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的摇滚之旅

有话直说 村上春树的摇滚之旅

村上春树是我最喜爱的亚洲作家(没有之一),喜欢他以隐喻讲故事的方式、喜欢他书中忧郁得舒畅感、喜欢他故事里流动的每一首歌。而他故事中出现的那…

村上春树是我最喜爱的亚洲作家(没有之一),喜欢他以隐喻讲故事的方式、喜欢他书中忧郁得舒畅感、喜欢他故事里流动的每一首歌。而他故事中出现的那些60年代经典摇滚,似乎让每段故事都活了起来,像音符般在你眼前悦动。这悦动,为你你呈现的是一场60年代的摇滚之旅。

就像村上所说:“在这重要的60年代里,我们充分吸取这个时代粗野狂暴的空气,也理所当然地让命运安排我们沉醉其中。从大门、甲壳虫(村上的至爱)到鲍勃.迪伦,这些时代的背景音乐,已充分发挥了它的作用。”

飞机刚一着陆,禁烟字样的显示牌已然消失,天花板扩音器中低音传出广播配乐,那是一个管弦乐队自鸣得意演奏甲壳虫乐队的《挪威的森林》。那旋律一如既往地使我难以自已。不,比往日还要强烈地摇撼着我的身心。
——长篇《挪威的森林》节选
The Beatles (Norwegian Wood)

 

雅典一家抵挡旅馆的房间里连张桌子也没有,我每天转进吵得要死的小酒馆,一边用微型唱机反复播放,放了120遍,《佩顿军士寂寞之心俱乐部乐队》,一边不停笔地写这部小说(挪威的森林)。在这个意义上,这部作品受到了列侬和麦卡特尼的a little help。
——村上春树谈《挪威的森林》创作
The Beatles (Sgt.Pe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

 

我一边听着布鲁斯.斯普林斯汀的《生在美国》,一边在磨牙。–短篇集《再袭面包店》节选
Brucs Sprinsteen (Born in the USA)到了明天,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想不到就明天再想吧!OB-LA-DI,OB-LA-DA,人生就这样过去了。
——短篇集《再袭面包店》节选
(The white album)

 

的确如此,那么,你有没有拉维.香卡的唱片?
——短篇集《萤》节选
Ravi Shankar(sound of the sitar)

 

深沉浑厚的漆黑,一如美国黑人爵士乐演奏者埃林顿公爵所率领的大乐队的音乐般浑厚。
——短篇集《旋转木马鏖战记》
Duke Ellington

 

除了每天哼上20次《潘尼小港》(并省略一切花腔颤音)之外,实在没什么缺点。
——长篇《寻羊冒险记》节选The Beatles
(Penny Lane in Magical Mystery Tour)

 

这等于说,我是以实际上不存在的东西为基础写出了一本书,不过,不是我狡辩,在结果上我觉得这样反倒好,归根结底,看小说不外乎是将子虚乌有世界里的空气作为实有空气吸入体内。
——村上春树谈《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创作
Nat King Cole(South of the border)

 

那样的地方已经不能再称之为理发店。或许当时在澡堂可以听到格列高里圣歌也不一定。
——长篇《舞!舞!舞!》节选
Canto Gregoriano

 

五点钟的时候,我散步到原宿,在竹下通寻找艾尔维斯的纪念专辑,然而艾尔维斯的纪念专辑并没有那么简单可以寻觅到。
——长篇《舞!舞!舞!》节选
Elvis Presley

作者:冯兄话吉,九羽音乐工作室联合创始人、摇滚乐评人、乐队经纪人、教育工作者
微博:@冯兄话吉-Jacky

评论

冯兄话吉-Jacky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5
阅读量
2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