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四年,听完冯翔的《六渡桥》,我终于原谅了当初那个自私的自己

分手四年,听完冯翔的《六渡桥》,我终于原谅了当初那个自私的自己
这次他唱的,一定还是最爱的武汉。

早上迷迷蒙蒙的从梦境中醒来,今天的南京没有太阳,雾蒙蒙的一片。晚上是平安夜,暂时还没想好去处,更别提收到什么礼物。

窝在被窝里反复刷新着微博,看到了一条朋友转发的视频,随手点进去一看。一位饱经沧桑的大叔抱着一把吉他,悠扬的大提琴伴奏缓缓响起,撒贝宁武汉话的旁白让人觉得陌生却又亲切。这位大叔的名字叫冯翔,他始终用武汉话唱着自己人生的故事。

和冯翔在歌里唱的一样,莉莉安也曾经在校园时期喜欢过一个人,我和他幼年相识,可以算得上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后来他远赴异国留学,我和他所有的联系仅剩下那些流动的电波。我时常在夜晚里接到他发来的视频,看着他仓促的扒完两口早餐便匆匆挂去视频,他将奔去一天忙碌的课程,而我将沉入失眠的深夜。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大四,那时候我正在为找实习公司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和他的联络也逐渐变淡。我至今记得那个午后,我刚从拥挤的人才市场里出来,迎着冷风在站台旁等公交,冬天的风凌冽刺骨,灌进衣角里冻得我瑟瑟发抖。就在这时我收到了他发来的一条消息,“圣诞回国看你,我们一起回老家看看。”

冯翔

这句话成为了我那时全部的动力,那个星期我几乎全天扑在人才市场里,抱着简历一家家投递,一家家自我介绍,饿了坐在椅子上配着面包灌两口水。当时,我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在他回国之前,让自己成为一个优秀的人。

我如愿以偿了,在他回国的前一天,我接到了北京一家心仪已久的公司打来的招聘电话,要我去北京面试。那天,我们在同一个机场,他刚落地而我正起飞,那是三年来我们距离最近的一次,也是从此殊途的启程。

冯翔

时隔多年,莉莉安依旧觉得自己愧对于他,愧对于家乡,独自一人在异乡闯荡,闲下来的时候,我总会怀疑自己,我是不是太过自私了,才把身边的人逐渐推离了自己。

翔叔的这首歌,为我找到了最后的答案。年轻时,他也曾为了音乐梦想离开家乡北漂多年,年过半百,当他再次回到武汉,他走过那些熟悉又陌生的街。追求梦想的那些年里,故乡早已日新月异,童年里那条一遍遍走过的小巷早已不知去向,但当我们回到故土,才知道原来家乡一直在这。

冯翔

前两天,翔叔推出了自己的新歌《黄鹤楼》,这首歌依旧使用了武汉话进行演绎,他唱着他的家乡,他一遍遍的喊着“逝者如斯夫”,一遍遍的念着“黄鹤楼”。

莉莉安想,武汉一定不会怪他当年的离开,虽然他与家乡阔别多年,但这些年来他与梦想越走越近,他把武汉方言的民谣唱进越多越多的人耳朵里,更唱进越来越多异乡人的心里。

冯翔

那当年那个男孩呢,他还会怪我吗?如今,我也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人认识了莉莉安,熟识了莉莉安,而我的文字有没有可能绕过万水千山,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呢?

圣诞夜将至,翔叔将再一次抱着吉他登上北京星光现场“民谣在路上”的舞台。莉莉安知道,这次他唱的,一定还是最爱的武汉。

相关评论

骨头架 资深媒体人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58篇
文章
80万
阅读量

最新文章 查看更多

大家感兴趣的文章

更多视频
推荐视频