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健对谈梁文道:从音乐到电影,我一直充满希望!

音乐猛料 崔健对谈梁文道:从音乐到电影,我一直充满希望!

爱情应该是一种互斥的美
蓝色骨头 崔健 给你一点颜色

崔健谈音乐,是件常事。

但崔健谈电影,实属少见!

昨日,崔健受邀看理想举办的“室内音乐节”,与梁文道一同聊起了四年前执导的电影《蓝色骨头》。没想到老崔除了是个摇滚老炮儿,对电影也颇有一番独到见解。

崔健和梁文道畅聊电影

访谈开始前,看理想组织了一场《蓝色骨头》的放映,不少观众表示,这是第一次看崔健的电影。但问起他的歌,大家纷纷都表示听过。

崔健对谈梁文道:从音乐到电影,我一直充满希望!

视频截图

《蓝色骨头》并不是崔健的电影处女作,却是他第一部酝酿数年的长片。

电影讲述了一个地下摇滚歌手兼网络黑客的年轻人钟华遇到了默默无闻的小歌手,在陷入爱情的过程中偶然发现父辈一段藏在“文革”岁月中的凄婉爱情故事…

热爱摇滚的女主角,同性之间的隐晦的感情……影片中略带着一些禁忌色彩。

崔健对谈梁文道:从音乐到电影,我一直充满希望!

蓝色骨头海报

在这之前,崔健曾与两位导演一起合作过一部《成都我爱你》。访谈一开始,梁文道便提出了一个颇为犀利的问题。

“这部电影和你之前的《成都我爱你》,这两部电影都牵扯到了过去和回忆,你是否担心过去的事情都不算数了?

崔健说,对于时间,他有自己独特的理解。这两部片子,“一部是反映过去,一部是反映未来。”

今年的崔健已经57岁了。很多玩音乐的差不多这时候都已退到了幕后,但崔健仍然活跃在大众的视野中,甚至比年轻时更为频繁。

上音乐节,上音乐真人秀当导师,拍电影……别人都是老了折腾不动了,而老崔却是越老越折腾!

“我觉得时间,就像一瓶酒一样,对于我来说,是一种回味,达到不同的阶段就会有不同的反应。”

崔健对谈梁文道:从音乐到电影,我一直充满希望!

年轻时的崔健

都说崔健赶上了中国摇滚的好时代。

三十年前,中国摇滚萌芽。崔健,魔岩三杰,唐朝都是那个时代不可复制的传奇。

如今三十年过去了,那个不可复制的年代已经过去了,只有崔健仍然像个斗士一样矗立在摇滚的第一线……

梁文道谈到电影中的表现手法,“有两段时空,两条线,有时候是打乱的,很多观众表示看不懂。”

“我不认为叙事很重要,我认为能量的联系更重要。我不是一个专业导演,我甚至说过不愿意把这个片子看成电影,如果把这个看成电影的话,就不要把我看成导演。”

“这是一个关于音乐的故事片。”这是崔健自己给《蓝色骨头》下的定义。

“拍电影之前,我以为拍的是一个音乐片,拍完以后我才发现这是一个爱情片。”

崔健为《蓝色骨头》创作过一首《鱼鸟之恋》,是他和藏族女歌手央吉玛合作的。不同于他以往的风格。

这首歌没有愤怒,没有呐喊,多了凄婉,悲凉,将电影中的爱情悲剧演绎得淋漓尽致。

“我希望我的电影能够达到一个电影之外的效果,即人的生活是有希望的。”

谈到希望,老崔讲了一个趣事。

曾经有个歌迷留言给他,说他以后再也不想听老崔的歌了,因为听他的歌总会有一种错觉,会觉得生活仍然还有希望。

“粉丝认为我给了他错觉,他认为中国的摇滚早已没希望了。但我就是觉得有希望!这就是我为什么说有一种内在的能量有那么重要。人活在当下,应该有这个能力,去找到希望!”

崔健对谈梁文道:从音乐到电影,我一直充满希望!

崔健

谈话结束后,有一个观众提问环节。

一位穿着墨绿色卫衣的粉丝站起来,说她第一次见到崔健,是在九三年的一家小酒吧,那时候的崔健还是个愤怒的青年,现在已经是一个温和的大叔了。

对于这样的评价,崔健表示反对。

“愤怒的青年和温和的大叔,都是你们对我的看法,是一种偏见。”

“真正了解我的人会知道其实生活中的我并没有那么愤怒,我是个挺爱开玩笑的人。只是我愿意在作品里表达严肃的东西,展现愤怒的一面。”

的确,在很多人看来,崔健就是愤怒的代名词。

他的歌气势磅礴,永远都像是在战斗!但斗争并不是所有,他展现愤怒,也埋藏希望,这希望就像是层层积雪下一盆燃烧的碳,正意欲冲破一层层寒冷的冰雪,尽情地烧起来!

访谈结尾,老崔泄了一个密,表示自己最近正在做一首歌,叫《爱情量子定律》,他说爱情应该是一种互斥的美,这也是他对爱情的理解。

不知道这位摇滚老炮儿会用怎样的一首歌,来表达他心目中的爱情?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图片视频源自网络

评论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平平无奇的毛不易能火到现在,确实不易

有话直说

福克斯被Diss后,又有哪些狠角色加入了这场Beef大混战?

音乐猛料

摇滚客

摇滚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

文章数
1234
阅读量
957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