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30岁,你还会听摇滚吗?

有话直说 过了30岁,你还会听摇滚吗?

现在的你,又是一种什么心态?

本文来自第三方投稿,作者窗台,哲学出身,音乐偏执狂,会花一天的时间只为找一首入耳的歌并用文字找寻其背后的故事。公众号:民谣窗台。

挽着裤脚唱西北风的崔健,统治电台和盗版磁带的魔岩三驾马车,用蹩脚粤语学唱的Beyond,引爆视觉冲击的枪炮玫瑰,被愤怒磨平棱角的柯本……这些摇滚启蒙在告别的年代里不需要离开的理由,被淡化,又重返,像拥着漂亮姑娘的前戏,暧昧过、滋润过,方是真爱。

未标题-1.jpg

一直想写个兼有敏感、落拓、成长又带着小希望的伪命题。

30岁了,你还听摇滚吗?

出于对“正确答案”的畏惧,以及时常遇见、回想等乱糟糟的思路,先自动忽略这个命题,将时钟尽可能的往前挪,拨回刚接触摇滚乐的存档。

让这遍前戏,从一无所有,到给你“自焚”的勇气。

5.jpg

分类提取了一下午,大致模拟了以下几个阶段。(没有褒贬的意思,都是过来人)

欲练神功,挥刀自宫。

示例:刚从新手村传送出来的小白突遇拎着“井中月”的武士大哥,从安全区一直追到毒蛇山谷,即便挨上一刀也死的心甘情愿。

这种游戏里惊鸿一蹩的新鲜感,和接触摇滚乐不久尚处在极度狂喜的心态是一致的。当爱的死去活来、动不动就分手的流行歌曲已经满足不了自己单纯的听觉刺激时,歌词亢奋、节奏激扬的摇滚乐相见恨晚。各种从欧美借鉴来的稀罕旋律配上山歌土谣的风俗演唱,忽然让你觉得这他吗才是音乐。以致在信息量贫乏的年代里,恰如先民把无法理解的现象构想成图腾或神话那样,摇滚乐成了心头魁宝。

6.jpg

欲练神功,呼朋唤友。

示例:从大街小巷寻到一间老店,进去囫囵吞枣似得点上一通,酒足饭饱后对这家老店的口味相当满意。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尤其是第一个挖掘者是你本人,在得到一干好友的认同后,愈觉得吃起来齿间留香。

在你将启蒙的乐队或歌手视作瑰宝后,便希望有一个交流展示的平台让瑰宝显得与众不同。此时,刚好是BBS论坛等交流平台方兴未艾之时,当你学着发帖并用反驳的口吻告知他人这是有别于流行的摇滚乐时,然后痛苦的发现此招数不仅是对牛弹琴还引来争执对骂。偶尔会遇到几个知音,大多一副深谙其道的派头,相互报上几个启蒙的名号后终于在网络上会师成功。

7.jpg

欲练神功,开山立派。

示例:有人喜欢不费脑地看韩剧,有人热衷于美剧的波澜壮阔,也有人对抗日神剧百看不厌,这个世道总有标签存在,不管你喜不喜,该对号入座的绝不会坐错花轿。

经过流行和摇滚的争论后,摇滚乐被单独认证,于是在论坛版块中终于不再和迪士高之类的归在一处。同时,摇滚乐从一种单纯的音乐流派演变成了摇滚精神。内涵、思想、境界被搬了出来,与之对应的启蒙乐队被各自瓜分,摇滚流派自动生成。当然,该阶段的门派还未发扬光大,占主流的永远是这几个:金属、朋克、英伦等,甚至更简单被分成中国摇滚和欧美摇滚。

8.jpg

欲练神功,先练笔功。

示例:几乎每个人都写过“我站在这里,这里并是全部”这样的文字,这和交笔友,背座右铭不同,这种青春期特有的文化现象很多会以哥特式的样貌出现。比如,多年前这么写过:我没有头,也没有尾。

