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玛:这11年来,我从未停止过歌唱

木玛:这11年来,我从未停止过歌唱
愿爱与寂寞都不会再让你难过。

编者按:本文为读者投稿,作者木玛,原木马乐队主唱。

又要巡演了,过去11年发生了很多,还好,创作与演出都没停过。

很多人未必知道,也未必有很多人想知道,音乐人红不红不过是被关注量的问题,音乐人好不好要看自己状态是否坚挺,对音乐的要求是否绷住了没散黄。

有关一些歌曲背后的创作故事和我的看法,有点儿趣,写出来分享给想看的朋友,也是一种迟到于唱片的坦诚交流。

木玛:这11年来,我从未停止过歌唱

这次写的几首,都是我在号称人生的十字路口写的歌,哈哈,是我想从之前那种黑暗深沉的漩涡般的内心世界中走出,去到一个全新的让我舒服的地方而所作的努力,因为不这么去做,我可能就抵挡不住内心猛兽的撕咬,而落到错乱幻境的精神死角的循环里,就像《盗梦空间》那样的可怕地方,我很高兴我这么做了,到现在我还在表达,在创作,在巡演,我的生活仍然有着活力。

木玛:这11年来,我从未停止过歌唱

1、《intro》

2005年,木马乐队停下,有人说是解散,我觉得不是,就像游乐场里的旋木,人都走了,音乐和旋转都停下,马们还在那里,不是吗?

多年沉浸死磕在那种黑色而纯粹和美的音乐建筑里,生活毫无远方和前景可言,我们精神和身体都极度疲劳,成员之间的氛围日渐凝重。

木玛:这11年来,我从未停止过歌唱

在胡湖正式离开前的头天下午,阳光和风,安静美好,我俩坐在陶然亭湖边的排练室门外发呆,我弹吉他唱着The Police的《Every breath you take》,胡湖特兴奋的对我说:咱们写这样的歌吧,我们应该去做这样的歌了,这样的歌才让人觉得舒服。我说:其实我写了很多啦。(其中就有这首《intro》)。

第二天,胡湖走进排练室,对所有人说,我不玩了,我对音乐还有兴趣,但这么磕不下去了。我说,好吧,把已经编好的鼓录完吧。接着我们都如释重负,开心的聊了些别的话题。那是我第一次那么清晰的感觉到有些东西流逝掉了,而我无力去改变什么。

这首《intro》里有种宁静,也有种波澜,这种交集我很喜欢,歌词也很对称,我当诗写的,信风和时间。风铃和钟声,醒来的我和心碎的恋人们,世界和流星,我用了看和听两种感受写这首歌词,实际上如果没有用心,那就看不见也听不见,我们只是有些时候偶尔才看见,才听见,这种偶尔真是美妙极了。

木玛:这11年来,我从未停止过歌唱

2、《你想要跳支怎样的舞》

这首歌有两个重要的元素,一个是童话,一个是David Bowie,这歌也是我表达快乐的决心,因为即使明天会碎成细沙般的尘埃,也不要再感到悲哀。我写的时候虚构了一个像彼得潘这样的人物,像所有快乐贫穷的少年。

DB不用说,是我太爱的人,我得有些歌是跟那个年代有连接有关系的,副歌部分我用了很漂亮的和声推进,我特愿意做成DB早期有些歌那样,本来要录一些真的弦乐在副歌里面,像老电影舞会里弦乐那样的蒙太奇效果,但是当时的资源做不到,于是用了一点滑棒吉他来挑些色彩提亮。

这是我特别爱的一首自己的歌,是我可以写快乐歌的证明,这次巡演,我也重新改了速度和结构编曲,我拿走了很多琐碎的乐器,让节奏更简洁,也用了很大的合成器音色,这跟我这两年喜欢玩模拟合成器有关系,所以,到时候,一起跳一支管它是什么的舞吧。

木玛:这11年来,我从未停止过歌唱

3、《他真的在哭泣》

这首歌也是虚构的故事碎片,说一起乘飞船去太空旅游的恋人,因为离地球太远,地球变得太不起眼,所以只是一眨眼,就没有注意到地球爆炸了,而地球是我们在宇宙里唯一的落点啊,所以以后只剩下无限的飞行下去,不再能回头。

这歌其实很流行歌的曲调和结构,我发现,用不悠扬的嗓音唱着,能使这类歌有种不同,这正是我这种歌手存在的理由,我们的嗓音里有那么股子桀骜不顺的意味,小众的趣味,但也能表达普世的主题。

我知道,在心里还有一双眼睛,那双眼睛才会真正的去看见,才会真正的哭泣,我们不能轻易的哭泣,就像我们有时无法穿越过内心的风暴,也无法真正的拥抱到对方,我们,生来孤独。

木玛:这11年来,我从未停止过歌唱

4、《赞美之歌》

这歌我本来想做得有点儿日本流行歌的感觉,后来在副歌里想玩些类似led zeppelin《kashmir》那样的吉他节奏,但又不能太异域感。是的,最后还是大段的啦啦啦,我应该是华语原创里最爱啦啦啦,并把啦啦啦贯彻到底的人,随后的事由你自己啦啦啦~

