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射艾滋病毒只为获得自由,这群古巴乐手才是最狠的朋克!

注射艾滋病毒只为获得自由,这群古巴乐手才是最狠的朋克!
所有心怀热爱的人,他的不甘都应该得到成全。

在我国这个伟大的特色社会主义国度,广大人民群众最喜闻乐见的两件事情,第一件是幻想资本主义国家的奢靡和荒淫,表示充满向往的羡慕或者义正言辞的批判;第二件则是意淫着社会主义国家的落后和闭塞,报以纯属活该的嘲讽或者大爱无疆的同情。

于是,我们这个特色社会主义国家的公民,对于朝鲜、越南、老挝、古巴这四个仅存的社会主义国家都存在着各种猜测,而这些猜测往往用来自我安慰。

注射艾滋病毒只为获得自由,这群古巴乐手才是最狠的朋克!

苦不苦,想想朝鲜人民就舒服;累不累,想想越南人民就幸福。在这种不断自我麻痹的想法中,中国人民正在一点点构筑起和这些社会主义兄弟的偏见高墙。

对于古巴,大部分人除了小时候红白机上的古巴兄弟,以及叼着雪茄的切·格瓦拉和酒吧里的朗姆酒之外,基本一无所知。

注射艾滋病毒只为获得自由,这群古巴乐手才是最狠的朋克!

于是人们盯着“社会主义”这四个字开始天马行空地意淫,并且捏造出了各种各样的以假乱真的谣言:古巴之前根本就没有摇滚乐队来演出过!1959年古巴解放以来,摇滚流行音乐在古巴都是被禁的状态!

这也就造成了,当2016年3月25日,滚石乐队造访古巴的时候,媒体们纷纷在吹嘘滚石这帮老头的壮举,并且自作主张地将这场演出定义为古巴历史上第一场摇滚演出。

注射艾滋病毒只为获得自由,这群古巴乐手才是最狠的朋克!

但是作为一个在古巴和古巴朋克们喝酒抽烟、谈笑风生的中国人,梅二告诉我,这简直是在放屁!除了没钱买设备,古巴的摇滚乐水平和世界都是同步的。

梅二是曾经名噪一时的上海朋克乐队顶楼马戏团的贝斯手,陆晨离开,顶马解散之后,这位贝斯手成了这支名叫反狗乐队的新主唱。

注射艾滋病毒只为获得自由,这群古巴乐手才是最狠的朋克!

曾在电视台工作的他,为国内不少乐队录制剪辑过MV,包括生命之饼、五条人、马頔等等。因为工作原因,2015年9月,梅二和同事一起前往古巴拍摄纪录片。

但是由于主创人员的证件问题,以及各种阴差阳错的原因,拍摄计划搁浅了。于是梅二决定去古巴寻找自己的社会主义兄弟,他想拍摄关于古巴朋克的纪录片。

当他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很多朋友都表示,去古巴找朋克并不比在人大代表中找到一个朋克简单。

注射艾滋病毒只为获得自由,这群古巴乐手才是最狠的朋克!

而梅二自己对于古巴朋克的印象也仅仅是老早之前在Youtube上看到过一个几分钟的采访,是在哈瓦那夜晚的街头,两个朋克对着镜头说了一堆古巴如何如何。所以在他自己心里,这也只是一趟碰运气的旅程。

从北京经莫斯科到哈瓦那,这条航社会主义航线长达28个小时。抵达古巴首都哈瓦那的第一感觉就是一个字——热。潮湿的海风吹着,整个空气都是湿乎乎的。

注射艾滋病毒只为获得自由,这群古巴乐手才是最狠的朋克!

一路从机场到酒店,仿佛时空穿梭,回到了几十年前,一切都破破烂烂,所有的建筑都年久失修,路上的车大部分都是古董级别的老爷车。很难想象,在这样的街头可以迎面遇到一个朋克。

第二天早上,古巴的地陪翻译奥斯卡在得知梅二他们的来意之后,向他介绍了和自己一起钓鱼的朋友,说他是一个做朋克的。梅二心里一阵狂喜,卧槽,缘分啊!

注射艾滋病毒只为获得自由,这群古巴乐手才是最狠的朋克!

但是他和那个朋克都没手机,得回去用固定电话交流。但是奥斯卡突然说,他又想起一个在乐队经济公司工作的朋友,电话联系后说赶紧过去,有个乐队正排练呢。

梅二他们拿起设备就往那儿赶,到了门口一看,竟然是一个大Livehouse,叫Maxim Rock。听着里面乐队排练的声音,但是却进不去。

注射艾滋病毒只为获得自由,这群古巴乐手才是最狠的朋克!

因为这个经纪公司和Livehouse是国家办的,所以采访拍摄必须填写申请表格,说清楚你是哪儿来的,哪个单位的,拍什么内容,片子要在哪儿放等等,填完了他们再交给古巴文化部去审批,通过了才能拍。

梅二想了想同是社会主义国家政府部门的审批工作效率,只能选择了放弃。

注射艾滋病毒只为获得自由,这群古巴乐手才是最狠的朋克!

无意之间在门口的演出海报上看见了CJ Ramone,Ramones乐队以前的一任贝斯手!后来又在相当于我国的《人民日报》这样的报纸上看见了CJ Ramone的演出消息。

这着实让梅二他们感到震惊,毕竟上回Metallic来也没在中国上《人民日报》啊!

