撮合老狼、高晓松,开启校园民谣时代后,金立却销声匿迹24年

撮合老狼、高晓松,开启校园民谣时代后,金立却销声匿迹24年
正式向青春告别,向黄春出发。

聊到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我们想起的是那年清华的草坪上围坐一团的年轻男女们,是骑着自行车载着女同学一圈圈兜转的校园,是抱着一把吉他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的小骄傲。那一年,我们认识了高晓松老狼沈庆,郁冬,朴树……

金立

那个时代里有的名字我们至今铭记,而有的人却已经被我们逐渐淡忘。今天,莉莉安想聊的是一位叫做金立的女歌手,她被高晓松在内的许多人认为是当时校园民谣唱得最好的,沈庆更是直言:“金立唱出了那些专业歌手完全不可能唱出来的情感,那种深情的透彻。可以说,金立,是我们那一批人里,唯一一个唱自己的歌唱得无可替代的。”

这么一位赞誉极高的歌手,如今,你却鲜能在网上看见她的视频,找到她的作品。二十多年前,金立丢下了一张正在制作的专辑去国离家,远赴美国,自此,她便销声匿迹在国内歌坛。

金立

这段话写于金立的博客,寥寥几个字,将自己来处去处说得一清二楚,可是作为国内第一代校园民谣运动的中坚人物,金立的音乐,又岂是这么简单可以说完的呢?

金立大一那年,已经是校园里小有名气的歌手。当时,孙兵找到了金立,为她送上了一首词,并邀请她参加高校创作歌曲比赛。就这样,金立带着自己刚刚创作的《故事里的树》参加了比赛,成为了她进入校园民谣圈的开始,更成全了一个校园民谣时代。

金立

据沈庆回忆,1990年他跑到中山公园音乐堂看首都大学生艺术节表演,在那里,他遇见了长发飘飘的金立,立即被她的音乐所感染,所征服。

那一年,沈庆还没遇上郁冬,高晓松还不太会记谱,与他们不同,金立的音乐呈现的状态却完整而成熟。她如同一个领头的大姐姐,给了这些对校园民谣有着热爱的愣头青们许多创作的灵感。

金立

有次,潘茜带着她的男朋友老狼来金立的宿舍唱歌,金立对这个歌声悠扬,私底下却非常和气的男孩子印象深刻。后来,高晓松想要组乐队但缺一名主唱,在金立的推荐下,他认识了老狼,一拍即合成功组建了青铜器乐队。

尽管这个乐队并没能长久,但老狼与高晓松却因此展开了一段多年的友谊,不得不说如果没有金立,或许我们永远听不到老狼与高晓松合作推出的那么多脍炙人口的音乐。

金立

大学毕业之后,金立被签入正大音乐,发行一张有态度、有灵性的唱片成为了她的梦想。为此,她邀请了尹青、蒋涛、郁冬和写出《月亮代表我的心》的词人张仪等许多当时优秀的音乐人参与了新专辑的制作。

令人痛惋的是,正大与金立在音乐理念上产生了极大的分歧,在与老牌专业人士的对话中,金立没有任何话语权。最终,专辑虽然录制完成,却不是金立想要的那份属于音乐的艺术品,对专辑不抱任何期望的金立决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一张不对口味的专辑还是不发行的好。

于是,她把她所有的歌都交给了大地音乐的黄小茂,把自己的吉他卖给了高晓松,便追随着男友去了美国。自此,校园民谣再没了金立,她为校园民谣开了头,却无缘经历它最巅峰的时期。

在《校园民谣1》中,收录了三首来自金立的作品,分别是《那天》、《故事里的树》和《我们相识》,由于当时金立已经远赴美国,只能交由他人演绎。

金立

说到金立与校园民谣,还不得不提到她与张楚的关系。金立曾说过:“但是如果说我跟校园民谣有关,后来又淡淡脱走这个圈子,一个说不清的原因是张楚的歌让我实在向往,让我对自己的歌曲泄气到把它们统统贴上幼稚的标签,封入箱底。”

大二开学那年,金立第一次遇见了张楚。在以歌会友的那些年,第一次见面,听说张楚是唱歌的,大家都纷纷坐下等着张楚张口。当时的张楚唱了一首《西出阳关》,对于一群在北京长大的姑娘而言,听着张楚这样决然透着悲悯的音乐,金立的心里萌生了一个想法,“有了张楚,我还写什么歌?”

金立

或许,对于一个真正热爱音乐的人而言,追求内心完美就是对音乐最大的尊重,做不出想要的专辑的金立选择离开国内去了美国。

如今,校园民谣不再,不管是金立,还是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都被留在了90年代的泛黄相片里,再也追不回来。

时隔多年,金立曾回过一次北京,与当年那帮在大学校园里唱歌的老友们聚会,觥筹交错间,悠扬的吉他声早已远去。一如她在博文里写的:“还是把曾经的这群临风冒雨挥霍青春的洋葱白菜少男少女们留在记忆中吧。然后正式向青春告别,向黄春出发。”

相关评论

骨头架 资深媒体人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58篇
文章
80万
阅读量

最新文章 查看更多

大家感兴趣的文章

更多视频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