歌词是写给我吸毒死掉的朋友,其实我不太喜欢这个主题,我觉得太沉重了,我只是用他们的视角和感受去写,有几年我就是在这个感受里,我很拿手,我希望人们不要吸毒,吸毒很鬼扯。

这歌在巡演里我也改编了,用了大段的前奏和饱满的贝斯线,演唱也不像以前那么绕,在唱上我老是很拧巴,老不愿意好好唱歌,我也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歌手,我只愿意好好啦啦啦,随后的事由你自己啦啦啦~

木玛:这11年来,我从未停止过歌唱

5、《超现实预言》

这首是《你想要跳支怎样的舞》的姐妹歌,是快乐的我写的。写这个歌的时候,我每天在看契里柯的画册,我跟他一样的是有个在铁路上工作的父亲,契里柯说“形而上的艺术,表面上十分宁静,但给人的感觉却像是在宁静中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我超爱契里柯,这就是这首歌歌名的出处。

这首歌的歌词也是宣言式的,我管它叫“不想沉重”宣言,告诉我自己,悲伤只不过是一件衣服啊,宝贝儿。歌词里有两句跳脱出去描写超现实画面的,在音乐上也跳到另一个空间,一句是“风吹过,凝结住时间,星球融化在灿烂的瞬间”,一句是“他醒来,走进黑夜,街道冰冷,她望向地面”。

这两句里用的合成器感觉,我也偷了我喜欢的Pet shop boys《Being boring》,每次听他们这首,都让我感动得想跑到一个夏天,跟一个比基尼姑娘做爱。

木玛:这11年来,我从未停止过歌唱

6、《纯洁2016》

这首老歌新版,虽然号称民谣,以木吉他为主线,但是为了跳脱寻常,用了很多模拟合成器pad音色做空间,用了两个不同音色的钢琴,一个做lofi的副歌节奏蒙太奇感,一个在大提琴间奏时补充些高频。

缩混师郭劲刚我多年好友,在声音空间和画面感的处理上是很讲究的,东西越少越需要想像力,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木吉他贯穿主线的歌在听觉上容易单调扁平,对这歌我相当满意,不过正式版永远比demo版差的魔咒再次应验。随它去吧,轻松面对。

关于歌词的改动,我还真有写一个完整故事,小短篇,放在电脑里,有机会找地方发出来。

我喜欢这首歌里面有一种清洗感,就像一件洗干净的T恤晾在阳光下迎风飘扬,让人仿佛能闻到肥皂的清香,关于“纯洁”二字,实在难以描述太实,只好说,T恤是永远不会脏的,脏东西粘在T恤上,并不能说明T恤本身是脏的,我们生活在世界上,T恤就如同你我,我们本来是“纯洁”啊,宝贝儿,啦啦啦吧~

木玛:这11年来,我从未停止过歌唱

7、《没有声音的房间》(合辑《摩登天空3》版本)

这歌是我人生第一首歌,很沉很木马,当彩蛋版放进来写写,基本动机和旋律在我18岁的时候就在木吉他上写出来了,第一个版本录进摩登天空3,那是我第一次进录音棚,休息时我用拨片在失真吉他上刮出古典音乐作品《天鹅湖》的旋律,居然跟这歌的曲风神合。

当时受了很多4AD公司乐队的影响,我也是Sonic Youth的超级粉丝,我觉得简单的旋律线加白噪音特别美,有朋友说,你歌词第一句怎么写出来的,特装逼,其实挺现实的,我在北京,每天睡到下午醒来,躺在床上看阳光普照,屋里安静,脑海缤纷,所以只好去吃一口梦做的午餐。

这次巡演我改了编曲,用一些复古的模拟合成器音色增加层次,我也拿掉了吉他失真做的白噪音,我觉得这首歌该有一些新的感觉,更加舞蹈和梦幻感,而减少狂躁和撕裂的部分。

为了使演奏的人和听到的人,思绪和身体可以同时摇晃起来,其实这歌也有一个空灵和木吉他的demo版本,只不过歌名改成了《在阳光下》,希望未来有机会可以放出来听。

木玛:这11年来,我从未停止过歌唱

这几首歌,是我写的与以前那沉重黑色完全不同的歌,也没丢掉我以往的个人风格,可是创作的过程极度不快乐。那个时期,我处于个人生活完全礼崩乐坏的阶段,同时处于很多毫不负责的关系里。

常常忘了前一天晚上和谁在哪张床上,每个夜里,我喝干每一滴拿到我面前的杯子而不管里面是什么,我吃掉每一片拿到我面前的药片抽掉每一口拿到我面前的烟而不管里面是什么。有次,一个朋友说,我昨晚看见你Y背上长出了黑色的翅膀。

我差点没完成《丝绒公路》这张唱片,所有歌词写完之后,我思绪无法汇聚起来去检查它们,只好叫来pk14的杨海菘帮我检查,并且修改了其中的一些没用得太准确的词汇,在那些阳光灿烂的下午,杨海菘和他的小孙来我家,我们聊天,说笑,间隙里改改歌词,我像疗养院里的病人,觉得非常治愈,非常快乐,我愿意这样快乐的生活下去。

相关评论

木玛 初级写手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1篇
文章
1849
阅读量

最新文章 查看更多

大家感兴趣的文章

更多视频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