当摇滚和青春全方位碰撞,摇滚乐从一种音乐形式、青年文化迅速蔓延到人生哲学。此时,几件文化衫、墙上贴的摇滚海报、CD架上的打口碟等已然不能烘托摇滚的特殊性,一场黑暗文学的变革让摇滚乐更丰富了起来。几段诗歌体和散文体拼凑出来的感叹,几张游离于世界之外的图片,几首或忧郁或咆哮的音乐链接,没人知道想要表达什么(作俑者自己也一头雾水),摇滚乐被卖弄成了空洞和逼格。

9.jpg

欲练神功,先排辈分。

示例:总有人扮演着“我是狐狸城40年死忠”,“我当年看球时你还穿开裆裤”这类的老学究,然后用充满优越感的口吻调教着一无所知的屁民。

在流行和摇滚的鄙视链后,在伪摇和正宗的鄙视链后,在精神摇滚、口号摇滚遍地横生后,在第一批摇滚江河日下新生代摇滚执掌大旗后,摇滚老炮在BBS即将凋零的背景下又深深优越了一把。“我小学时就听崔健了”、“我听着Beyond成为少先队员”、“当年听《姐姐》时你还在听《心太软》吧”……诸如此类的虚荣,在我们自个儿心生得意时,其实已经早不听他们很多年了。

10.jpg

欲练神功,得有内功。

示例:最蹩脚的厨师,一盆蛋炒饭绝对比你精致入味的多。

当你成功摸索到摇滚乐的夸张表现力时,组建乐队和北漂几乎是摇滚青年必备的梦想。一把红棉牌吉他,一本《吉他三月通》,磨起的茧和扭曲拉伸的手指,度过了无趣的和弦试炼和初学乐谱乐理的乏味后,似乎一条原创的康庄大道摆在了面前。地下音乐成了无数人的大本营,一边学习,一边试图写歌,一边争当主唱,一边四处投递小样。前赴后继的朋友一脸亢奋的谈论着理想,志同道合的朋友从街头赶向酒吧,只是除了几支初露峥嵘并向商业靠近的成功者外,大多怀着骄傲理想的人匆匆收拾行囊各归各处。这里边,有你,有我,制造着幼稚粗糙的作品却似乎怀才不遇而不被世界认同。当你不断重申着:摇滚不死,一切和商业靠拢都是伪摇时,你会不会认为原来是自己创作的垃圾实在是没人听得下去。

11.jpg

小结:客观的认为,大部分的摇滚青年都可以从以上示例里还原到自身。如果没兑现成功,那么你肯定会被排除在我们这些装逼犯之外。

那么接下来,再问一遍“30岁了,你还听摇滚吗?

现在,你又是一种什么心态?

其实,这并不会令你手足无措以致内心惶恐,就像每个婴儿在出生后可以选择以大哭的方式宣告新生命的初啼,也可以好奇般睁着眼去观望有色彩的世界。

所不同的是,此时的你会因为被拨回的存档而难以立刻告诉我Yes还是No。

相信还未到这个年纪的人会自问:我的天呐,我错过了多少当大哥的机会?

有些人则把问题自动引申:摇滚之所以成为中国当代青年最重要的文化现象之一,它不止独树一帜的默默配合着你我将其清晰的伟大话、神秘化、童话化,它还伴随着各自青春中忧郁叛逆的倾诉。所以,与其说:“30岁了,你还听摇滚吗?”不如说:“30岁了,你还在装着吗?

12.jpg

后记:

有些可笑的是,当摇滚像万能的喜剧陪着你进入到中年,当你不再膜拜“上苍保佑吃饱了饭的人民”,当你有了成熟的心智变成有故事的人,当你比青春期更加迷惘孤独时,也许有种“我有酒也有故事”的东西会让这个伪命题继续问下去。

评论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被封杀后只能靠父亲养老金生活,黄海波真的罪不可赦吗?

有话直说

今天是法老生日,可有人偏要在这天向活死人宣战...

诗与远方

他是张国荣的一生挚爱,至今守着哥哥的骨灰孤独一人

窗台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32
阅读量
45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