呐喊的大我。

张楚其人 

衰老从来都不是一个过程,它就是一瞬间的事儿。

1994年后的20余年,张楚几乎销声匿迹了。对于年轻人而言,张楚是个极度陌生的名字。

前两天,《我的时代和我》纪录片张楚篇播出,他坦言:“我这两年过的特别不好,我的内心有魔鬼。”当我看到现在的张楚,和船夫对话时,仍在讲那句:“我没有女朋友”,一瞬间有些心疼。

不哗众取宠、不随波逐流,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能踏实下心来做点自己喜欢的事儿是多么可贵,又是多么不易。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好声音舞台上唱《侠客行》的女生一开嗓,赵牧阳、许巍那些西北的记忆全回来了...

从《黄土地》、《红高粱》唱出第一声西北起,这个偏远之地就从未暗淡过。那之后,西北诞生了一大批富有民族创造力的艺术家。

许巍、郑钧、张楚、赵牧阳,西北的艺术绝不止于此。

我时常想,这前是黄河后是高山的偏远之地,为何能诞生一批又一批极具民族创造力的艺术家?或许是因为这片土地从小即是华夏文明的发源地。

在这样的地方,所有人对于劳动人民内心的感受都倍加深刻,所以你听他们的创作,也就越发感同身受。

在西北人身上,我看到的是集体。

宁夏中卫的赵牧阳、陕西西安的郑钧、许巍,还有那混迹陕西的张楚。

感谢20年来,这些西北走出的歌手为我们带来的震彻。同样期待下一个20年,除这些,大西北能涌现出更多的血性苍狼!

愿这个浮躁社会下痛苦挣扎的我们,也能为自己的生活奋力争上一把,即便身处枪林弹雨,仍能是那迎头而上的血性苍狼!

评论

摇滚客

摇滚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

文章数
1257
阅读量
979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