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豹乐队惨遭侵权,这次除了综艺节目,还有强大的音著协!

有话直说 黑豹乐队惨遭侵权,这次除了综艺节目,还有强大的音著协!

这个行业不能再烂下去了!

一个月前,李志用一条长微博一炮打响了独立音乐人维权之战。

这一炮,宛如崔永元的天价合同,在原本风平浪静的音乐圈炸开了一朵巨大的水花。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李志的事还未落下帷幕,戴荃、赵雷…一个个音乐人都站了出来,扛起了维权的大旗。

在舆论支持下,这些音乐人基本上都得到了广大网友们的声援,维权之路虽然波折,但也有了一定的底气。

而有这么一个人,他也站了出来。

和李志、赵雷动辄大几十万的粉丝相比,他的支持者只有寥寥数几,而在这为数不多的关注者中,甚至还有不少扎心的声音。

蹭热度、刷老脸、想要钱、各种各样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

他们仿佛忘了,在独立音乐尚未萌芽的九十年代,正是他们,像探路者般,冲破重重黑暗一举开创了中国摇滚乐坛的黄金时代。

他是黑豹乐队鼓手兼经纪人赵明义。

黑豹乐队惨遭侵权,这次除了综艺节目,还有强大的音著协!

黑豹乐队赵明义

7月8日,李志维权之战短暂停火,赵明义站了出来,发博表示早在第一期,《明日之子》就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演唱了黑豹最新歌曲《无畏》。

按理说,黑豹乐队已经加入了音著协(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所有的版权都由音著协全权代理,节目需要翻唱,只需找音著协购买版权即可。

黑豹乐队惨遭侵权,这次除了综艺节目,还有强大的音著协!

但《明日之子》运气不好,翻唱的这首歌刚好是黑豹乐队新加入的主唱张淇作词作曲,而张淇,并没有加入音著协。

音著协就在没有得到授权的情况下,明目张胆的将这首歌的版权费卖给了节目组。

这一波无耻的操作,可算是惹怒了赵明义。

要知道,当年他们是中国第一批玩摇滚抡酒瓶子的狠人,如今哪怕上了年纪,骨头还硬着呢!

哪能咽得下这口恶气?

他一连发了好几条微博,怒揭音著协层层黑幕,还表示自己这些年跟音著协斗智斗勇 ,故事攒下了两箩筐。

黑豹乐队惨遭侵权,这次除了综艺节目,还有强大的音著协!

“音著协”三个字,相信大家也听到过几次,但它到底是做什么的,估计没几个人知道。

今天就让滚君来跟大家扒一扒,将这神秘机构翻个底朝天。

在百度上打下音著协三个大字,“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九个字立马跳了出来。

紧接着,下面的解释里写道,专门维护作曲者、作词者和其他音乐著作权人合法权益的非营利性机构。

黑豹乐队惨遭侵权,这次除了综艺节目,还有强大的音著协!

字面上看,这是一个致力于维护音乐人著作权的协会。

而事实上,很多加入了音著协的音乐人被侵权时,并没有得到音著协的帮助。

一个多月前,北京一海底捞在店内循环播放《琵琶语》,逼得林海老师老师不得不上发长微博维权,其言辞之恳切,姿态之低微,令人心酸又心寒!

而此番举措,得到的却是海底捞官方一封没有道歉的说明函,以及其粉丝不过十万,构不成威胁的奇葩言论。

黑豹乐队惨遭侵权,这次除了综艺节目,还有强大的音著协!

此次事件中,在面对早早加入音著协的林海老师被堂而皇之侵权之时,音著协没有任何作为,更别提维护音乐人利益了!

而音著协的劣迹,绝不仅仅是不作为而已!

早在几年前,音著协就被爆出收费不透明、非法代理版权等情况。

音乐人加入音著协是自愿的,只要加入后,音著协便会代为收各种版权费,但关于这笔版权费,音乐人却是知之甚少。

音乐人拿到手里的只有一个模糊的数字,这个数字怎么来的,具体有多少,来源于哪些渠道,却是一概不知。赵明义表示,自己虽然早早地加入了音著协,但入会以来,却一分版权费也没收到过。

黑豹乐队惨遭侵权,这次除了综艺节目,还有强大的音著协!

无独有偶,这些加入音著协的人被授权接受版权起码是有过协议的,但有不少压根没入音著协的音乐人,也被“代为”收了版权费。

几年前红极一时的歌手香香便为此吃过官司。当年她凭着一首《猪之歌》蹿红了网络,拿下了第一个“最受欢迎网络女歌手”,在她的新专辑里堂而皇之收录了翻唱自林俊杰的《江南》。

林俊杰将香香告上了法庭,怒斥其未经授权就翻唱自己的原创歌曲,而香香表示,在翻唱之前自己已向音著协支付了版权。

然而,林俊杰这首歌并没有给音著协授权。也就是说,和黑豹乐队《无畏》相同的套路,早在零几年就发生过。

可直到现在,十几年过去了,音著协却丝毫未改,仍然对此类的侵权行为视而不见!

