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健最新访谈:我没有开创中国摇滚乐的先河,那时候的自己不过是个复制品

有话直说 崔健最新访谈:我没有开创中国摇滚乐的先河,那时候的自己不过是个复制品

“我是创作者,也是表演者。”

1986年5月9日,北京工人体育馆的百名歌星演唱会的舞台上,崔健一跃而上,石破天惊的一声呐喊,打响了中国摇滚乐的第一枪。与此同时,也奠定了崔健中国摇滚教父的地位。

崔健最新访谈:我没有开创中国摇滚乐的先河,那时候的自己不过是个复制品

三十年来,中国摇滚风起云涌、跌宕起伏,但是崔健的地位依旧不可撼动。虽然崔健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少年心气,虽然因为种种原因他也曾远离过大众的视野,但是崔健早就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可泯灭的文化符号。

也许三十年前北京工人体育馆舞台上,那个目光中透露着桀骜的崔健,心里还多多少少地期待着大众的关注与认可,想要证明自己也更为摇滚乐正名。而三十年后,已然站上了神坛的崔健却在苦恼着如何摆脱符号化的桎梏。

崔健最新访谈:我没有开创中国摇滚乐的先河,那时候的自己不过是个复制品

在凤凰卫视的《名人面对面》节目当中,崔健接受了许戈辉的采访。采访当中的崔健,五星帽压得很低,但是依旧遮不住眼神里的那种坚毅和果敢。

崔健说早期的七合板乐队基本上是在复制阶段,沿着外国的脚印走出了一个大概的方向。然而中国的第一代摇滚人显然不会只满足于对于西方的模仿,正是这种不满足的欲望催使他们开始了创作。可是崔健却说早期的创作没有什么好值得炫耀的,即使是融入了中国元素,但是那时候依旧是在复制别人。

崔健最新访谈:我没有开创中国摇滚乐的先河,那时候的自己不过是个复制品

在很多人眼里,复制不复制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崔健为代表的中国第一代摇滚人,替当时那个时代的年轻人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所以大家都说崔健开创了中国摇滚乐的先河,可是在崔健看来这不过是西方摇滚乐落地中国,并非是真正的土生土长。

在崔健眼里,自己早期的摇滚乐只不过是把歌词改成了中文,并借此表达自己的世界观,但是这依旧不能算是创造了中国摇滚乐,更不愿意说自己是中国摇滚教父。因为自己心里很清楚自己是怎么学来的,从真实的角度上讲,自己就是一个复制品。

崔健最新访谈:我没有开创中国摇滚乐的先河,那时候的自己不过是个复制品

这样的观点不禁让人诧异,将早期的摇滚乐定义为复制品,难免击碎了很多人心目当中光芒四射的摇滚乐。但是,也正是这样的犀利和真实,才是老崔三十年来始终在摇滚青年心中屹立不倒的原因。

也许有人会说,三十年足以让一个歌手、一首音乐过时,但是那是流行文化的概念。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崔健举办了“滚动三十”演唱会,在演唱会的海报上赫然写着“从1986《一无所有》,到2016《死不回头》”,对于崔健而言,三十年只不过是自己以及中国摇滚的一个开端,中国的摇滚乐还没有开始真正发言。

崔健认为,受制于媒体传播形式的限制,电视等媒介都将音乐的宣传依赖于人物的形象和故事上,而在声音上并不能给予最直观地展示。这些手段帮助流行音乐以粉丝经济的形式快速成长,但这只是商业宣传和推广上的成功,并不是一代人思想的成功。

崔健最新访谈:我没有开创中国摇滚乐的先河,那时候的自己不过是个复制品

我们总在争论和纠结的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是摇滚?在崔健看来,流行音乐与摇滚乐最大的区别就是,流行音乐是服务性的,而摇滚乐是自由的表达。尽管现在随着年轻一代思维观念的转化,摇滚乐的形式已经变得商业性、已经失去了内容。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依旧是自我表达。

崔健最新访谈:我没有开创中国摇滚乐的先河,那时候的自己不过是个复制品

现在的音乐大都是借助视觉来完成的,这使音乐失去了本质性的东西。真正的音乐应该帮助听众认识自己,通过身体的律动、情绪的冲击,来感受自我的存在,表达自我的态度,从而更深层次地认识自我的价值,这也正是摇滚乐能够带来的。

崔健最新访谈:我没有开创中国摇滚乐的先河,那时候的自己不过是个复制品

音乐不应该紧紧是一种娱乐,还是一种刺激、一种互动,这种情感上的共鸣是超越画面的存在。娱乐本身没有错,甚至崔健称自己音乐当中的娱乐性比那些所谓娱乐性的音乐更多,更大胆。因为摇滚乐在中国的萌芽就是自由娱乐精神的出现,这是所有人都向往的。

从愤世嫉俗的摇滚青年到电视真人秀的导师,有人说崔健变了,崔健妥协了。没错,崔健确实变了,三十年来他像一颗滚动的蛋一直向前、一直在变,但他没有妥协。登上电视真人秀的意义在于通过音乐推广与世俗不一样的观念。

崔健最新访谈:我没有开创中国摇滚乐的先河,那时候的自己不过是个复制品

甚至老崔还说,自己跟电视观众没仇、跟钱也没仇,还能去推荐自己欣赏的音乐,为什么要较这个劲呢?不必把摇滚乐总想得苦大仇深,越是坚信摇滚乐的精神,越是应该向大众传递这样的观念,没有理由固步自封。

有人说崔健在现场总是不能只好好唱歌,总要有各种互动,而且每一场现场演出总是在重复着那些互动,甚至让人看起来有一种表演的性质。但崔健直接表示,“我是一个创作者,也是一个表演者”,这丝毫不矛盾,反而正是摇滚乐的特点。

崔健最新访谈:我没有开创中国摇滚乐的先河,那时候的自己不过是个复制品

节目的最后说道:我们的名字属于我们自己,而崔健这个名字已经不仅仅属于崔健,当一个人名成为记忆和符号,他需要承载的比我们多得多。崔健这个名字承载的是一个时代的呐喊,更是三十年来的一种坚持。

在整个采访当中崔健依旧坚持着自己不卑不亢的态度,摇滚乐无需与一切为敌,与一切死磕。但同时面对那些虚假和丑陋,摇滚乐也永远不会妥协。三十年的摇滚道路除了回顾与纪念之外,更重要的是继续铿锵的脚步,坚定向前。

崔健最新访谈:我没有开创中国摇滚乐的先河,那时候的自己不过是个复制品

三十年前,崔健一高一低的裤脚踩在了中国人敏感又脆弱的神经上,人们第一次在共产主义的红旗下看见了一无所有的自己。三十年后,中国人告别了贫穷与饥饿,崔健却让人们又一次在小康社会的 口号声中听见了自己灵魂的空洞。崔健从来没有停下征程,执拗而决绝,死不回头!

评论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被封杀后只能靠父亲养老金生活,黄海波真的罪不可赦吗?

诗与远方

他是张国荣的一生挚爱,至今守着哥哥的骨灰孤独一人

诗与远方

傻X罗永浩其人

潇 潇

微博:@喂薄一潇在哪

文章数
376
阅读量
112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