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灯红酒绿的世界中,安来宁平静地用歌声诉说着诗酒豪情

有话直说 在灯红酒绿的世界中,安来宁平静地用歌声诉说着诗酒豪情

安来宁的音乐能为我们带来一丝安宁,能为日复一日的重复生活增添一丝微光,就弥足珍贵了。

今天要推荐一个民谣歌手,名叫安来宁

安来宁最被人广为人知的一个身份是“名企经理*音乐人”的双重身份。他所在的名企是很多人挤破头都未必有机会的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普华永道(就是今年奥斯卡闹了大乌龙的那个统计公司),加上作为爱好的音乐也做的小有名气,在很多人眼中的人生赢家。

嗯,也是当代素质教育的典范人才。

在灯红酒绿的世界中,安来宁平静地用歌声诉说着诗酒豪情

因为这样的身份,话题度本身就是很强的,也很容易被年轻人当作楷模,供奉成上神级别人物。

但作为摇滚客的编辑,糖姐怎么能随意信神。糖姐推荐这位音乐人,是因为他具备民谣音乐人最重要三种气质。

一、知识分子气质:《我的名字叫做安》、《难得》

《我的名字叫做安》讲得是安来宁自己的故事,2002年,他和跟多人一样,从北方到魔都读书,才发现世界广阔辽远,才发现自己不过是茫茫人海中毫不起眼的一个,于是不可避免地感到不安、无所适从。

来到陌生的城市,我也许一去不返。

这是安来宁的心声,也是很多在漂在魔都的外地人的心声。离开家的时候年纪尚轻,谁也想不到也许一走就是一辈子。

简简单单的吉他伴奏,经典的口风琴,加上温暖的歌词,就成了一首鲍勃迪伦和海子融合式的民谣,不做作,不炫技,让不安的人找到安宁,这是安来宁的初衷,也是音乐的力量,只要真的感到安心,哪里都可以是故乡。

在灯红酒绿的世界中,安来宁平静地用歌声诉说着诗酒豪情

《难得》风格很相似,像是一个少年抱着吉他,在烛火昏黄的夜晚淡淡地哼着岁月的歌,淡淡的忧伤,却也有淡淡的暖光,也正是这首歌引起了老狼的注意。

同样温暖简单曲风,同样带着故事的声音,同样能把每一句歌词都唱到心里去。

这是知识分子式的诉说方式,情感是节制的,但每一个字都很有力量。

说到这,糖姐不得不说,华语乐坛有很多歌手常常给人一种不识字的感觉,嗯,比如上过无数次摇滚客的张杰小哥,唱功其实不差,但表演大于情感,要么哭腔要么哀嚎,就好像在那遥远的小山村,一个男生一把鼻涕一把泪隔着一道山沟沟大声喊着:“你不要嫁给张老四,我才是最稀罕你的人!”,再好的唱功也可惜了。

说回知识分子式歌手,糖姐一直很喜欢具有这种气质的音乐人,比如李健,比如朴树,比如骚柔鼻祖高晓松,都是能将歌词和旋律玩转得很和谐的人。这是一种沉淀,能让歌词更有代入感,穿透力更强。

二、精神分裂气质:《奴隶》

2006年,做音乐已经小有名气的安来宁大学毕业了,他尝试着能靠音乐生活,于是在酒吧驻唱,毕竟将爱好变成事业是所有人都向往的事。

但两年后,他调侃道自己活不下去了,于是穿上西装,去上班。和很多上班族一样,在格子间加过无数次班,坐过深夜的地铁,在合适的时候升职、加薪、跳槽到更好的地方。

他不舍得放弃音乐,终于变成了一个精神分裂的人,有时西装革履坐在格子间加班,有时扯着嗓子唱着歌。

他说:”虽然每天都很累,但我的确活在我的梦想里。”这是让很多人都羡慕不已的状态。

在灯红酒绿的世界中,安来宁平静地用歌声诉说着诗酒豪情

他也表示,虽然是生活所迫,但他依然很珍惜这样的生活状态,她希望能够为和他一样在快节奏的生活奴隶写歌,也希望能够获得最大的共鸣。

于是,他写了《奴隶》,唱到:

“加油 一直在奔跑的奴隶

你的梦想在这儿

可你的身体在哪里

你一直不停的奔跑

忘记了寻找你为什么要奔跑

你脚上从来都没有铁镣

可为什么觉得自己像个奴隶”

在这个步履匆匆的时代,有多少人无奈地离开梦想,有多少人已经放弃了梦想,还有多少人在欲望的驱使下早就忘记最初做的那个痛快的梦。

在灯红酒绿的世界中,安来宁平静地用歌声诉说着诗酒豪情

安来宁说:“我写的是奴隶,但唱的是自由。我越发希望我一直是这个时代里‘中国制造’背后的无数产业工人中的一个,这个身份的歌可以被一些人听到;在这个剧烈变化的时代里,我们只是一颗颗沙粒,我们在这样的歌里寻找共鸣,在共鸣里确认另一颗沙粒的存在。”

三、诗酒江湖气质:《北大荒》和《蹚浑水》

清朝散漫派文学家涨潮曾说:若无花月美人 ,不必生此世界,若无翰墨棋酒,不必定做人身。

这一直是更散漫的糖姐的座右铭,而安来宁音乐中那种”对酒当歌,诗书江湖”的豪气真是对足了糖姐的胃口。

他不止一次在歌词中改编或者用到大酒鬼李白的诗,这种诗酒气在当今的民谣界是比较稀缺的。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北大荒》这首歌写的就是刚才讲到的2008年身无分文回到职场时,怀念那群一起喝醉的哥们,歌中最令人触动的大概就是那句:“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回到当初喝醉的地方。”

“北大荒本身是一种便宜的白酒,喝到半斤朝上,开始依稀看到天上的故乡和乌托邦。”安来宁说。

没有唧唧歪歪,一点也不做作地讲述着一起苦逼的友情岁月。像古惑仔一样一水的铁汉柔情把你糖姐给迷的七荤八素的。

在灯红酒绿的世界中,安来宁平静地用歌声诉说着诗酒豪情

《蹚浑水》明显沧桑了了许多,在职场混迹多年之后,见多了人情冷暖,不再伤春悲秋了。

“低眉顺眼的人哪,没资格要你的脸
飞扬跋扈的人哟,被猪油蒙住了眼
当初你一脸的无奈,可现在你比谁都坏
无奈何,蹚浑水
背黑锅哟,蹚浑水”

更像是一群醉醉歪歪的成熟男人,一边在烧烤摊吃着肉串,一边聊着那些看不惯又无法改变的人情世故。

在灯红酒绿的世界中,安来宁平静地用歌声诉说着诗酒豪情

能诗者尽能酒,能酒者未必尽属能诗,老安同学诗酒江山的豪情是珍贵的。那些夜有点凉的昨天,那些连风都听不到的夜,那些爱过恨过的人,都由酒成梦,在呜咽的琴声中,穿过陌生的城市,走过不安的漫漫迷途,将自由写成诗。

从《我的名字叫做安》到《蹚浑水》,从豆瓣到网易云,从”把酒诉衷肠”到”相拥说离殇”再到”天凉好个秋”,岁月在走,时代在变化,老安同学已不再感怀青春,听他的歌的人也都不再年轻了。

当糖姐告诉安来宁摇滚客希望推荐他的音乐时,老安同学不乏幽默地说:“你以为我是一部励志片,但其实我是cult片。”

其实,无论是什么,在这个灯红酒绿的世界,安来宁的音乐能为我们带来一丝安宁,能为日复一日的重复生活增添一丝微光,就弥足珍贵了。

评论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被封杀后只能靠父亲养老金生活,黄海波真的罪不可赦吗?

有话直说

今天是法老生日,可有人偏要在这天向活死人宣战...

诗与远方

他是张国荣的一生挚爱,至今守着哥哥的骨灰孤独一人

摇滚客

摇滚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

文章数
1234
阅读量
956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