这样的事还有不少,《中国梦之声》的歌手许明明翻唱阿肆的《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被阿肆状告侵权,曲婉婷狙击李代沫也是如此。

黑豹乐队惨遭侵权,这次除了综艺节目,还有强大的音著协!

音著协所作所为,无异于挂着羊头卖狗肉。

表面上义正言辞、声张正义,顶着中国唯一一家著作者协会的名头,美名其曰为音乐人维权,实则暗中早已成为了侵权者的帮凶。

黑豹乐队惨遭侵权,这次除了综艺节目,还有强大的音著协!

他们剥削的主要对象,就是这些原本就弱势的音乐人。因为他们知道,很多没有经纪人和唱片公司的音乐人,在遭遇一些影响力不大的侵权时,往往很难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一是打官司费时费力,他们耗不起这个时间;另一方面则是打一场官司需要一笔不小的资金,对于一些小音乐人来说,这不是一笔小数目。

因此,哪怕在收费不透明等各种情况下,也有不少音乐人为了不至于颗粒无收,而不得不加入音著协自保。

黑豹乐队惨遭侵权,这次除了综艺节目,还有强大的音著协!

如果前面几件事还不够叫人大跌眼镜,那么2013年的郑钧事件,就是大写的魔幻二字了。

当时,郑钧在专场演出中演唱了自己的歌《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于理于法,这都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但音著协接下来的操作,却直叫人惊掉了下巴:

它一举将郑钧告上了法庭,要求索赔36671.3元。

黑豹乐队惨遭侵权,这次除了综艺节目,还有强大的音著协!

原创者演唱自己创作的歌曲,却要向机构支付版权费。

这听起来宛如天方夜谭,以至于这次黑豹发博曝光音著协无耻行径时,当年替郑钧打官司的律师二话不说站出来力挺黑豹,表示绝不会让如此的荒诞之事再次发生!

黑豹乐队惨遭侵权,这次除了综艺节目,还有强大的音著协!

如今,音著协的存在已经完全质变为想要逃避高额版税的投机行为。

早在2013年,揭露音著协的黑幕的报道中就提到:

“一首歌,找到原作者购买版权可能是几万,而在音著协,这笔钱是可以商量的。一首歌1000,甚至800,你跟它砍个价,可能就是5000元10首。”

而这笔钱最终到达创作者手里,可能就变成了2000甚至是0!

黑豹乐队惨遭侵权,这次除了综艺节目,还有强大的音著协!

截图来源于腾讯娱乐某报道

音著协作为全国唯一一家音乐著作权组织,打着保护版权的旗号,却干着漠视版权,甚至明目张胆侵权之行为,实在是令人发指!

国家级别的著作者协会尚且如此,那些综艺节目频频侵权的源头似乎也有迹可循了。

纵然国内综艺抄袭让人感到可悲,监督协会的不作为使人心寒,但更让人感觉荒凉的是,是相关机构占着茅坑不拉屎,挂着羊头卖狗肉的无耻行为。

海底捞侵权事件后,林海已经退出了音著协。而赵明义却在微博中表示,他们向音著协申请,却被告知申请后一年才能退出。

黑豹乐队惨遭侵权,这次除了综艺节目,还有强大的音著协!

没人知道这强盗协议是如何制定的,也没人知道这霸道无理的规则到底哪个部门才能管管。

如今,被逼无奈的赵明义只能去美国维权,因为他知道,强大的对手熟稔国内侵权的游戏规则,而在国内目前的大环境中,和这些人斗,无异于以卵击石,螳螂挡车!

但他们并不打算退缩!

前有李志甘愿扮演小丑视频维权,后有戴荃自毁形象剪辑肝肠寸断版维权视频,一个个音乐人接连挺身而出,接下维权的接力棒。

这一场维权之战,他们不仅仅是为自己发声,更是为整个音乐行业在呐喊。

我们不知道,诸如《明日之子》之类的侵权行为还会持续多久;

我们也不知道,音著协助纣为虐、知法犯法的行为到底何时才能停止。

但我们知道,这个行业不能再烂下去了!

如果这个行业连根都烂了、那么它离完蛋,也不远了!

评论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65岁作家“武汉日记”走红,这才是疫情报道该有的样子

音乐猛料

《歌手》才要播第二期,毛不易就在淘汰边缘疯狂试探?

有话直说

摇滚客

摇滚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

文章数
1257
阅读量
980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