注射艾滋病毒只为获得自由,这群古巴乐手才是最狠的朋克!

晚上,梅二又来了Maxim Rock,花了大概15块钱人民币买了当晚演出的门票。Livehouse格局很正规,舞台灯光、大屏幕一应俱全,设备相当好,Marshall的吉他箱子等等非常专业,跟国内大城市的正规Livehouse没有差别。

场内已经站了200来号人,大屏幕上不停播放着各种重金属乐队的MV,年轻的观众大概都十几岁的样子,相当兴奋,放到埋葬乐队的MV,前排好几个开始甩头,过了会儿又放到Metallic,已经有人开始POGO!

注射艾滋病毒只为获得自由,这群古巴乐手才是最狠的朋克!

看了无数首金属MV之后,暖场乐队上台了,乐手的琴都是Jackson这样的金属琴,Riff、Solo标准到位。

等到CJ Ramone登场,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台下的歌迷看演出根本不分金属还是朋克,一律躁!反而是全场唯一一个立头的朋克挺冷静地站着看完了

注射艾滋病毒只为获得自由,这群古巴乐手才是最狠的朋克!

而离开了Maxim Rock,就很难再见到这样专业的设备和场地了。当终于遇到古巴的朋克们时,梅二说:那些“设备”实在是烂到已经无法用语言无法描绘。

这些朋克不愿意接受官方办的音乐公司的操作,还会创作歌曲大骂官办经济公司,所以相对那些签约Maxim Rock的乐队来说要惨上无数倍。

注射艾滋病毒只为获得自由,这群古巴乐手才是最狠的朋克!

没有钱购置乐器和设备,而且也没地方能买到,哪怕是琴弦、鼓棒、甚至9V的电池都很难买到,同时他们也没有钱出版发行唱片,其实即使出版了唱片,也没有人有钱买。

这些朋克大都没有稳定的收入,他们赖以为生的活计就是钓鱼,既可以靠这样零散的活来维持生计,还能保持自由的生活状态。

注射艾滋病毒只为获得自由,这群古巴乐手才是最狠的朋克!

凌晨,梅二和这群古巴朋克来到海边,发现满地是避孕套的包装袋,奥斯卡说不是古巴人那么开放,其实这是钓鱼用的工具。

注射艾滋病毒只为获得自由,这群古巴乐手才是最狠的朋克!

如果说这种苦中作乐算作朋克精神的话,那么这位叫做佩德罗的老哥绝对是真朋克。

注射艾滋病毒只为获得自由,这群古巴乐手才是最狠的朋克!

佩德罗,从1989年开始做乐队,现在已经42了,可以说见证了古巴朋克的历史。他的第一个乐队叫V.I.H,就是艾滋病毒H.I.V反过来。如今,主唱得艾滋病死了,吉他手跑去了美国,就剩他还在古巴。

注射艾滋病毒只为获得自由,这群古巴乐手才是最狠的朋克!

他说当年古巴政府发现了艾滋病之后,就把艾滋病人统一都关在一个小镇上,后来那儿的艾滋病人越来越多,就变成了无政府状态,成了古巴最自由的地方,于是有摇滚乐手为了自由就给自己注射了艾滋病毒,佩德罗就是其中之一。

用避孕套来钓鱼,还充满了几分荒谬的戏谑感。而将艾滋病毒当做是自由的通行证,就为免有些极端和不理解,但这也许就是一个朋克燃烧着的血肉吧。

注射艾滋病毒只为获得自由,这群古巴乐手才是最狠的朋克!

在这个贫瘠而又充满传奇色彩的社会主义国度,遇见这么一群朋克。他们攥紧了拳头,但未必有攻击的对象,他们像全世界的朋克一样,愤怒而虚无。

记录下这一切的梅二,决定为古巴的这些朋克们制作一张合辑,这张唱片的名字就叫做《愤怒、虚无、朗姆酒》,献给永远的朋克老哥佩德罗,献给古巴所有的朋克!

注射艾滋病毒只为获得自由,这群古巴乐手才是最狠的朋克!

注射艾滋病毒只为获得自由,这群古巴乐手才是最狠的朋克!

这张唱片实在来之不易,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今天,古巴的通讯依然麻烦,所有的素材资料都需要人肉搬运。

这张唱片销售的所有收入都将用于为古巴朋克乐队购买所需的设备之上,如果款项达到足够的数量,还有可能促成两支古巴朋克乐队来到中国巡演的计划。

注射艾滋病毒只为获得自由,这群古巴乐手才是最狠的朋克!

注射艾滋病毒只为获得自由,这群古巴乐手才是最狠的朋克!

社会主义的友情都是扯淡,当然也不仅仅是朋克之间的心心相惜,只是所有心怀热爱的人,他的不甘都应该得到成全。(戳这儿:众筹链接,支持这群古巴朋克)

图片来自梅二、张晓舟

注射艾滋病毒只为获得自由,这群古巴乐手才是最狠的朋克!

相关评论

果酱音乐 新晋作者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23篇
文章
24万
阅读量

最新文章 查看更多

大家感兴趣的文章

更多视频
推荐视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