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遇到了一位烧烤摊老板,他在工作时只听一首《骏马谣》,他说那首歌让他看见了草原

诗与远方 我遇到了一位烧烤摊老板,他在工作时只听一首《骏马谣》,他说那首歌让他看见了草原

愿我们都能成为那匹骏马,在梦想之途上不回头。

夜深归家,和朋友路过一家烧烤摊,空旷的街头只剩下一个摊子还亮着灯光。我探头看了一眼,摊子不大,只有老板一个人坐在最深处的座位,静静的点起一根烟,一边玩着手机,一边放歌。昏暗的灯光下,我没法看清楚他的脸,他顶着邋遢的头发,对着空气轻吐烟圈,我突然想进去看看他的脸,想听听他正在放的歌。

拉着朋友走进摊子,前脚刚踏进棚,老板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或许见我们两人都是姑娘,连忙掐灭了烟头,迎上前来招呼我们。这时我才看清楚他的脸,也听清了他在放的歌。

我遇到了一位烧烤摊老板,他在工作时只听一首《骏马谣》,他说那首歌让他看见了草原

前奏刚刚响起,达达的马蹄声扑面而来,马的嘶吼声由破手机的音响声中放出来略微有些变质,竟然是王喂马的《骏马谣》!很难想象一个身上穿着老式夹克衫的烧烤摊老板会听这么小众的独立音乐人的作品,我心下对他的兴趣更加浓厚了。

“随便挑个位子坐下吧,我给你们拿菜单去。”他一开口,我就被他的声音惊到了。和他粗糙的皮肤不同,他的声音听起来稚嫩得多。

“老板,你听的什么歌呀,还挺好听的呢。”我挑了个离烧烤架最近的位置坐下,随口打趣道。我遇到了一位烧烤摊老板,他在上班的时候只听一首歌,他说那首歌让他看见了草原

背景音乐里王喂马一遍一遍的唱着“你是骏马,是骏马,嘿哟。你要走,就千万别回头。”老板一边烤肉,一边哼歌,全然没有听见我说话。

我认真打量着这个男孩子,他的手指早就被油烟熏得泛黄,手掌粗糙得布满老茧。烧烤架的烟熏着他的脸,他在烟雾缭绕中认真地翻烤着羊肉串。我起身走到他身边,故意又问了一遍,“你听的什么歌呀。”

他挠挠头,笑着说,“让你见笑话了,我们这种乡下人哪懂什么音乐啊。我就是随便听听,随便听听……”我遇到了一位烧烤摊老板,他在工作时只听一首《骏马谣》,他说那首歌让他看见了草原

“你知道唱歌的人是谁吗?”看着他拘谨的样子,我反问道,他摇了摇头,尴尬的没有说话,“唱歌的人叫王喂马,我以前看过他的演出,他说过一句话‘我们是有贵贱之分,但是我们的灵魂却不会有高低之别’,音乐是不会划分听众的,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

“灵魂没有高低之别……”,他在嘴里反复念叨了几次这句话,跟我说起了他的故事。

他出生在南京一个很偏远的郊区,小时候不懂事,看了几本武侠小说便妄想着仗剑走天涯,18岁那年,他高中毕业,一个人去了新疆独自闯荡生活。与其说是离家打拼,倒不如说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出走。从小依偎在父母身边的他决绝告别了过去的生活,切断了和家庭的联系,只希望看一看远方的模样。他去到了内蒙古,在他心里,有草原,有骏马的地方,一定是自由自在的江湖。我遇到了一位烧烤摊老板,他在上班的时候只听一首歌,他说那首歌让他看见了草原

现实给了年少轻狂的他一个巨大的巴掌,在内蒙那几年,他住过几平米的小破屋,在车站边卖过报纸,做过送牛奶的工人,他不敢回家,也不敢和家里人联系。

直到三年之后,他收到了家里的短信,“母亲病重,速回。”一个晴天霹雳降在他的头上,他坐了整整一天一夜的火车赶回南京。没想到三年过去,母亲容貌已经大变,皱纹爬满了她的脸,满头黑发也被染白。

我遇到了一位烧烤摊老板,他在上班的时候只听一首歌,他说那首歌让他看见了草原

说到这里,一首歌刚刚结束,他叹了口气,问我:“再听一遍行吗?”

“你不知道吧,唱这首歌的人是内蒙古的。”他听我这么一说,眼睛一亮,回复道:“我早就猜到了,这股草原的味道,我最熟悉了。平时我烤东西的时候就只放他们的歌,有种在草原上迎着风烤肉的感觉,有的顾客不乐意我总是单曲循环,我都不搭理他们。看你对唱歌的人挺熟的,跟我聊聊呗。”

看着他眼睛放光的样子,我便和他聊起了自己知道的王喂马的一切:“你听的这首歌叫《骏马谣》,是一个叫王喂马的人写的。王喂马是一个乐队的名字,也是乐队主唱的名字,乐队里还有一个人,叫王天一,是乐队的和声,也是主唱的亲弟弟。这两兄弟出生在内蒙的一个小镇,从小就热爱大草原,热爱自由和生活。”

我遇到了一位烧烤摊老板,他在上班的时候只听一首歌,他说那首歌让他看见了草原

“和我一样。”他突然插了句嘴,嘴角微微带着自得的笑意,意识到自己打断我的话之后,抱歉的点了下头,示意我继续往下说。

“确实和你一样,王喂马热爱自己的家乡,也热爱音乐,草原给了他许多创作的灵感,在那时候他就开始学着唱歌、创作。后来,他和弟弟两人在家乡组乐队,翻唱一些别人的歌曲,后来他们去沽源音乐节玩,你知道音乐节吗?不知道……就是很多人一起唱歌的地方,他们在那里碰见了一个叫匹诺曹的人,和我们今天一样很聊得来,于是王喂马送了匹诺曹一张纯手工自制专辑。谁料到,这个匹诺曹竟然是国内非常有名的迷笛音乐节的负责人,就这样,这两兄弟的作品终于被大众发现、喜欢。”

我遇到了一位烧烤摊老板,他在工作时只听一首《骏马谣》,他说那首歌让他看见了草原

“挺好的,我回家了,他们却走出来了。”他把烤好的烧烤放在盘子里,端上桌子,便转身走到棚外,又点起了一支烟。

“梦想和家乡不是冲突的。”冲着他的背影,我喊出了这句话,“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张叫《民谣地图》的专辑,王喂马作为内蒙古独立音乐人的代表唱了一首《多伦卓尔》,那是他故乡的名字。大家都有梦想,但无论走多远,总要回家。”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循环着这首《骏马谣》,我们都希望过上以梦为马的日子,但现实中有无奈,有心酸,有挫折,有悔恨,愿我们都能成为那匹骏马,在梦想之途上不回头。

评论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中国最强的十位吉他大师,他们撑起了中国摇滚的半边天

阅读41012次
音乐猛料

总有一些网易云的热门评论,气得你想从坟墓里爬出来

阅读32327次
有话直说

郎朗与李云迪,到底谁更牛逼?

阅读28566次

骨头架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58
阅读量
19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扫码下载AP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